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讲好红军的故事,讲好根据地的故事(下篇)

原作者: 曾和平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写在全国首部“红色金融”电影《红军钱币》拍峻之际(下篇)


图为矗立在通江县王坪村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牌坊。(图片来自网络)

  然而,廖明团队为拍摄全国首部这部“红色金融”的电影《红军钱币》,一筹就是4年。
  “我的家就是革命老区‘宣达战役’的发生地,鲜活的故事就在身边,不用刻意雕琢信手拿来就是一部电影的素材,我一日不拍,那些红军英雄形象、历史事件就在我的眼前,在我的梦里呈现。”廖明说。
  廖明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要筹拍《红军钱币》电影,最直接、最现实的理由有三:
  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担当,赋予了金融新使命;
  二是我国金融系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红色基因传承,和教育金融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中,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金钱观;
  三是当前我国文化、文艺影视作品传递正能量的作品太稀缺了,全社会十分需要正确的文化导向,矫正人们的信仰,培养下几代人的成长思想引导,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
  这也是廖明和他的团队的共识,尤其是2019年8月20日和2019年9月16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到甘肃高台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向阵亡烈士公墓鲜花,到河南新县瞻仰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参观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作出要“吃还不忘挖井人”,要“讲好红军的故事”,“讲好根据地的故事”的一系列指示精神后,更是备受鼓舞。


图为:8月20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向西路军革命先烈敬献花篮,并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他们反复学习相关内容 “习主席强调的和要求的,不仅是对全党和各级政府强调的和要求的,更是对全国人民强调的和要求的,习主席强要求,也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他们说,习主席对红四方面军这支部队这么关心,对红军、对根据地历史那么重视,我们当前所做的就是把《红军钱币》这部电影拍好,把红军、把根据地当年的故事讲给当代人听,讲给年请一代人听,把红军精神传承好,做好革命的接班人!他们将习主席的话语铭记在心,干劲倍增。
  这是一个充满豪情的团队。其实,早在4年前,他们就为《红军钱币》筹拍作出了艰苦的努力。制片人杨绍友,是地地道道的四川阿坝州的康巴汉子,也是成都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老总,虽话语不多,但性格直爽,黑黝黝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意。“我的家乡阿坝就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你知道吧,我的家与毛主席在延安给我们阿坝参军的那个小和尚取名为‘天宝’的红军的家就只是一沟之隔。天宝后来成长为进军西藏先遣部队的领导、西藏自治区和四川省的第一任书记,是新中国第一位藏族政协委员。”可一旦说起红军的事来,他总是滔滔不绝。
  剧组杜江海、赵刚祥是同乡,家住四川巴中通江县。“我们通江是红四方面军入川解放的第一个县,是著名的川陕苏区首府!我老家的那个镇上,当年就驻扎过好多红军的”说起家乡的历史来,他俩眉飞色舞,如数家珍,无不洋溢着自豪的神情。
  演员邓泳,退役老军人,曾在西藏当过侦察兵,虽退伍几十年了,做事依旧干练,雷厉风行,至今仍保持着良好的军人作风。蒋栩林,懂古玩,好光影,直言快语,他与邓泳的家乡都是红军战斗过的地方,只不过一个在中央红军到过的四川西昌,一个是红四方面军战斗过的四川达川。


图为通江县王坪“红四方面军英勇烈士之墓”墓碑,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王坪,红四方面军总医院驻地。由于战事,缺医少药,转移至此红军官兵伤重不治者大多牺牲。为了纪念这些死难的红军英烈,1934年7月,由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政治部主任张琴秋同志亲自设计、题写、建造了“红四方面军英勇烈士之墓”。墓碑上,斧头、镰刀向下,寓意党徽低垂,全党同悲。这里共集中安埋红军烈士7823人,其中团职以上的40名将领建有单体墓碑。这里也是唯一一座红军为牺牲红军建造的全国最大的坟茔,后成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的一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图为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牺牲红军建造的全国最大的集体坟茔,共安埋了7000多红军烈士。(图片来自网络)

