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程开甲铸二三事

2018-11-27 09:51| 发布者: 静享| 查看: 220| 评论: 0|原作者: 李桅|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程开甲者,"两弹一星"功勋、中科院士、改革开放百名杰出贡献者,获国家最高科技奖、"八一"勋章等荣誉,历核九所副、中国核试验基地研究所长、副司令、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员等职,为建立中国特色核试验科技体系 ...
  引子
  程者,规矩、法式、进展、限度、道路之一段落、衡量、考核诸意也。开者,启、张、分割、通、使之显露、扩、展、发动、操纵、起始、设置、建立、列举、写出、支付、沸腾、举行诸意也。甲者,第一、铠、壳、胛诸意也。程开甲者,"两弹一星"功勋、中科院士、改革开放百名杰出贡献者,获国家最高科技奖、"八一"勋章等荣誉,历核九所副、中国核试验基地研究所长、副司令、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员等职,为建立中国特色核试验科技体系作出杰出贡献。程开甲铸者,自与程开甲院士相干,又非全也。今院士百年后,兹记与程开甲老怀念相干些许事儿,以纪念先生及楼兰岁月……

  "缘"起长卿山里
  我学的专业是找铀矿,就是造原子弹的那种原料。高考报专业时,看我们那系名唤"核原料与核技术工程第",甚是"高大上",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感到核技术,定高科技也,便毫不犹豫地报了。等到学校报到后,才知学的是找矿。
  过了很多年,从楼兰转业又回到蜀都,从一师兄口中,始知我等专业是极好的,也极重要的。我们那个系,是从北京地院迁到成都的。据说,与"三线"建设相关。第一任系主任是弼时同志的侄儿任湘。我们学校在三大地质院校中正好专攻三大岩石中的沉积岩,相关的石油、工程地质等专业,便代表我国这方面的最高水平。听师兄言后,"虚荣"之心更甚。

  楼兰时事,全在地下。因我的专业与"核"、"地"均有关系,就有了到基地的因缘。其实,还有个"因缘",就是核九所(院)的老点就在舍四家兄家旁边。中学时,即去过。听当地人说起"九院"来,还以是九个院子,或是"酒院"呢。
  四家兄家,在梓潼,这个地方曾是高祖所置之广汉郡之治所,后先主便直接于是地置梓潼郡。是地有庙甚大,曰"大庙",即掌管开下文人命运之文昌帝君之香位之地。据说,"八大王"剿四川时,曾与文昌亚子联宗;我家明皇帝在是地应梦安史乱平;文昌坐驾之"白特"晚上直抵长安……
  九院老点所在的山之得名与司马相如有关。传说长卿上京,过是地,见是山风景静美,遂于山中读书数月,是山故以其字为名。而今是地还有长卿所"遗"之书箱石、扁担……

  余与"核"、"九所(院)"相关,此与开甲院士之一事也……
  地火奔腾多絮语
  到楼兰后,自然做了好多年与专业相关的事情。

  军训后,到钻探大队锻炼。这更是俺的相关专业。听建国兄说,与他一样,基地还有一些战友成了俺的校友呢。大队冬训时,除了军训科目外,更多的是专业上训练。队里知俺所学的专业,便让我给队上讲讲专业。我便从基础地质给战士们讲起。讲第一次课时,自我感觉还比较良好。正得意时,副队长来听了后,便终结了俺的课,由他来讲专业的钻探。原来以为他只是个"武夫",听他讲了后,才知人家是真正的专业呢。

  还未锻炼完,研究室就来要人了,说是室里搞了个填图的大项目。填图,是地质上最基础的工作。心下想,没想到到部队后,还能做上这方面的工作,真是幸运。在地方上,除了区调队的同志外,一般的地质队也揽不上这种活路的。后来我给同学们讲俺也是老区调呢,让大家都很吃惊。
  区调两幅,1:5万,幅员20*40Km,在辛格尔展开,历时四年余。其间之甘苦,非我等亲历者而不知也。后来,又做了幅北山1:2千的详查工作。在研究室前后大约五年多时间,除这两项比较大的工作外,还参加了许多与任务相关的地质方面的工作,比如零后地表调查、水下电视观测、γ测井、七区调查、罗布泊地区地震研究等。

