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门户网站

散文 诗歌 小说 剧本

黄葵:汶川诗草 爱在燃烧

2018-5-12 10:37| 发布者: 静享| 查看: 298| 评论: 0|原作者: 黄葵|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生命底色(组诗)白玉兰在川中,在震中在所有黑眼睛注目的这个地方我不能看清这么多白衣姑娘但我看到,那些栀子那些不断绽放的白玉兰那些把啼哭奶向睡梦的乳娘玉兰在风雨中,与灾难赛跑在余震里,花蕊又吸取了大地的 ...
生命底色(组诗)

白玉兰

在川中,在震中
在所有黑眼睛注目的这个地方
我不能看清这么多白衣姑娘

但我看到,那些栀子
那些不断绽放的白玉兰
那些把啼哭奶向睡梦的乳娘

玉兰在风雨中,与灾难赛跑
在余震里,花蕊
又吸取了大地的芬芳

开到极致的花朵,将渺茫
开成手心里的温暖
将绝望,开成脊髓里的光芒

洁白的鲜花,在废墟旁
在瓦砾上竟相开放
她们的肢干,是生命的接力棒

柔弱无摧的怀抱,是温暖的产房
黑夜被玉兰吸吮,黎明的汶川
站在这么多花瓣上
 

橄榄绿

橄榄绿,兄弟姐妹的通行证
震后的春天
在泯江两岸漫延

这是一场战争,命令
从每一个废墟发出,升华
生命通道呼唤碧绿的仲春

手,抵达手
心,抵达心
血汗,抵达涌出的眼泪

雨后,绿色的种子
在瓦砾上发了芽
湿漉漉的根,触到了民族底层的心跳

黑夜,被种子染绿
惊恐,被嫩芽打开心香的花瓣
一棵棵橄榄树,从废墟挖出

汶川的黎明
由带血的指头托起
被橄榄绿牵手,上路


橘子红

一种茂盛在橘园里的颜色
自那个午后,与牧神一起
鲜艳在汶川的每寸土地
 
那一件件橘红的外衣
像旗帜,飘柔在一座座废墟上
瓦砾,就是捍卫生命的战斗高地

这里唯独没有刀枪
深渊里的心跳就是命令
滴血的渴望,莫要烫伤生命的探测仪

这里正在凿开一条条小小缝隙
用手脚,用橘子红的全部
输送一阵阵暖春的气息

这里只升起橘红的火焰
给即将熄灭的花朵,以盛夏
给生命的火炬,以燃烧的勇气

这橘红的身影
在废墟旁进入梦乡的姿式
到底打湿了多少人的眼皮






夜啊,你再黑一点
  ——送给端午节的黎明
                黄  葵

夜啊,你再黑一点
让我看清汶州的眼睛

夜啊,你再闹一阵
让我辨出北川的心跳

夜啊,你再慢一步
让我追上棉竹的双腿

夜啊,你再矮一截
让我摸到茂县的额头

夜啊,你再浓一抹
让我钻进理县的乳名

夜啊,你再长一节
让我数完青川的神灵

夜啊,你再汨罗些
让我包完喂饱都江堰的粽子

昨夜,我的肉体
在你的乳液中颤抖

今夜,我的灵魂在黎明前的
四姑娘山下,显得如此单薄

明夜,我的歌喉是否
依旧响彻,用整条岷江的浪波



英雄的祭奠(组诗)
黄  葵
祖国,从来没淌这么多眼泪
这么多堰塞湖
全部集合在汶川
这不是岷江水
这是我们的眼泪
我们,从来没淌这么多眼泪

这么多堰塞湖
全部集合在北川
这不是岷江水
这是全民族的眼泪
民族,从来没淌这么多眼泪

这么多堰塞湖
全部集合在青川
这不是岷江水
这是一个国家的眼泪
国家,从来没淌这么多眼泪

纷飞的雨水啊
别再辣着我们的泪眼
长江黄河的泪腺
已在炎黄的面前飞
祖国,从来没淌这么多眼泪
八十秒
这短短八十秒
牵出灾难,牵出震撼
牵出缝合百年中国的丝线
引线的针
是华夏的百折不挠
心房掀起的潮水,汹涌
澎湃,流进每一个心室
淹没每一阵心跳

