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拥抱是最好的语言

2018-7-9 19:51| 发布者: 卡莎| 查看: 594| 评论: 0|原作者: 李双|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国内一位点赞朋友来澳洲旅游,已经悬在空中,让我接机(他人转达)。我发牢骚:你小时候不努力学习,长大了就只能给别人点赞。我不识路,接什么机!指挥孩子代劳,遭到坚决拒绝,并猖狂批评朋友,其实也批评我:“万 ...


国内一位点赞朋友来澳洲旅游,已经悬在空中,让我接机(他人转达)。我发牢骚:小时候不努力学习,长大了就只能给别人点赞。我不识路,接什么机!

指挥孩子代劳,遭到坚决拒绝,并猖狂批评朋友,其实也批评我:万事预约看病,修车,请客,维修,租车……都要预约!你们万事不预约!

想起我出国后,经常挨女儿批评开关门不知道后面有人,没有撑着门,别人过;排队离前面的人近了;走路遇人没有靠边行;上自动扶梯没有靠边站;小跑进教堂在火车上话声过高;陪客人吃饭发表不重要讲话时鼓着半边大脸包……这次又挨批评,其实不应该怪我。

没办法,只好待朋友落地后,在电话里告诉他:给你地址,你来我家;我只能找到唐人街,也可以去那里见面

结果约定唐人街。因为朋友的旅行团,要到这一站。

我先坐地铁。地铁不在地下,在地上。和在国内坐火车一样。所有的地铁都是六节车厢。

很快到了墨尔本的闹市区。早听说“到了澳洲,站在路边随意向公共汽车招一下手,会引来车里若干人回应”。还没试过。现在一试,果然;又试,也果然。试起瘾了,像发作了精神病,试试试试试,都果然。车上一小撮不明真相的外国群众,绝无严重伤害十三亿中国人民感情之心,在积极配合呢。

闹市区并不闹,因为中国人都见识过更嚣张的。但还是人来人往。整座城市的街道都很朴素;人,服装,树木,草地,一切,都很朴素。若走马观花,就绝对想不到,身处发达国家。需居住下来,全方位加以了解,才明白,发达不在大街上,不在穿戴上。就我的体验,一个最普通的劳动者,一小时的报酬约30澳元,可以25公斤大米,或14公斤食用植物油,或10公斤鸡肉,或45升即4500毫升牛奶,或8双普通胶底布鞋……奢侈品很贵,比如香烟,而生活必须品都便宜,包括汽车和住房。再有个人的孝道恰恰不包括赡养老人,而在国家层面、政府层面,对老年人的整体孝道;12免费教育,免费医疗……人人都很平凡,一万年出不了一个伟人,但出科学家、医学家这就是发达。

我朴素惯了,把自己丢进澳洲人堆里,契合得很好。又想,在这里,像我这样的人,只需要劳动半天,当月的基本生活就全部解决了。一旦挣钱谋生无关的时候,拒绝便会很有底气,怪不得老外不加班。突然醒悟:我为友情而来不忙做澳国梦,先接朋友!

唐人街,也叫中国城,不大,就是一条长街,两头都有牌坊似标识,中间还被其他街道横着岔断每一道断口,两头也有牌坊似标识。所有牌坊下,每天都坚守着两三个中国老太太,啰啰嗦嗦地塞宣传资料。中国人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多,老外也在来往窜访

还有家中文书店呢!门外居然有人吵架,用汉语互相拍砖原来是看书抠脚男士和看书舔指尖的女士起了纠纷都不停张嘴,可是只能听到女士的声音,让人联想到组合歌者凤凰传奇。女士认为舔指尖比抠脚丫高档是吗?不过见过抠臀并舔指尖的。唉,连我都明白,不要和一个傻X吵架,输赢都不是好事。赢了,只是一个傻X输了,连个X都吵不赢,更糟。可见两个都是傻X,才吵得起来。

我站在小斜坡的台阶上希望朋友一下就能把我抓进眼里;或我一下就能把朋友抓进眼里。很讨厌别人从侧边从背后突然拍我的肩膀。所以靠着墙,视野开阔,便于防范。

在国内我矗立高处,一挥手,就能把要找的人召来。在澳洲不行,比我高耸尤其是比我庞大的人多的是。

我先看见一堆中国的中老年人,女士叽叽喳喳的,男士轰轰隆隆的,从街口进来。一个个精神矍铄,似乎从中国来,只需要一分钟,而不是蜷缩10个小时的飞机。女士们,绝不像是来旅游的,而只是来照相的首选与牌坊合影。似乎这样,就抓住了青春的尾巴,甚至抱住了青春的腰。朋友是男士,却陷在女士堆里挣扎,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

我迎了过去,把朋友引了出来他到澳洲才一两个小时,竟想当然扑过来拥抱我。其实老外之间的拥抱,并不常见,如蜻蜓点水般的轻轻吻一下,比较多我忌讳家庭成员以外的任何人,无论男女,有大幅度的肢体接触,就断然伸出了手——握手。然后寒暄。
    朋友身后一直跟着一条尾巴。我以为是朋友的朋友,赶紧打招呼。尾巴居然不理我,但总在贼眉鼠眼地重重瞟我,挖掘我,探索我。我的长相,说好听点,是奇古,说文雅一点,是颜值低,说直率一点,是丑陋。被人重视惯了,倒不意外。不过长得丑怎么了,我自己又看不到,恶心的是别人,别人还拿丑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朋友小声告知是导游。我说他是足球运动员出身,爱好贴身紧逼?看一眼导游,长着张猪腰子脸,颜值比我还低,凭什么瞟我挖掘我探索我?哼哼哼!

