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深情凝视 意绪萦回 | 陈江戏剧人物油画

原作者: 陈江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川剧人物关羽》
60cmx3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人物张飞》
30cmx6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人物赵云》
60cmx3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人物马超》
30cmx6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人物黄忠》
60cmx3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京剧长板坡》
20cmx20cm
亚麻油彩

《川剧空城计》
60cmx3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三打桃三春之一》
20cmx2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白蛇传》
20cmx20cm
亚麻油画
2018年代

《京剧三打桃三春之二》
60cmx3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京剧贵妃醉酒》
20cmx2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
30cmx30cm
亚麻油画
2019年代

《川剧人物穆桂英》
60cmx300cm
亚麻油彩   

《川剧皮筋滚灯》
60cmx30cm
亚麻油彩
2019年代

《川剧变脸》
30cmx60cm
亚麻油彩
2019年代

陈江艺术简历

陈 江,男,汉族,四川泸州古蔺人,1968年12月生,199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军旅30年,历任文化干事、股长、办公室主任、宣传科长,原成都军区军人俱乐部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委统战部蜀都书画院副院长。
1992年毕业创作油画《第一棵橄榄》被四川美术学院陈列馆收藏。油画《三月三》被香港十三艺廊收藏。
1998年油画《南国七月》入选全军98抗洪精神美术作品展。
1999年油画《家乡》荣获全国纪念聂荣臻诞辰100周年美术作品展一等奖并被聂荣臻纪念馆收藏。
2007年油画《城市月色》入选全国建军80周年全军美术作品展。
2012年油画《卓拉哨所》入选全国建军85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3年油画《卓拉哨所》入选四川省文华奖美术作品展览。
2014 年油画《詹娘舍哨所》、丙烯《穿越金鸡峡》入选全军“中国梦、强军梦”美术作品展。
2015 年陕北写生系列作品参加四川省美协油画艺委会主办的与风景对话——四川风景油画名家邀请展。
2015 年油画《陕北写生之一》入选全军“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全军美术书法作品展美术作品展”。
2015年《城市月色》(“特种兵”)被网友评为“绝对震撼70张军旅油画”。
2015 年陈江绘画艺术展被特邀参加中国巴蜀国际艺术博览会。
2016 年国画《无相之一》被特邀参加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举办的“中国新水墨画暨名家邀请展”。
2017年4月2日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主办《戎旅•陈江绘画作品展》在福宝美术馆展出。
2017年7月油画《西部1962•托起胜利的高原之舟》被特邀参加全国建军90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7年7月油画《穿越金鸡峡》被特邀参加四川省建军90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7年7月油画《詹娘舍哨所》、《彝海》等被特邀参加四川省美协梦回吹角连营——庆祝建军90周年军旅画家画军旅特展。
2017年8月1日在西部战区八一晚会上,战区司令、政委亲自将陈江创作的《西部1962•托起胜利的高原之舟》手稿敬赠“佛光将军”张国华女儿张小康。
2018年7月,国画《执象系列·正信》参加四川省美协、成都清源际艺术中心、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举办的“传承与探索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
2018年7月,受邀参加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走好新时代长征路——全国百名艺术家走进川西艺术采风活动。
2019年5月,油画《太平洋铁路写生之一》被邀参加国家艺术基金支持的《枕木下的灵魂绘画作品展》,在美国旧金山、费城、洛杉矶等地展出。
2019年6月,《少城记忆》系列12幅油画参加“画说五侯”2019中俄著名油画家联展。


大家评陈江绘画

刘正兴(中国美协理事、四川省美协顾问、成都市美协主席)绘画是艺术家与表达对象精神互动,化象成境的过程。 经典是永恒的。当他面对中国戏剧这一经典视觉盛宴挥毫时,只有心、眼、手与经典的交融,灵、魂、神与情感的对话。

马一平(著名美术教育家、油画家)陈江的画有一种强烈的逼人的气息,威猛 勇猛 生猛。这种气息很重要,它显示出一种非常强烈的激情。作为一个艺术家,不管风格路子如何,激情不能少,陈江占了这一条!