这短短八十秒啊
把汶川瞬间定格
定格成每一个中国人
内心共同的伤口
泪花掀起的潮水,无边
无际,流进每一根血管
超越每一个种族

短短八十秒,不经意间
把汶川从苦难的深渊
猛然推向中国的高度
中国用了一百年
汶川用了八十秒
大爱掀起的潮水,蜿蜒
不止,游在中华大地
游成液体的长城
废墟上的狗
和主人呆在一起的
是废墟上的狗
一个在里头,一个在外头
一个在下头,一个在上头

这是一次灾难后的守望
也是约定后的相守
再也看不到它的眼角
有泪花在流

它的歌喉已然沙哑
脚下已扒出深沟
尾巴像一面倒下来的旗杆
期盼着新一轮的拯救

它想看到脚下的奇迹
能伸出一双召唤的手
一片瓦也是家园
半块砖也是绿洲

它呆在废墟上
谁也不忍把它带走
它趴在瓦砾上
趴成另一堆土丘
一只手
像扬起的铁锤,找不到铁砧
像成熟的竹笋,快要流入市场
像圣殿火炬,烧干自己的内心

一只手,从废墟里伸出
攥着拳头,紧紧地抓住天空
天空前所未有地矮在一只掌心

指缝间,有破损的命运
被抓出血迹,自由和呼喊
找到隙缝,渗出掌纹

手腕上的钙,指出上升的方向
在灰暗的皮肤下面
失去汹涌的动力,完成最后的集结

这只手,得以在瓦砾上神游
以罗丹的雕塑,宣告了大地
对灵魂的自由,也同样失去掌控
把汶川飞成自己的巢
一个五十一岁的大校
用五千八百个小时
把三十多个春秋筑在蓝天上
他的翅膀曾数十次飞越汶川
青藏高原也多次安卧在他的视线下

