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门户网站

书画名家 书画艺术 表演艺术 摄影艺术

“先教德,后传艺”——川剧丑角之“陈派”

2018-6-7 13:26| 发布者: 汇中| 查看: 195| 评论: 0|原作者: 苏明德|来自: 《川剧丑角艺术表演引论》节选

摘要: 陈全波这个名字,对于任何熟悉川剧的人都不陌生,对于我更是意义非凡。“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作为陈全波老师的嫡传弟子,我一切关于戏曲的成就全都源自于师父的谆谆教导和春风化雨,师父不仅仅是我们川剧界以及 ...
  陈全波这个名字,对于任何熟悉川剧的人都不陌生,对于我更是意义非凡。“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作为陈全波老师的嫡传弟子,我一切关于戏曲的成就全都源自于师父的谆谆教导和春风化雨,师父不仅仅是我们川剧界以及广大川剧观众早已熟悉的丑角艺术大师,他以精湛的表演技艺同刘成基、周企何、周裕祥并称为川剧“四大名丑”;更是我从艺一生的恩师,是孕育了我川剧丑角生涯的艺术之父。

  师父生在旧社会,从小就在社会的底层摸爬滚打,尝尽人生百味,后拜师爷鄢炳章,学演“小花脸”(丑角),从此便开启了他一辈子的戏曲生涯,演遍了巴蜀上下万千舞台。师父一生清贫为艺,并坚守着这样一个信条,“演好戏,做一辈子清白人,不整人害人。”他心里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去做的,他教导我们这些弟子,“先生好不如品德好,做人要做清白人”,要求我们要学艺,先习德。德在艺先,是因为有了德,才能明白,一个戏曲演员的追求不应当是名和利,而是“戏”本身,是演好戏,演活戏,演精彩戏——这样才对得起台下的观众,也才对得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自己——演员应当不停钻研戏,苦练功。这种钻研和发奋就要求演员自身的德行和觉悟,既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逸恶劳贪耍偷懒,也不能急功近利逞强好胜,更不能得名利后忘乎所以狂妄自大,而是要克服这些“无德”的缺陷,踏踏实实,一心为戏,如此才有技艺精进的可能; 如同师父曾经对我说过的,“要想当一名好演员,吃饭睡觉都要想到艺术”,这便是一心钻戏,心无杂念的生活标准,“无德”之人是做不到的,因此德在艺先,

  只有习好了德,才有可能学好艺。由此可见,想要成为一名好的戏曲演员并不简单。师父的教导是非常精辟且深刻的。
  师父待我只如同亲生儿女,我自十八岁拜入师父门下,跟随师父左右习艺十二年有余,师父每一句教导的话语我都牢记至今,师父言传身教,传授我的每一出戏,我更是受益终生。
  我记得那是 1978 年的夏天,高温酷热难当,柏油马路被火热的太阳烤得直冒油珠。我当时参加了南充地区文化局举办的川剧青少年比赛,参赛剧目是《收烂龙》。参赛前一天,刚刚吃过晚饭,太阳还未落山,院坝里热气蒸腾,师父上穿一件棉短衫,下着短裤,脚蹬圆口布鞋,手拿他那惯用的尺多长的烟竿当作道具“马腕绳”,亲身为我示范,每一句唱词和讲白,师父反反复复、一字不落的给我纠正。我见师父脸上的汗珠直往心口流,汗衫短裤很快被打得水湿,我忙拿帕子给师父擦汗,师父却不知疲倦为我排戏,不知不觉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院坝乘凉的人早已进入了梦乡。师娘从熟睡中醒来,说:“老头子你看几点了?你不睡人家小苏要睡呢,明天再教嘛!”师父却回答道:“你知道啥,明天就要参加比赛,你各自睡你的。”等终于排演到位,师父也总算满意了,时间已是凌晨两点钟过。我给师父打来水洗漱,在为师父洗脚的时候,师父感到膝盖上有些疼痛, 我忙挽起一看,结果是他教唱我一整天,用手拍腿打节拍一整天,把膝盖都拍乌了。师父就是这样一丝不苟地教了我无数个白日黑夜,如今我有任何一点的小小成绩,都是师父一点一滴用汗水浇灌得成的。我不但从他的身上学到艺,更学到了怎样做人,怎样做一个有德行,受人尊敬的人。
  为了传承发扬师父的遗志,我想在这里提出“陈派”川剧丑角的概念。所谓
  “陈派”川丑,即是以我师父陈全波为宗师,以他的表演风格和艺术理念总结归

  纳所形成的一种川剧丑角表演艺术风格流派。当然,它不仅仅是一种川剧丑角表演技巧的总结,更包含了一种精神理念——正如同我上文中所讲到的,我相信“陈派”川丑的宗训便是“先教德,后传艺。”至于“陈派”川丑表演的具体基本特点,下文将会详细展开讨论。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热文推荐

民生爆料

活动看台

社区热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