南远景(原成都军区战旗报社社长、著名文艺评论家)陈江在汲取西方写实油画生动造型和丰富色彩的基础上,不断掺入中国画传统笔墨元素,弘扬中国画传统的写意精神,表现中国人的精神风貌与伟大时代的正能量。他为此不断挑战自己,否定自己,不断变化,不断创新,不刻意形成某种固定风格,在艺术的“独木桥”上享受“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折磨和“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

段胜峰(四川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院长、十一届全国美展金奖获得者)中国传统戏剧的精致感激活了陈江记忆内存中有关经典的象征性和符号性。现实与舞台交融,促成了灵感的迸发、审美的渲泄和诗意的抒发。浑然的构图、质朴的色彩、流畅的笔触,建构成一幅幅凝固的舞台经典瞬间,充满象征和写意的东方美学特质。

邢俊勤(军队当代艺术领军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艺术家)阅读陈江的画让我有一种兴奋,他的绘画方式就是他的说话方式。是他自己的一种语言表达的方式,这样的吻合是贴切而准确的。作为一个从事美术创作的人有这样由内而外的艺术气息的散发是最佳的状态。所以他的作品才能够拥有色彩和笔触的同构与和声。

许向群(解放军出版社编审、中国美协策展委员会副主任)陈江戏剧油画人物系列带有显著的主观性和表现性。陈江的个体立场和主体意识是清醒主动的。他在感悟传统戏剧经典造型的同时,体验并攫取了其中所孕育的写意精神,并用激情的表达和深沉笔调,倾述了他的追求与探索,体现出一种感受的深度和表现的高度。

张国忠(四川省美协副主席、四川省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陈江在绘画创作中致力创新,注重挖掘有艺术表现力的人和事,在油画形式语言中追求油画的文化性。

邝明惠(四川省美协副主席、著名版画家)陈江兄的油画,格物用敬,朴实近拙,善于在寻常的对象中寻找个人的审美意趣,这或许和他多年的军旅生活养成的气质有关。其作品感觉非常的深沉而绚烂,这其实已不是画出来的了,而是他自我的写照。

何桂彥(著名美术批评家、中央美院博士、四川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有境界则自成高格。陈江的戏剧人物油画充满浓郁的人文气息和写意精神。

张小涛(著名策展人、四川美术学院新媒体艺术系主任)陈江是我在四川美院油画系的师兄,多年特殊的军旅生活,让他的绘画中充满质朴雄浑的气息。他在油画的创作中试图结合中国水墨画的大写意精髓。他的色彩热烈通脱,不拘小节。他能在油画中去找到东方美学的影响,这是很多画家难以达到的,祝陈江在这条险途中取得更加独特的艺术成就!