原本要退休了
他把羽翼插在云海里
却不愿意取下来
纵使双翅被大山没收了
一个从未折翼的羌族汉子
依旧在故乡的上空盘旋

他在飞越天空的极限
他在飞越山峰的标高
那山脊上的云彩
就是拥抱他的兄弟

他把自己的全部未来
交给了远方的雄鹰
一不小心
把汶川飞成了温暖自己的巢


今天,谁也不说话(组诗)
黄  葵
三分钟
有三分钟就足够拿来无声哭泣
从旗杆哭到井冈翠竹
从五角星哭到延安小米
从锦官城哭到天安门
哭到华夏丰碑铸就炎黄的记忆

有三分钟就足够拿来无声哭泣
从低垂的头颅哭到穿心的汽笛
从汶川孤儿哭到国家主席
从一滴雪水哭到太平洋
哭到边陲小草染绿中原大地

有三分钟就足够拿来无声哭泣
从大熊猫哭到李冰父子
从天府的辣子哭到四万走失的兄弟
从故乡岷江哭到异域天堂
哭到门里门外一路有我有你

5月19日14时28分
今天的太阳为汶川升起
它在14时28分开始滴血
黑色暴雨无声浸润中华大地

今天的国旗一齐降至汶川的胸口
带着共和国的理想标高
以鲜红的心跳呼唤心跳

今天的车轮为汶川转动
今天的汽笛为汶川长鸣
今天的世纪警报为汶川拉响

这是14时28分的中国
13亿个承诺左右展翅
同时飞越民族记忆的伤口

在这前所未有的三分钟里
每一个人的眼角
都挂着长江和黄河



今天,谁也不说话
今天,是黄河截流的日子
是奔马不再驰骋的日子
今天,鸟儿不再鸣叫
花儿只在花蕊里哭泣

今天,是四姑娘山不再巍峨的日子
是长城停止蜿蜒的日子
今天,果树弯腰倾听
水草把脸俯向大地

今天,谁也不说话
我们在心中丰碑的面前守灵
为山河变色的汶川
为泪眼横陈的中国

今天,我们把大海倒干
接伤口下的血
只为了大写两个字
那是五千年永不折翅的炎黄

全世界的墨鱼
今天,全世界的墨鱼
一齐把墨汁泼向东方
染黑中国所有的报纸
黑色电流让网络黑屏
打湿中国所有门头上的横幅
整个国家被鲜活的墨汁浸透

今天,十三亿双黑眼睛
一齐被同一声汽笛撑开
流出同一滴黑色的泪
滚向东方
砸碎太平洋

今天,旗杆上的国旗下降
心海里的旗帜上升
那么多灵魂
从大熊猫身上的墨水瓶口飞升
找到天堂的入口
那儿有洁白的门楣
金黄的宫殿
2008.5.19夜急草




汶川的摇撼(组诗)
         黄  葵
汶川的摇撼
汶川,八点零级的摇撼
撼疼了整中国的神经
汶川,一个特大的伤疤
从四姑娘山上滚落下来
打破了天府的悠扬和宁静
砸断了卧龙熊猫绵延千百年的美梦
路阻千山,电断万水
卧龙三镇顷刻与世横截
四姑娘山上的炊烟
是否很民间地
升腾起一个又一个民族的欢乐
就在这暂时连直升机
也不能抵达的地方
将不停地降落着
十三亿兄弟姐妹
深情沸腾的呼唤

在都江堰
李冰父子绝对想不到
共和国的总理来到都江堰后
却看不到都江堰
他含泪的眼里
几近要流出另一条都江堰
他的眼里
只有强力的指挥部
只有校园墙体下绽放的花朵
只有晶莹的汗水和热血
只有智慧和勇气汇聚的河流
虽有翅膀和希望折断
但在每一寸前行的河床上
滚滚汹涌着钢铁的先锋队
前赴后继着热望的誓词
激情澎湃着民族团结友爱的脊梁

今夜不眠
公元二00八年五月十二日
下午十四时二十八分
一根里氏八点零级闪电
从万丈深渊抽出
将汶川无限放逐后
又放大在共和国的心口上
今天的专机从北京南苑腾飞
载满中南海的重托
今天的专机在太平寺降落
降下一个使命不断前移的指挥部
一根镇定的指挥棒
高扬起勇气和信心
高扬起了十三亿双目光
今夜的北京不眠
今夜的神州不眠
央视的特别节目把太阳托出地平线
今夜,长空为汶川点亮每一盏星星
今夜,大地向汶川推进每一个车轮
每一阵心跳都在今夜失眠

到汶川去
到汶川去
到大禹的故乡去
到四姑娘山去
看看神女
看看汶川的强震
怎样梳理大禹的胡须
神女对镜帖花黄
汶水涓流颂经书

到汶川去
到熊猫的家园去
到四姑娘山去
看看神女
看看汶川的余波
怎样抚平大禹的思绪
九寨遥指四姑娘
汶水涓流赠经书


每一株小草都说出挺住(组诗)
              黄  葵
孩子,别哭
孩子,别哭
我知道你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不然,爸爸是不会放心离开你

