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书法丨远近:恩怨难解鸳鸯锦 愁情难诉九张机

原作者: 远近文化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  知白守黑

远近(杨君伟)书法欣赏之一百四十七


词牌系列之九张机



煮 文 说 趣

看过金庸先生《射雕英雄传》的人,大多都不会忘记一灯大师、周伯通以及瑛姑之间的一段恩怨。周伯通与瑛姑有情。瑛姑也就是刘贵妃,一灯大师尚为大理段氏的皇帝时,曾对刘贵妃十分宠爱。不过后来瑛姑移情,这也就牵扯出了一段陈年往事。在金庸先生的小说中,周伯通与瑛姑之间有一阙词贯穿整个故事。词为: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这阙词绣在一方鸳鸯戏水锦帕上,作为二人之间的信物。而这阙词就是瑛姑所写。

金庸先生不愧是国学大家,对于传统的诗词可谓信手拈来。这四张机的出处其实是出自宋词之中的九张机。而如今宋词中的九张机真正留存的只有两首。《射雕英雄传》中的这一阕正是出自其中之一。

九张机全词太长,文末有原文附上。这个曲子虽然现在留存很少,但是它却是当时的大曲。北宋时期一本《乐府雅词》中记录了九张机,其中有:“醉留客者,乐府之旧名;九张机者,才子之新调。凭戛玉之清歌,写掷梭之春怨。章章寄恨,句句言情。恭对华筵,敢陈口号。”由此可见,九张机是文人词,而且是抒情词,许多时候属于华筵酬唱之作。也因此,九张机曾经的名字其实是叫做《醉留客》,《钦定词谱》之中专门点其为大曲。

九张机采用的是联章体。联章体就是以并列方式来安排内容的诗歌体式。如同短篇小说中的系列。九张机从 “一张机”“两张机”……一直到“九张机”。九首之间多有呼应,但也有不同,不过大都是写的相思。

那九张机这个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这其中有一个故事。过去有一个名叫张若兰的女子,善于织锦。其夫考取了功名,去了外地上任,久而久之,其丈夫移情,又娶了另外一门姬妾。苏若兰也是一个才女,了解此情况后,心中甚是把悲伤。于是便一边织布,一边赋词。一张机就是一阙词,一共九张机。她丈夫后来读到了这些词句,心中悔恨,于是便将她接了过去。

这个故事与金庸射雕中的故事实在很像,金庸将其引用,无疑是非常恰当。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金庸过人的才能。

其实九张机这样的词牌,如果让姜夔、周邦彦或者周密这些大家来评判,他们或许是不屑的。因为它的格律并不严谨。九张机也并非就是九阙词堆砌在一切,这其中还有许多不依格律,没有体式的散句,或许仅仅就是用来体现一个人的心情。其实说它是女子的思情而衍生的产物,倒是更有可能。这样的句子不依格律,寻常的人不需要那么多的文采也能表达内心的思念,或许正是它流传的一个原因。这个过程已经不是填词的过程,而是赋词而歌,随性而唱,少去了刻意性和格律的约束,这种如民谣一般的曲子却更让人耳目一新。




°局部欣赏




词·九张机一阕

1、九张机

宋代南宋无名氏



一掷梭心一缕丝,连连织就九张机。

从来巧思知多少,苦恨春风久不归。

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芳夜永愁无寐。

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著侍郎归。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文锦字,将去寄呈伊。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

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六张机。雕花铺锦半离披。兰芳别有留春计。

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无端剪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

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

都将春色, 藏头里面, 不怕睡多时。


轻丝。象床玉手出新奇。千花万草光凝碧。

裁缝衣著,春天歌舞,飞蝶语黄鹂。


春衣。素丝染就已堪悲。尘昏污污无颜色。

应同秋扇,从兹永弃,无复奉君时。


歌声飞落画梁尘,舞罢香风卷绣茵。

更欲缕陈机上恨,尊前恐有断肠人。

敛袂而归,相将好去。




词,长短句,配乐能唱,是为曲子词。律诗格律不过四种,词却有上千词谱。词为诗余,数百年间笼罩在唐宋文坛之上,致使词的格局太过局限。然而随着时间发展,越来越多的词定格,慢慢成为文学上与曲赋诗文并列文体,其中众多的词牌也往往有着精彩故事。

本栏目将对词牌进行系列专题解读,与读者朋友共同分享词牌背后的故事

书法/杨君伟    文/忘川    美编/木子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9 阅读179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