朋友摇摇头,没搭话。只是说:“不能跟你一起走;你应该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那就走。边走边聊。

唐人街,在我看来,相当于成都的染坊街以及餐饮一条街的杂交产物,并没有多大意思。不久就走完了。期间女士男士们当然不断地出商店,小摇小摆地进进出出。

话题扯到了国内即将开始的高考。朋友的孩子正好高中毕业呢。我祝考生考试顺利。想起网言:四年后你会明白,今天的所有的努力,不一定有大用。改变你命运的,往往不是知识文化,而可能是酒量、关系胆量爹妈长相还有你村是否拆一声叹息!朋友啊,作为家长,你还有心思出国旅游!

午饭是一起吃的。朋友和猪腰子导游把我夹在中间。菜不算多,有西红柿炒蛋。究竟是先放蛋还是先放西红柿对我来说千古之谜还有回锅肉。说实话,难吃。还是国内餐馆里,用地沟油炒的菜好吃。不过我在家里,素来专门精准对付一切难吃的东西。无论多难吃,我都不怕吃一回;甚至,要专门勇敢地吃一回。食物只要到了我嘴里,不管香不香,立刻都变香常常让人起疑心,并提问:你吃得那么香,是吃的刚才丢进嘴里那个东西吗?”所以此时我面无惧色,吃得很坦然很香甜。别的同胞们,估计是真饿了,也塞得急切。有几位老女士,不断伸手堵回一个个哈欠,婆婆嘴一瘪一瘪吃得啵呀啵呀的,不好听不好听!也许女儿经常为各种小批评我,让我活得很不得志,自有道理。

我邀请朋友去我家,导游马上抢答,一口拒绝。此后,上厕所导游也持续跟进,装模作样地乱甩了几下。这时候再扫一眼他的脸,比真猪腰子还逼真。朋友解释说,怕我逃跑!

逃跑?我问:“你要逃跑,‘黑民’啊?”

他答:没有。旅行团的所有人,只要在澳洲有熟人接应,都是重点监督对象。我也才知道。

——!居然有这种事?

有人逃过吗?

导游说有。

于是我想起,就在今年4月,一个多月前,英联邦运动会在澳洲黄金海岸举行,来自71个国家的400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但是,有约240名运动员,在运动会结束后没有回国,仍然滞留不归,签证过期的当日,就成为“黑民”!其中少数人,在移民中介里被抓,关押在移民监”。据查,这类事件还多。比如2011年,塞内加尔的整支足球队,到达某发达国后,尚未参加比赛,就集体消失了。

我终于明白,原来澳洲那些东躲西藏,只能打现金工”的“黑民”里,就有持短期旅游签证下来不走的。再看导游,似乎一张脸,并不像猪腰子,倒有点像茄子。

很快,朋友要上大巴了。我要求一起去他们下榻的酒店,以延长相聚的时间。

导游一下急哭了,零乱呜呜了几声。他说:你们这种情况,你的朋友,就几乎属于企图脱离祖国者’了。 如果他脱团,将会连累我,我会连累旅行社”不再瞟我挖掘我探索我,而是直视我,央求道,“哥哥你不去嘛!不去哈!以后有机会,你们在国内,随便聚多久嘛!要么,对着朋友,“下次你自己办签证,自由行,不跟团贼眉鼠眼已经变换得可怜兮兮,茄子脸几乎连色彩也接近茄子了。

朋友同样面有难色,也要变成茄子脸似的

我心里五味杂陈,但能说什么呢!不去就不去!我一离开,他们两人反而会精神焕发。

很后悔放弃让女儿接机,挨批评就挨批评。又想,即便接机,也只是把唐人街的经历,转换到机场而已。那么,就此告别吧!

我主动拥抱了朋友,也拥抱了导游——他也是朋友了。这是我第一次,拥抱家庭成员以外的人,并且一次拥抱了两位。我知道,此刻,拥抱是最好的语言。

2018531日星期四夜草   

(说明:文中物价是我平日的购物记录,不具备统计学意义再,文中的这位导游,再次带队到澳洲时,脱团了,不知所终。

 

 

成都人在海外

成都人在海外

成都人在海外

成都人在澳洲——都是蛤蜊惹的祸

表叔的队伍在墨尔本开张


 

作者简介:李双,男。祖籍四川简阳,生于贵阳,后居成都,现居墨尔本(持中国护照)。1979年毕业于简阳县龙云公社龙云小学“戴帽”初中部附设高中班。1985年发表小说处女作。曾任报社编辑、记者。1993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也是澳洲世界华人作家协会会员。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