  就这样,具有浓厚“红军情节”的他们,在廖明的感召下,因为都有一个拍“红军电影”、弘扬红军精神的共同梦想而聚集在了一起。为了教育和满足这个时代年轻观众的需求,用英雄先烈的高尚情怀和革命信仰感化年轻人的心灵,廖明带领团队迅速完成《红军小学》的后期制作和院线发行等工作后,便于2016年将《红军钱币》拍摄拿上了议事日程。
  他们无数次来到巴中,足迹踏遍了全部县区和大部分乡镇及村社和居民家中,为的是深入当地群众、老红军,收集故事;到纪念馆、史志机构,挖掘素材;拜望权威专家、学者,以求帮助;走访政府机关,盼得支持。数十次到北京、上海、浙江、江苏、海南寻求编剧,对接央行有关部门,洽谈合作事务。成立班子,写剧本,筹资金,招演职人员,组建摄制团队,考察和确定拍摄地点和场地……。
  寒暑以往,冬去春来。在4个年头里,最令廖明伤心和难过的是洽谈了数十位投资商,没有一家投资和看好票房清冷的红色题材电影,他们不得已举债自筹资金。团队没有退缩,相互鼓励,以执着和坚韧排除各种困难,终于2018年9月26日在四川省巴中市举行筹拍《红军钱币》电影的新闻发布会。这也是他值得欣慰的地方。
  患难见真情,在关键时刻,政府永远是最坚强的后盾。这部电影得到了巴中市委、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巴中市委宣传部继电影《红军小学》之后,再次出任《红军钱币》电影的指导单位。同时,也得到了中国人民银行巴中市中心支行等单位的大力支持,大家都为廖明这个充满爱国主义情怀的团体所打动。


图为2018年9月26日在四川巴中市举行筹拍《红军钱币》电影新闻发布会。(廖明提供)

  26日发布会,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原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四川省作协机关党委书记、四川省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郭中朝,中共四川省委政研室原副主任陈一龙,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原副主任任杰,巴中市委宣传部领导,巴中市各(区)县相关单位,金融系统代表,成都、巴中两地企事业单位及该电影海南合作单位近120人助阵,近50家新闻媒体记者来到现场采访。
  在当天的发布会上,廖明、杨绍友和他们的团队这四年酸甜苦辣,化作廖明那高亢、激情的发言:“巴中红色文化资源厚重,红军留下很多可歌可泣动人故事,成为电影《红军钱币》丰富的创作素材,取景拍摄将全部在巴中完成。衷心感谢巴中市委、市人民政府机关和区县各级政府的支持,感谢各级金融机构的配合,我们将全力把这部电影拍好。”
  他代表主创团队表示,他们将不忘初心,牢记历史,铭记英雄,弘扬主旋律,发扬红军精神,砥砺前行,走好新的长征路,决心以实际行动努力把这部电影拍成精品。
  廖明和他班底成员声情并茂的发言,感染着到会的所有人员。有记者说,这哪里是个电影新闻发布会,完全是一个工作汇报会和先进事迹报告会。
  在新闻发布上,与会代表用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对廖明和他的团队以赞美。后来,有媒体在报道中发出这样的慨叹:
  “红军钱币,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精神。革命年代,炮火纷飞,一种忠于革命的信仰,让我们的先辈在那个年代,铸就了红军精神。《红军钱币》剧组在巴中市境内取材,与其说是去寻找故事题材,更确切的形容是去追寻那个年代的特殊精神。让我们共同期待这部电影吧!”


图为当年用红军发行的“布钱币”缝制的“钱衣服”。如今被政府文物部门珍藏。1935年,为策应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撤出川陕革命根据地。为怀念红军,苏区老百姓便用“布币”缝制了这件“钱衣服”予以珍藏。如今“钱衣服”已被政府文物管理部门收藏。(图片由苍溪县文管所提供)