孩子,别哭
我知道你是一个乖巧的女娃儿
不然,妈妈会担心你的衣服洗不干净

孩子,别哭
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慧的学生
不然,老师会想着你未来生活的麻烦

孩子,别哭
是总理在请你别哭啊
你却在哭着一个劲地点头,不哭

孩子,别哭
你的泪花鲜艳在大爱和慈祥面前
把整个国家都打湿了

谭老师

谭老师,听获救的学生说
地震跳出来的时候
你走了一辈子的脚再也走不动了
你踞足与地震来个美妙约会

足下蹲着四个学生
随着教学楼的坍塌
你已准备好了,熄灭
生活的烽火轮在脚掌停转
然后用肩膀,头颅
撑开双手
拥抱了另一个大写的人字
面前空出小小安全的宇宙

我写不出别的,你的学生
来不急向四川卫视提供更多
你的脚和手
组成了屏幕上鲜明的短信
我不知你是先生还是女士
更不知道你生命拐弯处的芳龄

空降花朵

地上的路被灾害斩断
水上的路被灾难咬噬
子弟兵就在天上筑路

一架架寻找新大陆的直升机
一架架伞兵运输机
不知辟出了多少条天路

伞兵,一朵朵洁白的花
开放在并不蔚蓝的天空
飘向山沟,飘向渴望
在苦难的大地上竞相绽放

空投的矿泉水,牛奶和食品
溅起成吨成吨的感动
温暖大面积蔓延
未来在荡漾

矿泉水也穿裙子,牛奶也长翅膀
苏醒的大地找到了钻石的力量
废墟下的心跳在梦呓中舞蹈

每一株小草都说出挺住
每一盏灯都醒着
每一辆车都来自春天
每一声问候都汇成温暖的海洋

每一株小草都说出挺住
每一棵树都想挽着另一棵树的胳膊
每一根绿丝带都在温馨地把旗语飘扬

每一次搜索后面都是希望成功营救
每一只面包都害着蜜蜂黄金的相思
每一瓶矿泉水都掀起心海中的波浪

每一片嘴唇都在寻找另一片嘴唇
每一滴泪水都在浸泡着灾难的故土
每一滴鲜血都驰马打过心室和心房

每一台手术都想让伤员走回家乡
每一顶帐篷都撑开一座天堂
每一个孤儿都有祖国这共同的家长

废墟下的光明(组诗)
               黄葵
升华的废墟
十万大军,十万火急
不远千山万水,到天府破译废墟
面对水泥板,叩问底层的生命
爬行在废墟上,探寻
发现一丝半毫的生命迹象
全场涌起低沉的惊喜
停下机械臂,脚步再轻点
轻微的撞击,万分之一的失误
也会引起致命的微震
在命运面前屏住呼吸,用双手刨
制造灵魂飞扬的晴空
制造温柔又倍显粗糙的生命通道
嘘——嘘——嘘
一声长嘘,提升生者的希望
一声短叹,摊开
对死者的无限敬意
那么多废墟,那么多水泥板
一块块粉碎了多少梦境
统计这种数字的计算机
还没造出

废墟下的光明
废墟下,老人怀里一直抱着老伴
直到被解救以前
老人怀里一直抱着老伴
他是躺着回到光明的大地
他被几个好汉抬出来的姿势
威武的气象,像倒下的站姿
拥抱着未来,他看不见
他的眼睛打不开,我总觉得
他怀里有艘不沉的泰坦尼克
他,俨然在废墟的波浪下
遭遇了一个更加深远的太平洋
三天的地狱,炼成天堂
在他胸口壮怀激越,波涛荡漾
三天拉成三个世纪
多么甜蜜的曼妙时光
由一次地震汇拢在怀里
连同被雕塑在怀里的老婆
(尽管她永远不能再被拥抱)
他被好汉抬出,嘴角
挂着度过的所有春天


200805121428

200805121428这组数字
是上帝组合的一组错误的号码
(数字组成时,他根本无力纠正)
是圣经里还来不及洗礼的数字
这组阿拉伯,吸引了中国所有的目光
调整了全球华人的心跳
最后演算成了地球罕见的内伤

有多少故事还没有发生
就被200805121428没收
有多少父母被这组数字抽签排列
来不及等待儿女回家,瞬间
就把一切献给天堂重新组合
有多少孩子还没做完八音盒里的梦
来不及向大人要糖钱,刹那
未来就被安谧和静默揉碎

大地正在为这组数字痛哭
他要哭干大海这池蓝墨水
天空,要借来提前越冬的棉衣棉被
横渡瑟瑟发抖的炎夏

担架上的少先队礼
小学的废墟上
又一位少年经过了生命通道
这升华生命的担架
由一块简易的木版命名
(更多的木版简易得比生命还短)
绿洲在废墟上荡漾
解放军,这些临时摇桨的水手
捧着被风吹打的花朵
捧着被雨淋湿的春天

少年微微睁开双眼
少年不能说话,身子交给了木板
右手,却像飘起的旗帜
完成惊人的壮举,为最可爱的叔叔
为了废墟上下的一切
少年举手齐额
完成了并不标准的少先队礼
这莫名的举动,陡然成倍加重了
担架的份量,与他的年龄很不相仿



汶川孤儿(组诗)
黄葵
汶川孤儿
娃儿,你的泪水
还没来得及生成,就干枯了
甜蜜的大熊猫梦
被转错了弯的钢筋扭曲
四姑娘山的颜色
过早爬上了你的脚掌和手心
你无法记得父母的模样
但晓得父母托起你的手
那四条生命的彩虹,升起
在废墟上,降落在大山里
叔叔们在石板下摸出来的
只有你父母的睡眠,两张你生命的底片
强大的震波,将汶川这个小小地名放大
瞬间也放大了你苦难的童年
叹息过早地升华,自你的脚底
你不知道父母在天空徘徊
只知道月亮的外婆,眨眼的星星
唯愿每一个今夜星光灿烂
今夜,只有月光柔和在你的脑壳上

