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门户网站

九张画廊2019春刘德扬作品展

2019-3-9 10:03| 发布者: 静享| 查看: 72| 评论: 0|原作者: 四川文化网|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正在成都画院美展馆举行的“欲罢不能——刘德扬个人画展”算是开年以来成都本地最热闹的个展。开展才几天,太古里博舍九张画廊的新展“绘心悦事——2019春 刘德扬作品展”又将揭幕。细说往事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细说往 ...

正在成都画院美展馆举行的“欲罢不能——刘德扬个人画展”算是开年以来成都本地最热闹的个展。开展才几天,太古里博舍九张画廊的新展“绘心悦事——2019春 刘德扬作品展”又将揭幕。

- “欲罢不能——刘德扬个人画展”现场 -


- “绘心悦事——2019春 刘德扬作品展”已在九张画廊布展完毕 -

“一城双展”颇为少见。 欲罢不能 桃花三月见德扬丨风日不到处 色香如许时)关于展览的几篇推文也在最近热闹了艺术界。玩物怀人,写人写事写好都难,何况是画画,字里相逢,画里再见,刘德扬的作品善于“以虚笔烘托实情,以实笔敷设虚境”,其实跟写作一个道理。深写浅写浓写淡写,照应的是分寸和礼数,可他在上一次访谈中说自己仍旧处在理性与非理性的对冲与交织中。

刘德扬 -

笔致摇曳多姿,旧情朦朦胧胧,在他的画里,字里,不说的比说的更多,不写的比写的重要,叫做含蓄,留白,这既是欲罢不能过程中难得的“克制”,更是知晓胸中块垒分量的“信笔”。

九张画廊此次参展的精巧九件佳作,大部分是从“欲罢不能”个展中提取之精华,还有一件是专门为此展创作的“典藏”。追一缕逝去的古韵自然是水墨花鸟画家的溯源之意,但更多还是让当代审美叫绝的纸上沉香。

特别要提到九张画廊每逢展览为艺术家的作品装裱、布展和展陈效果所付出的精力,既别致又古秀,让观者和收藏家实在想不出理由不爱。

“爱书爱画的人等于迷恋天上的月亮”我始终记得英国大散文家查尔斯·兰姆的这句话,那个时候这个英国老头说的是纸的书,布的画,看到九张画廊的这场“绘心悦事”展,倒是可以改成“只是我们迷恋的是纸月亮!”


澹墨轻和玉露香,水中仙子素衣裳。“凌波仙子”、“玉玲珑”皆水仙的雅称,刘德扬将这双雅并置作为画名,有趣,也有节奏感。作品按他的理念将其精简。当下季节正好是室内水仙室外梅花绽放的时节,前几日去书法家刘云泉老先生锄园拜访,眼见他院子里一株粉艳杏梅绽放,杜甫《水槛遣心二首 其一》中有一句好漂亮的“澄江平少岸,幽树晚多花”,说这杏梅是最晚开放的梅花品种,也说这“晚”是黄昏傍晚之意。难怪刘老师要说是“迟来的艳遇”

刘德扬在自家的“空中院子”里栽种了三种梅花,红梅、腊梅、绿萼。我那日去时正春日和煦,梅已开过。他就加了些朱砂添喜气供大家迎春。

-《凌波仙子玉玲珑》21cmx69cm 纸本设色 2018 -

看杨紫琼新电影《摘金奇缘》很有感触。片子摄影师使用大胆、动态、宽屏幕的构图为这出新世纪的灰姑娘故事增添了色彩。融合了殖民历史和现代主义风格的电影美术让人想起南洋黄金时代——猫,往往比狗,更适合表达这类故事性更突出的色调。

刘德扬这件作品以猫入画。看起来像是和成都画院美展馆那件《夜色苍茫 鼠辈难逃》遥相对应,前者写猫之凌厉敏锐,这件则像是在刻画某位温柔伴侣,后来一问,果然有故事:这猫咪是他从小养大。这只他夫人带回来后唤作“丫丫”。有一回,他让家人到车上拿东西,一转身猫就不见了。估计后来就到别家舔盘喝水了,如今这猫已丢了大半年,春节前刘德扬又想起它,感慨人心不古之时,只好用这幅小画以示想念。说着“丫丫”,刘德扬脸上的水波和拱桥多了三分体贴。画面留白很多,“其实我们心里也要讲留白,才不会那么累。”

-《叫我如何不想她》24cmx27cm 纸本设色 2019 -


川菜里炒丝瓜往往要放几瓣蒜。这幅画刘德扬画完丝瓜再添些蒜应景应味。小写意,大心思,画面突出丝瓜的质地,同时还在其上画七星瓢虫,小时候我们都叫“花姑娘儿”,儿化音好听极了,小伙伴还互相比谁把这儿化音叫得响叫得淳正,那是清风明月的天真时光。画上题的是《聊斋志异》里那首诗: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主要取“瓜架”之意。“我小时候,大人都是把我们叫到院子里,坐在瓜架下讲鬼故事。夏夜晚风,人影重重,那是乡愁,也是孩童回忆。我小时候的记忆都是跟瓜果蔬菜联系在一起的。

-《豆棚瓜架雨如丝》24cmx27cm 纸本设色 2019 -

刘德扬的恩师刘既明属海派,“他带给我最受用的就是对生活的热爱,有情趣。这一点和齐白石太像了,他们就画见过的身边的东西。老师爱画大雁、小鸡图。他画的小鸡鲜活极了,齐白石画得更稚拙,他画得更近真实,灰调处理得很好,里面又有深浅变化,有墨趣。”