  时间来到2019年的11月。
  11月7日,通过多方部署与演员招聘,在紧张忙碌的过程之后,电影《红军钱币》剧组在成都市高新区某酒店正式建组。
  在组建会上,廖明被推举为《红军钱币》总制片人、总出品人,杨绍友为具体制片人、出品人。会议宣布由四川一树光影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三豆影业有限公司等公司和单位为联合执行摄制出品单位。会议还任命了其他人员的在剧组的职务。
  为了拍好这部电影,出品方和制片方再次请来了执导电影《红军小学》导演子宸担纲导演;邀请川陕苏区党史专家王国旗作为顾问,人民银行巴中市中心支行首任行长吴光昕任金融史顾问。作者本人由于有28年的部队履历,懂军事,又任过中央电视台原成都军区记者站的站长被邀请为为军事指导。
  同时,他们还组建起了阵容强大的演职员队伍,启用国内优秀青年演员李乐天、余冰慧,电影《攀登者》主演完美替身孙国帅等剧组人员出任主演和剧组管理人员,电影《流浪地球》摄像师出任A机位主摄像。演员阵容除部分来自北京,大多来自四川当地。
  一切准备就绪。12月2日,廖明、杨绍友带着剧组10多台工作车,浩浩荡荡地开赴主要拍摄地--四川巴中市平昌县白衣古镇。冬日的古镇,阴雨纷纷。一大队“红军”开到镇上,给萧条的场镇带来了难得的热闹,镇上的百姓像欢迎当年红军一样,开门迎接他们的到来,男男女女女、老老少少帮助他们打扫院落,搬运“家当”,布置环境。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他们笑盈盈地说:当年的红军又回来了!”
  12月6,经过紧张的工作,电影《红军钱币》正式开机拍摄。


图为2019年12月6,巴中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邱成平在《红军钱币》电影开机仪式上讲话。(曾和平摄)

  开机当日,制片方和出品方在白衣古镇举行了隆重的开机仪式。巴中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邱成平,中共巴中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邹仁见,中共巴中市委党校原常务副校长、现市委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巴中红军文化教育学院院长王国旗,中国人民银行巴中市中心支行首任行长吴光昕,巴中市金融工作局副局长张真,巴中银保监分局工会主席、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叶君,中共平昌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袁志贤,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常务副校长李健,四川电视台新闻总监冯斌,成都日报社主任潘国义,以及电影《红军钱币》导演子宸,四川一树光影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制片人、出品人杨绍友,四川三豆影业公司董事长、制片人三郎仁青,四川仰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电影美术负责人杨亚杰,川陕苏区系列红色影视文化作品总策划、总制片、总出品人,巴中红军文化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廖明等领导、嘉宾、影视界人士及媒体记者计300余人出席了开机仪式。


图为《红军钱币》电影开机仪式现场。(曾和平摄)

  在开机仪式上,全体人员首先向川陕苏区革命先烈默哀三分钟,以表达对他们的敬意与怀念之情。在热烈的掌声中,巴中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邱成平就如何支持剧组的电影拍摄工作作了重要讲话。他首先代表巴中市委、市人民政府对《红军钱币》电影的开机投拍表示祝贺。 他说,《红军钱币》这一红色经典巨作的开机拍摄,是巴中文化建设领域的一大盛事,更是巴中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一件大事。他强调说,巴中历史悠久、文化厚重、风光秀美,尤其是红色历史光荣、红色文化资源丰富。今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调研时对从巴中走出去的西路红军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他指出,巴中境内革命遗迹众多,有“革命摇篮,红色之都”的美誉。他说,电影的开拍,必将进一步提升“川陕苏区首府”巴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他希望市级各有关部门,影片拍摄地县委、县政府全力以赴为电影的拍摄提供条件、创造条件、给予保障。他相信在全市各级的关心支持下,在剧组艺术家们的精心演绎下,一定能拍摄制作出一部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的精品力作。


图为出席《红军钱币》电影开机仪式的部分领导嘉宾共同打板。(曾和平摄)


图为出席《红军钱币》电影仪式的部分领导和嘉宾代表与剧组演职人员合影。(巴中电视台记者赵东洋摄)

  最后,邱成平副市长宣布电影《红军钱币》正式开机,他与出席仪式的部分领导和嘉宾代表共同打板,全体人员合影留念。
  电影开机仪式结束,领导和嘉宾还与拍摄地群众一起观摩指导了电影拍摄的第一场戏。由此,剧组在白衣古镇拉开了在大巴山区腹地选定的30多个场地的拍摄大幕。
  隆冬巴山,水瘦山寒。萧萧凌冽风乍起,惊鸟一片飞去,留下蹄声林间。
  在一面草木枯黄的上坡,一队衣衫单薄的”红军“牵着托运物资的马匹出现在蜿蜒的山道上。他们刚走到一道山梁,突然遭到早已潜伏在此的“土匪”的伏击,一时间枪声大作,炮火连天……这是电影《红军钱币》剧组正在导演的指挥下2020年1月5日拍摄的一段战斗的场景。