天府:五月
天府,五月
世纪悲剧上演,白马失足
时间老人拨错了号码
牛羊扯痛了草根
蝴蝶鲜艳,成为大地的重负
蜻蜓的翅膀,左右刺伤了岷江
山上的四姑娘
一个也找不到自己的情郎
蜜蜂的双腿,放弃了花冠上的舞蹈
贫瘠的麦田,升起了毁灭的火焰
乳名,找不到奶娘的故园
脆弱的梦想,丢弃飞翔
坚硬的雨水,失去季节
狂风,在每一阵炊烟生根的地方
迷失方向,独自啃噬悲凉

闪亮:汶川
当繁华和歌声,猛然凝固为
废墟和泪水的时候,汶川
这个中国地图上芝麻大的地方
在民族的血脉里,迅速放大
汶川,自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就立马占据了整个国家的重要版面
抽也抽不开身,在电视里也发了芽
亡灵徘徊在天府上空
悲情倾斜在东方大地的角角落落
一片狭窄得疯狂的土地
汇集了一个国家的目光,全球的呼吸
家园倒塌了,废墟上
却升起森林的手臂
手手相挽,挽成河流,织成海洋
全华夏的爱,全民族的伤
已源源不断汇入岷江的河床
打破一个储蓄罐
飞扬未来一代又一代希望
伸出一只只献血的胳膊
五十六个民族握成一家
山是水的唯一,千载不分离
乡音是家园的唯一,万年不舍弃
在祖国的星空下,十三亿颗爱恋
正各自闪光,彼此照耀

天府北川(组诗)
       黄葵

天府北川
房子坍塌了
街道不见了
回家的路被沟壑隔断
回家的路上
布满了陌生的石头
青春的城池
刹那间淡化成灰色记忆
天府的小桥流水
杨柳依依的南国
艰难交付一只燕子的翅膀驮走
城池的青春
不可能被一次地震没收
山坡上被掀翻的草根
正死命抓住泥土
想满把抓起来年的嫩绿
生命通道
混泥土楼板自由解体
没有方向地倾斜
钢筋做伸展运动
没有方向地扭曲
维持一滩废墟
生命之花
一朵朵呻吟在下面
来不及启用大型起吊设备
手指头掀起的温柔风暴
比钢筋锋利
血肉之躯在灰烬上摸爬
磨成丈量大地的秒针
一条生命的隙缝被划开
一枝枝被扭曲的花骨朵
打此生命通道
从容地伸长了脖子
一只书包
多么熟悉的小书包
总理亲切地提了起来
从聚源中学的废墟上
我们的总理沉重地托起
小书包里童年的甜蜜
和做了一半的少年梦想
被一只大手
不经意间拍响
纷飞的灰尘
拍响一个普通老人
坦然的仁慈和父爱
这只书包
迷了我中年的泪眼
撞疼我童年的腰
映秀镇的第一条短信
强震后的第二天
四川卫视的众志成城里
转播一条消息
这是汶川县映秀镇发出的第一条短信
一条发向外界的信号
一根连接母亲的脐带
原本一万两千人的小镇
现在只有三千人在废墟上活动
大雨居高临下
入夜前,为强化记忆
还不忘将小镇再洗礼一遍
伸出你的手
伸出你的手
我就有了你的祝福
伸出初春的嫩绿
伸出仲夏的欢呼
伸向层层瓦砾,刺透废墟
打开我的胸脯
以分秒为极速
把迷茫和冷漠清除
高举黄皮肤风情,把花朵和根留住
伸出你的手
真情穿行华夏,友爱集结天府

伸出我的手
你就分享了我的幸福
伸出初春的温暖
伸出仲夏的狂呼
伸向灾后重建,砸烂废墟
打开你的胸脯
以热血为极速
把怜悯和逃避清除
高举黑眼睛民俗,把花朵和根留住
伸出你的手
梦想飞越神州,家园再创天府
       