  后来,到政治部后,参加了部里的《中国地下核试验纪实》一书的编辑工作。以前,大家将我国第一次核试验成功,比作一声"春雷"在"东方巨响"。毛泽东同志于一九六四年十月十七日在罗布泊为庆祝第一次核试验所填的满江红中也将其比作"惊雷"、"
  东方火炬"。于是,《中国地下核试验纪实》一书便名为《地火奔腾》,并请张爱萍老将军题了书名。后来听说,这大概相当于老将军的"绝笔"。当时,曾作过开甲院士秘书的保民兄也在部里。他便主动自告奋勇地去请开甲院士为是书写了序文。

  《地火奔腾》由解放军文艺社出版。付梓后,我们看到书的装帧、纸张、印刷等效果都不错。发行后,反响也大,也很好。
  此我与开甲院士之二事也……
  求是苑中成校友
  转业后,觉得此生好像莫得啥子事了。谁知竟然有了个让我了了在长安时学业未竟的心愿的机缘。
  2007年,单位人事上通知,可以报考浙大的MPA。我便立马报了名。想到自己荒废了很久的学业了,就又报了西南交大的补习班。别人周末可以休息、喝茶、郊游,我等却在双休日,早早地就坐在交大的教室里听讲、学习了。

  我于交大亦有些缘分。有个中学同学考到唐山一个学校,去看其时曾从交大唐山老点门口过过。在成都十里店上学时,学校的峨眉学习基地背后就是交大,当时也有个中学考到交大。今年国庆带家人去看大佛、朝山,也住在交大旁边。正好有个师兄带学习在峨眉实习,晚上还与师兄整了好几瓶Beer呢。
  有交大补习的基础,一不小心居然考上了。而且,我们几个在交大补习的兄弟伙些也都考上了。同学们戏称我们为浙大MPA西部班的"黄埔一期"。
  浙大这个MPA班,是国家西开办与浙大共同办的。浙大当年在抗战时曾西迁贵州湄潭(后来强哥长贵大,他说也算是援贵呢),他们一直在为贵州办MPA班。后来援藏,又为西藏办过。国家西开办看到他们办得好,就在浙大为整个西部办这个班。我们开班时,王金祥主任参加了开班仪式。王是申城交大的,在新疆干过,与开甲院士算是江苏同乡。从王的履历看,估计我们这个班,与金祥主任的拍板有很大关系。

  在浙大的求是苑中求学,是一件极美好的事情。在这里,我们收获了知识、拓宽了视野、交到了朋友。有的同学还在将军山下收获了爱情、得到了幸福。漫步西子湖畔、苏堤断桥的同时,还几乎遍游江南。虽然到了姑苏,游了园林,却有最大之憾事,就是没有到开甲院士故里一谒……

  同是"两弹一星"元勋的"资深院士"王淦昌老前辈曾在浙大教过书,开甲院士是他的学生。后来,我们基地的林总,林俊德院士也做了程的学生。他们在我国的核武器事业中真是薪火相传啊……
  能与林总、开甲院士、淦昌先生等成为校友,真荣幸啊……
  此我与开甲院士之三事也……
  尾声
  斯人已去,生者常悲!
  马兰诗群为之结集,基地《回顾与展望》、《春雷》等拟为开甲院士出专号、专刊,是篇即为之撰也。
  集中,曾为开甲院士书:开甲而归!
  集中,为老司令挽联:
  开花马兰名世界一生无尚荣光
  甲盾核弹献祖国百岁有口皆碑
  集中,为校友诗二首:
  一、程式"两弹"间,开启新纪元;甲去适乐土,院士升九天……
  二、程序已结束,开启彼岸路;甲子一轮多,司令归正途……
  集中,为先生填破阵子一阕:
  姑苏吴江盛泽,开甲原子即裂;
  求是问学王淦昌,京师还顾金陵阙;
  红山楼兰月……
  师事波恩约瑟,爱丁堡狄拉克;
  超导电双带固体,定向能微波凝结;
  最高功勋得……
  自流井MPA远驰同学亦为校友填满江红一阕:
  苌弘化碧,戈壁滩、胡天八月;
  腾云处,黄沙漫卷,西风惨烈;
  等闲抛却名与利,千秋邈矣山和月;
  任青丝、两鬓冷霜染,情难辍……
  雄鸡唱,乾坤彻,精忠魄,开宏阔;
  铸核盾、直刺阴霾天际;
  立马楼兰秋雁影,引弓塞外洒热血;
  抬望眼、看民族中兴,传飞捷……
  岁在戊戌十月十九日基地原技术部李桅于锦里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