图为《红军钱币》剧照。(邓泳提供)

  他们的戏必须在冬天拍完,这是剧组的计划。自从开机以来,虽然天气很冷,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叫累。演员们背台词、练角色,扛枪弄刀,行军打仗,在枪林弹雨、炮火硝烟中穿行,形似神也似;编导和剧务人员们伴随保障、左右护航,甘做嫁衣,一丝不苟。他们斗风雨、战严寒,以红军精神拍红军、演红军,早出晚归,有时夜戏拍至凌晨。
  这是《巴中日报》记者张敬伟 12月18日探班剧组留下的一段见闻:
  12月18日是红军入川87周年纪念日。87周年后的今天,平昌县白衣古镇,寒风凛冽,电影《红军钱币》摄制组正在这里紧张有序地拍摄当年川陕苏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展经济的真实故事为题材的国内首部红色金融院线电影。
  ……
  “开机!”随着导演一声令下,身穿单薄红军军装的银行职员荣雪(余冰慧饰),在寒风中,匆忙送别红军银行行长廖福恩上前线……灯光、录音、轨道车上两台摄像机跟踪推拉,剧组几十个工作人员庚即服务,同样,衣着单薄的当地群众,静静地等候出镜,全场鸦雀无声。一遍、两遍……直至第六遍,导演子辰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张敬伟继续写到:“自开机半月来,摄制组全体演职员和后勤工作人员,弘扬红军精神,战胜困难,每天早上7点开机,直到晚上10点才能结束。记者探班看到,在吴家大院,拍摄雨中剧,两台洒水车,浇注瓢泼大雨,身着单衣的演员们周身像结了一层冰,没有一个人言苦,更没有一个人退却。”


图为演员余冰慧接受记者采访。她表示,一定要以红军精神演红军。(曾和平摄)

  来自山东的00后演员余冰慧对记者说:“虽然天寒地冻,天气格外寒冷,联想到87年前的今天,红军也是冒着漫天风雪,翻越大巴山进入四川通江两河口,建立了红色政权。我很高兴出演女红军,我要发扬当年红军精神和顽强坚定的作风,以一颗感恩的心,演好红军故事!”
  “演员组、导演组、摄制组、服装组、美术组、道具组、录音组组组辛苦,他们追求的是职业操守,追求的是作品的完美呈现。制片组、灯光设备组、、后勤组、生活组组组辛苦,他们追求是保障到位,追求的是合作的精诚愉快!”导演子宸如是说。


图为《红军钱币》电影剧照。(曾和平摄)

  演员们如此,导演子宸如此,制片方、出品方负责人廖明、杨绍友、杜江海、三郎仁青、杨亚杰、邓泳也是如此。自从开机以来,他们经常工作到通宵达旦,从来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蒋栩林负责影视资料的收集,白天全程跟进剧组,晚上回来还要拷贝当天的视频之凌晨,天天如此毫无怨言。赵刚祥、赵安祥俩兄弟负责后勤物资收借,天天与当地百姓打交道,做到物资清楚,有借有还,以良好的信誉赢得群众的高度信赖。冯建群这位做事风风火火、干练泼辣的女子,不仅是杜江海的“贤内助”,而且还是制片组有名的“高参”,此外还开着自家的越野车义务保障制片组的同志们出行,在挂在大巴山悬崖峭壁的羊肠山道上天天来回穿梭如流星,她的辛苦程度,连男同志都自愧不如。


图为《红军钱币》电影剧照。(邓泳提供)

  身甲6旬的廖明,几十天来一直跟班在剧组,跟夜戏,督安全,当服务,拉赞助,受严寒导致肺部严重感染,他没有告诉剧组任何人,直到累倒在拍摄现场,就是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在病床上的他,只要病情稍有好转,他就一手输液、一手拿着手机遥控指挥剧组工作。他听了从拍摄现场回来的记者,不住地夸奖剧组敬业精神后,无不感慨的说,“他们之所以如此,因为他们记住了“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16字红军训词,只要有了这种战胜困苦的红军精神,不仅能把戏拍好,他们也将在人生历程中受用一生。”