速写汶川(组诗)
               黄  葵
一辆摩托车
一辆摩托车,倒在院子里
成为一堆废墟的邻居
它不能走,它不愿走

它朝日相处的几个朋友
都在身边的瓦砾下
虽然它本来要外出
朋友刚给他加了油
它也吃了个够

它爬不起来
是撑得太饱了
还是根本走不动

它正焦急等待,把废墟守侯
等待警犬
守侯生命探测仪,抑或挖掘机

一辆摩托车,倒在院子里
望着坍塌的院墙
还有墙根保持的高度

寻亲启事
这孩子两岁
在中国成都华西医院
医护人员忙了三天

他的眼皮打开
羞涩的梦从眼角流出
他要妈妈和爸爸
只有身边的蚊子听得懂

他的故乡在汶川
在映秀镇深深的废墟里
他的名字
已成为里氏8.0级的秘密

父母的姓氏
更不知失散在哪一堆瓦砾下
他没有能力带出来
有谁看到这些姓氏发芽的时候
请速与医院联系

跳伞将军
一个副司令,一个将军
一个在空中种菜的菜农
在彭州上空
在云雨的隙缝
选了一块合适的空地
跳出机舱打开降落伞
栽洁白的蘑菇

他将视角调了90度
高度变成了地平线
就把副司令跳成了伞兵
把将军跳成了菜农

跳伞的刹那
象菜籽滚进土地
他快速发芽
空中菜园开出大朵蘑菇

小小志愿者
绵阳体育馆里
一个八岁的小男孩
小学生
小志愿者
在帮大哥大姐们
发矿泉水
捡垃圾
我看到另一个小萝卜头
在奔跑
在传递

一株嫩松
幼根在里氏8.0级的地底
奔跑,传递
累了一天
就倒在矿泉水纸箱里
小小男子汉,圆圆实实
把自己睡成了一箱矿泉水


汶川来信(组诗)
黄葵
一封信
亲爱的宝贝
如果你能活着
请记住
我爱你

这是一封写在手机上的短信
年轻的母亲无法发出
襁褓里的孩子才三个月
她没有对方的号码

十七字短信
记录一个母亲最后十七次心跳
废墟里的全部黑暗挤在她的背上
她把孩子和一丝光明拢在怀里
等待一个把短信发往未来的机会

这封信在襁褓里孕育
红底黄花的小被子开满了春天
亲爱的宝贝毫发未损
信却伤害成了一首美仑美奂的绝唱

伤口
我只能在千里之遥仰望他
通过荧屏仰望一个九岁小学生
头上的伤疤大方地张口
讲述汶川映秀小学与地震的约会

他在瓦砾下救了两个同学
抱出一个昏迷的男同学,交给校长
背出一个昏迷的女同学,交给校长
仿佛课堂上叫出两个瞌睡虫

记者称他小英雄林浩
校长叫他林浩同学
父母喊他浩娃儿
我看他更像一株带疤的枞树
他正拼死抓住脚下摇晃的山脊

我痛恨超薄超平的液晶电视
让人看不到他伤口的深度
伤口很精神的表述
让我看到了南国的枞树果
嫩绿地洋溢自己的春天
哺乳
一对雕塑的乳头
后面是母亲,是侧倒的雕塑
被五月十二日定格
被废墟雕刻在天府
无形的巨手,刚刚丢下的刻刀
还在瓦砾间不停地滑落
那声音不停地提示女婴
时间到了,快喝

女婴嘴含一个乳头
小手抓着剩下的
母亲用沾满灰尘的双乳
换取小脸蛋的艳丽
使命完成,雕塑即将飞翔
小嘴还哭闹着
向着乳头,不离不弃
上帝难以相信
前往天堂的母亲还有这种魅力