深情凝视  意绪萦回 
——读陈江"戏曲油画"有感
余  庆
 
当陈江的油画艺术遇上传统戏曲,有一种时空交叠、浑然天成的审美意趣。人物一举手、一投足缓缓移动,戏韵暧昧、梦幻缭绕、神态各异,彼此深情凝视,犹如梦中初会。
自古以来,中国有元青花描绘戏曲人物的传统。如今,陈江注意到西方现代艺术与中国传统艺术在创造精神上的相似性,对传统戏曲的迷恋和唱腔带来的感官愉悦,成就了他那一颗隔绝繁华而洁净的心。推崇人文精神,将自身的绘画语言风格和东方审美融入其中,形成中西合璧的艺术观,真实、恬静、唯美的特征,可待成追忆!
或许,他不矜不伐,永不言弃的性格,默默低头前行,往往会喜欢一些唱词中的鸣韵馨声,沉浸在自我陶醉中无法自拔。是清韵和鸣的唱念打坐浸润在身,还是与"画中人"相伴,再续人间缘分,无憾矣!
陈江在美学上的造诣,是善于发掘捕捉戏曲人物最美妙的瞬间情态,不经意间展现画中气韵,尽显人间百态皆如戏。真可谓:“有声画谱描人物,无字文章写古今。”一台好戏啊!
 传统戏曲在他眼里是一个美妙的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状态与隔空修行的灵魂。三尺戏台粉香情浓,怎能少了抑扬顿挫,生、旦、净、末、丑在他的酝酿下"头戴金盔晃且辉,身披金甲掣虹霓。"其画作情节简明扼要,人物造型饱满充盈,且每读一遍总有不同的感受。
他把赋予中国精神的戏曲油画,通过内敛的情绪和骄矜的风情,再现了《川剧人物关羽》、《川剧三打桃三春》、《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等经典剧目。他执迷几十年而不悟的《白蛇传》尤为突出,明丽的戏曲繁花,留住了岁月,白素贞不谢,许仙爱意浓……他笔下的人物有生命和温度,温暖人心。
在创作过程中,他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创作本源,舞台上的"无"和"有",应对着绘画的"虚"和"实",与东西文化一脉相承地延续着对人性的关注。既不翻版戏曲舞台,又不拘于绘画形式,而是追求虚实相应,传神与浪漫的结合。从他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画面格局大气,色彩雅致,构图巧妙,层次丰富且富有个性,从而臻于完善!
此时,仿佛听见悠扬婉转的声音,说白的腔调不徐不疾。他的作品则无牵强之迹,无斧凿之痕,却有意绪萦回之感。面对纷繁的社会,以一种责任执着于油画创作,去表现朴素委婉、缠绵醇厚的戏曲之美。
美为人之创造物,高下在格调,陈江戏曲油画追求的高境界开启了美的又一窗口,远眺如梦。

丹青难写是精神  下笔所求唯灵魂
陈  江
中国传统戏剧和所有经典视觉艺术一样,都是历史长河中吹尽狂沙的真金、千锤百炼的硕果。解读经典就是探险,用静态的架上绘画表达经典动态戏剧人物尤其如此。
我父亲是个川剧资深票友,他偶尔上台客串,就算是小配角,也有板有眼一丝不苟。并教导我表现就是要把味做足。我理解父亲说的味儿,就是魂!
戏剧讲“不疯魔不成活”,绘画孜孜以求的也是这股精气神,两者所追求的“魂”是一致的。有魂则戏活、有魂则画活。
戏剧演员的服饰、扮相、唱腔、身段,合着鼓点,起起伏伏,这节奏和韵味,恰恰跟绘画色、线、面的起承转合相吻合。
成功的戏剧绘画应犹如画家将一干生旦净末丑的大戏台搬到了画布上,由他按下戏台暂停键,似乎再按一下,演员们还会继续唱念做打。戏曲人物画的开山鼻祖关良就有这样的功夫!究其源,正如弘一大师偈语:“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绘者与画之关系亦如交友,绘事后素。只有相互对话如水一般纯净,不带杂质,画面方得"植净"之境。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本意是说问我将到哪里去安身呢,前路广阔,我无言以对。画就是画,画是画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如果一幅话需要解读,只能说明画面没有表达清楚。
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只见春满花开,皓月当空,一片宁静安详,那就是我的归处啊。山还是山,但已是相看两不厌之我与山。挥洒于画面,已是“韵外之致”、“景外之景”、“象外之象”了。
这批小画,是我向经典致敬、学习、参悟的“浅尝“,但决不“即止”。向经典出发了,路一定很远、很长、很险。心属非常之观,不怕道阻且长。
1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该文章已有1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粉丝9 阅读1373 回复1
上一篇:
龚仁军 | 在有阳光的日子里成为最幸福的人发布时间:2019-07-12
下一篇:
周先农 | 做一位学生和老百姓喜爱的艺术家发布时间:2019-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