图为《红军钱币》电影剧照。(邓泳提供)

  “最令剧组感动的还是‘根据地’的政府和人民群众无私奉献的支前行动。”现场制片邓泳向记者发表了这样的感叹。是的,自开机之日起,巴中市、平昌县、通江县、南江县的党政导和机关、金融系统及拍摄地乡村镇等始终关注和支持着着剧组,相关公安、消防、景区等部门始终做到了随叫随到、全程保障。在他们的带动下,当地老百姓也自觉的行动起来。在拍摄中急需当年的道具,一声吆喝,数十至上百个老百姓就扛着农具,牵着牛、马,提着瓜果、抱着鸡赶到现场,等候导演随意调遣。由于是本乡本土、许多都是当年就地参加红军的后代,有的还干脆义务当起了技术指导,现场纠正起演员的穿戴和教授对器具的使用的方法。


图为《红军钱币》电影剧照。(邓泳提供)

  “当地群众真的是太热情了!” 邓泳说。没到剧组在古镇上拍摄室内和街道戏的时候,老百姓在场外准有早就准备好了供剧组歇息用的凳子和热气腾腾的茶水。他们回到住处房东就给我们送来了滚烫的开水,烧起熊熊燃烧的柴火,我们真切感受到老区人民的温暖、淳朴和热情。
  “我们剧组一开始我就要求全体演职人员发扬红军精神,与群众打成一片,视他们为亲人,就一定会战胜一切困难。戏里戏外我们要的就是这种真实再现当年老区军民团结如一人的可贵精神,以告慰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们!”廖明充满信心的坦言。
  《红军钱币》,拍摄46天里,巴中近万人次的当地百姓还生平第一次当了一回剧中的群众演员,有的还担负了小角色。他们说,过瘾!


图为扮演《红军钱币》电影中的当地群众演员。(邓泳提供)

  如今,剧组已收兵。制片人和出品人杨绍友说:“讲好红军故事,讲好根据地的故事,我们才完成了一半的工作,接下来,我们将转入紧张的后期制作之中。《红军钱币》这部电影的初衷是向国家和民族献上一部纪念文献,是向全国金融系统干部职工和观众奉献一份健康心灵的精神食粮,是对红军英雄和革命先烈的感恩和致敬,是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上一份纯真的厚礼!”

  【本文作者曾和平,男,四川巴中人。报告文学作家,电影《红军钱币》军事指导。曾任成都军区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中央电视台驻成都军区记者站站长。从军28年,陆军上校。期间,荣立二等军功1次、三等军功9次,获得“成都军区四川汶川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服役银质纪念章、中国人民解放军执行重大任务纪念章】


图为电影《红军钱币》海报。

路过

雷人

握手
2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该文章已有2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引用 肖茜 2020-2-19 16:27
      和平鸽: 感谢尚举战友和未曾蒙面的杨凤梅、肖茜两位老师的辛劳!写作此文,是为了结合红四方面军在巴中的历史为年前投拍的我国首部红色金融题材的电影《红军钱币》写个侧 ...
      山河璀璨,烈士不朽。先生不必客气,期待《红色钱币》上映  
    • 引用 和平鸽 2020-2-17 00:53
      感谢尚举战友和未曾蒙面的杨凤梅、肖茜两位老师的辛劳!写作此文,是为了结合红四方面军在巴中的历史为年前投拍的我国首部红色金融题材的电影《红军钱币》写个侧记,也算是对包括四川文化网在内的所有关心、支持的各级领导、有关部门和文化界、演艺界、教育界、金融界、新闻界的朋友们,以及辛劳的剧组全体同仁的一个交待,同时也是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红四方面军的这支部队,特别是牺牲在巴中、牺牲在长征路上、牺牲在河西走廊的烈士们一个交待!由于多种原因,拙文错误再所难免,敬望批评指正!

查看全部评论>>

上一篇:
讲好红军的故事,讲好根据地的故事(上篇)发布时间:2020-02-16
下一篇:
匠大不斫 自然为归 | 艺林巨子曾默躬印艺发布时间: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