摘下我的翅膀
摘下我的翅膀
送给你飞翔
只要记住汶川是你故乡
映秀是奶娘
岷江汹涌过悲伤

摘下我的翅膀
送给你飞翔
只要记住阿坝是你故乡
汶川是奶娘
汶江歌唱过死亡

摘下我的翅膀
送给你飞翔
只要记住天府是你故乡
阿坝是奶娘
怒江埋葬过希望

摘下我的翅膀
送给你飞翔
只要记住祖国是你故乡
天府是奶娘
长江流淌过国殇


足下的厚土(组诗)
黄  葵  

孩子,你有足下的厚土
孩子,不怕没有书包
你有闪电的伤口
每一个文字不会在光芒的路口走丢

孩子,不怕没有有学校
你有足下的厚土
每一朵花就能开成明亮的教学楼
 
孩子,不怕没有房子
你有碘片和苦难这两位朋友
每一株小草都能把你身边的风雨坚守
 
孩子,不怕没有爸妈
你有祖国偌大的葡萄绿洲
每一棵绿荫下都站着一个娘舅

孩子,不怕没有任何东西
就怕丢失了你手上拳头
它能为你建设一个新宇宙。

孩子,你的颜色
孩子,你很喜欢与爸妈捉迷藏
你躲在哪儿不好
却偏要藏在废墟下
妈妈难洗你的脏衣服
爸爸会认不出你的大花脸

孩子,你是爸妈撒出的种子
雄鹰没有接走你的飞翔
高原下的瓦砾却成为你新生的起点
这儿雨水少得可怜
石块却坚硬得可怕

孩子,你是爸妈种植的玫瑰
鲜艳的花瓣
选择在黑暗中心绽放
妈妈只能在梦里猜花的颜色
爸爸只能工余估算着花儿的瓣数

一支铅笔
一支铅笔成功出土
它紧紧地躺在一只手心里
地震没有放过孩子
废墟放过了铅笔
 
它与五个指头相握
握成生死知己
一头栽在瓦砾上
一头升起大地上的旗

手再出不能翻动纸张
笔再也不能把蝉鸣画满大地
孩子的青春
还来不及交给这支笔哭泣

致孤儿
悲伤的海洋
嘴唇咬着嘴唇
浪咬着浪

孤寂的海岸
在波涛中漂摇
根咬着根

沉重的碘盐
把废墟中的铅笔腌制
把唇咬到苍白

沸腾的海水
每一滴都在呼唤小溪
却不能离开宽广无边的海岸线

丢开泡沫
谁在海水里激荡
谁就是欢乐和蔚蓝的海洋




一切都在土地上飞翔(组诗)    
黄  葵
致汶川
你启开大地的胸口
地震永远飞离
请月亮吐出羞涩的蕊
静谧召回大地

叫现实欢乐地发芽
叫未来开出朵朵惊喜
放出满山满畈的牛羊
去接近青草的乳液

所有的吻留在嘴唇上
所有的祈福都在自由飘逸
放下风风雨雨
纪念被构筑成心中的天梯
幸福就在你挖崛不止的手里

一列岷江
载着慧星黑色的记忆
载着四姑娘山上滚落的无边哀伤
载着水草和宝石的寂静
一列岷江在天府的腰部激荡

载着嗷嗷待哺的呼号
载着年轻的乳房
载着黎明前粗犷的黑暗
一列岷江开出种族的河床

载着无数颗猛烈的风暴眼
载着盐和痛苦塞满的灰色海洋
载着闪电的种子载着希望的酵母
一列岷江开出群峰钢一样的胸膛

载着掌子面岩石颤抖
载着醒来的花朵和根的家乡
栽着心的呼唤载着森林的手臂
一列岷江开进雄鹰展开的翅膀


向天堂
大地,喘着粗气
城乡移为平地

不等大地停止颤抖
路全被拉成截截面条

花瓣再也不能飞回枝头
狗吠再也打不开回家的院门

前往天堂的驿站
为什么如此拥挤

所有的路都通向天堂
脚底的路却沸腾成了火海

那么多到天堂发展的人
谁都没有跟家人打一声招呼
一切都在土地上飞翔
一幢房子倒成废墟
它只能砸在日子的背上
生活只用一个黎明
就在瓦砾上发芽

一颗苦楝树被震成歪脖子
正在一个劲地歪着
为整个村庄发出绿色的声音
 
一座钟塔停摆了
指针固守在十四时二十八分
时间却沿着岷江两岸蔓延

一颗稻子就是一根长矛
它的根下埋葬着亲人
顶端升起粒粒金黄的火焰

一朵野花站在山顶
统领一座绿色子宫
一切都在土地上飞翔


作者简介  黄葵  安徽宿松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文学教授。毕业于北师大、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历任《中国开发报》副刊主编,海航集团秘书室经理、品牌宣传总监,中国逻辑语言大学执行校长、江南影视艺术学院副校长、海航集团海航经济研究院等。
为海南作协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海南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海口作协副主席、海南创意文学院院长、海南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海南生态文学研究所所长、海南首届十佳青年诗人等。海南首家民间公益社区图书馆----黄葵图书馆创始人。
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诗文两千余篇首,获《诗刊》等数十次获全国诗歌奖,诗集《汶川诗草  爱在燃烧》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作品选入大中学语文课本等近百种选集。出版15部诗文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最新评论

热文推荐

民生爆料

活动看台

社区热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