刘德扬迷惯了石鲁画的荷花,觉得太好。画荷,刘德扬不像张大千一路完全用笔刷,而用积墨之法。“在积的同时要保持墨的通透,要那个透明度。这个观点,我和叶瑞琨的想法高度吻合。”

花,要画得娇嫩。他画荷花时都把它们想成年方二八之少女。大家都说刘德扬爱画荷,取中国文化中谐音“荷”,即“和”,和气生财、和为贵、家和万事兴等等。这荷花,也把点线面的构成显现出来了。听取蛙声一片,是以无声之字句暗提画面之有声有色,荷叶之色、之浓淡的背后,是对中华文化的萃取与融会。

-《听取蛙声一片》46cmx34cm 纸本设色 2016 -

铜钱草,应该是他第一个开始画的。刘德扬经常题款都用“铜钱花开,财运自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爱财求财必定要分清利害,他在画面下方露出鱼钩。鱼钩乃“引”,好像寓言的铺垫与线索,题字“我被你钓,你被谁钓。”一下子揭露谜底,画面画意自成呼应。

或者,刘德扬与刘既明区别之处,在他所见所创更富人文关怀。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生发对众生的人文关怀,表明其哲学理念和文化主张,“还有把我小时候绘画的趣味性融进去。在我的绘画里,很多对象都是拟人化的。”铜钱草不是江湖、鱼不是江湖、鱼钩也不是江湖,而铜钱草、鱼与鱼钩按照他的结构重组,自然成了“江湖”。

-《江湖生涯》69cmx34cm 纸本设色 2017 -


荷(和)气满堂,适合置放在家里迎春吐纳。这件作品专门为此次绘心悦事展创作,三只蜻蜓寓意生生不息。蜻蜓又代表自在放飞,人要宣泄,要心舞飞扬。只有放飞了,做事才有余地。蜻蜓就好比我画面的符号,经常在用。”

能够看出来,刘德扬的花鸟画已经不是纯粹的花鸟,而是一种人文转换,像是某种寓言的图解或轻松的谜题。从九岁开始画画,四位老师都“强悍”,诗书画印都通都满。无论他后来学经济还是为官为艺,血脉当中始终有对书法的爱好和给养。刘德扬好似跟书画界交往很少,又学齐白石不看其他画展,不受影响。在这幅作品里,他特别强调节律之美。“书画都讲节律。我的画讲究‘S线’,这就是律动。好似旋律,在主旋律下还有若干个小的S形韵律在变换。这种变换还包含用色的律动。重音(重色)只能有几个点,其他就应用律动和飘逸的方式来呼应(重色)。好的音律我们形容叫‘余音绕梁’,画画也是一样。

-《荷气满堂》68cmx138cm 纸本设色 2019 -


刘德扬推崇吴昌硕,缶庐的笔下世界,堪称一部花的百科全书,他笔下的花木王国,加入了许多新成员,也有被文人视为“大俗”却为百姓所爱的桃红李艳、杏花水仙、玉兰荷花、牡丹罂粟、芦花紫藤、菖蒲天竹、栀子凤仙……甚至葫芦南瓜、桃子枇杷、葡萄荔枝、柿子佛手、石榴竹笋、白菜茄子等这些日常果蔬,足够开一家菜市场。特别地是,吴昌硕画紫藤时好像根本没想是在画紫藤,就是在写草书。“紫藤最能体现书法的线质。齐白石说:‘画藤愁不乱,能乱方有神。’这‘乱’指的是藤蔓翻卷,而非‘凌乱’之意。”

刘德扬用紫藤一幅、鸡冠花一幅作品拼成一组,完成对齐白石、吴昌硕两位大师的致敬。紫藤之乱乃草书之幻,鸡冠花,命为“冠冕堂皇”。言简意赅,求真求质。

-《草书之幻》22cmx42cmx2 纸本设色 2017 -

在他看来,吴昌硕是真正的大师。“他画花,单纯,很少配其他动物。我现在也这么学习。画中题字很少引经据典,有引用就写上‘借句’。平时我会把想到的好句子记下来,需要题画时随取随用。”刘德扬见过他的曾孙吴越,从他那里看到了些吴昌硕的资料。听说吴昌硕成了大师仍卜居海上北山西路之吉庆里(923号弄堂),上下各三间,混迹于寻常巷陌,早上起来吃完燕窝就开始画画,随后徒弟们开始跟着他吟诗。随后他就往烟床上一躺开始抽大烟。我还记得郑逸梅先生在“吴昌硕之画兰绝笔”(《前尘旧梦》北方文艺出版社 P179)一文里记载:(缶庐)临死之前一日,体尚健适,词翁朱古微往访,留之晚餐,促膝举觞,间以笑谑,酒后,成一诗以贻古微,并抽毫为古微作一墨兰小幅,诗笺当晚由古微携去,画兰则暂留。讵意翌日,昌硕遽尔奄化,家人以画兰为最后绝笔,良堪纪念,靳不与古微。

大师之逝,怕也是一“幻”吧。


蜡竿,成都话叫“水蜡烛”。说是画家张立辰也喜欢画蜡竿。颜色介于朱砂与赭石之间。在荷塘边生长迅速茂盛。表面看坚挺,但实柔软。文人脾性往往外强内软,画出它好像是心中之灯,是可以点燃的。

-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最新评论

关闭

主编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须知|关于我们|手机投稿|   

GMT+8, 2019-3-23 15:27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网

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 2012-2019 静享传媒 ( 备案号:蜀ICP备18016560号 )

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