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陈宇康:繁花之中再现繁花——读赵秀文花卉摄影作品

原作者: 陈宇康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陈宇康 文/赵秀文 图

  透过共同工作室的窗口,望下去正是人民公园色彩斑斓的后花园,阳光从窗口温柔地流进来,一只叫咪咪的金黄色的猫蹲在窗台上,凝视着公园的美景,我惬意地坐在窗前欣赏赵秀文拍的繁花系列……

赵秀文繁花系列一

赵秀文繁花系列二
  当我因“抗疫”而宅在家里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想起当时的场景和现实的抗疫气氛真可谓大相径庭,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生活还得进行下去,只是在心中祈祷,洒满阳光的日子早日回来!其实透过赵秀文的若干影像,可以看出他是一位非常热爱生活,善于发现生活之美,同时很有自己个性追求的艺术家。

赵秀文繁花系列三
  那天我将赵秀文刚整理出来的花卉系列,读了一遍又一遍,这种感觉更加强烈。赵秀文镜头下的花,不是插在花瓶里的花,插在花瓶里的花,在西方叫静物,英语一词为still-life本意是“死去的生命”。而赵秀文镜头下的花卉却都是信手拈来,或千娇百媚,或含苞待放,或婀娜多姿,或素颜清雅,暗香浮动,哪怕是一株野草,一片秋叶,也野趣横生,尽显生命的活力,看似平凡的画面,一旦经过镜头的诠释,便觉是充满情感的绽放,因而感动着我们,让我们想起唐诗宋词中咏花的许多经典--“花自飘零水自流”“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当然更会想起“美人如花隔云端”“名花倾城两相悦,常得君王带笑看”。的确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女性与花一样都是愉悦的对象。

赵秀文繁花系列四
  而西方人则喜欢从植物学的角度赋予花的特殊意义,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因此也就成了许多西方艺术家对性与欲望的隐秘表达,如美国的著名摄影家罗伯特·马普勒索尔普,日本的荒木经纬都喜欢用象征的特写手法来拍摄花朵,荒木经纬自述,拍花的时候我会接上近景镜头和闪光灯,渐渐逼近花蕊……因而他镜头下的花朵总是带有隐喻、象征以至于嚣张的色彩,让人产生性的想象与联想。于是我们又不能不想起女性艺术教母朱迪芝加哥,他曾在康奈尔大学做过一次演讲,“艺术中女性的庆典”,均与花朵与女性的生殖器官相关。难怪有人曾说:把花作为人格象征的是中国人,把花看成生殖器的是西方人,把花画得能招蜂引蝶的是写实主义,能从花的颜色中看到阳光的是印象派,声称要画花的细胞的是现代主义,试图画出花的基因的则是后现代主义者。而我在这里却想说赵秀文镜头下的花朵则是平凡生活的美好诠释,是生命美好的抒情小诗。透过镜头,我们能看到纯净的自然,斑斓的花园,或飘逸,或华美,或典雅,或野逸,或荷风送香,或竹露滴翠,无论是阳光下的张扬与傲慢,或弱光下的低吟与浅唱,亦或不被我们轻易感触过的一片秋叶,一株野草,她们所透露出的生命的气息和艺术家心中人文的自然都是能触动我们内心的情感波澜,无论是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是在抗疫宅居的阴霾日子,活着是多么的美好!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我们之所以可以被这些作品所感动,有一个根本原因,即艺术家不是用肉眼来看世界,而是用心灵之眼来阅读世界,不是用硬件设备或者技术来诠释自然,而是用一生的学养与人品来感悟世界,把自己个性灵光投射到镜头下的万事万物因而才能捕捉到那稍纵即逝的美,并赋予它以人格和生命,以至达到“繁花之中,如何再现繁花”。

赵秀文摄影作品欣赏




工作中的赵秀文

  赵秀文,男,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广告摄影学术委员会主席、四川省蜀蓉摄影协会秘书长;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摄影家协会摄影函授学院特聘教授。1981年开始从事专业摄影,1989-1992年留学日本,就学于九州产业大学艺术学部摄影专业。1992年受聘于日本福冈市阿部广告摄影株式会社,任摄影师。1996年归国,任共同摄影图片工作室摄影总监。作品曾经多次在国际国内获奖和发表,并被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获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荣誉称号,获中国摄影家协会摄影函授学院优秀教师称号,多次担任各种影展评委和策展人。
  2014年个展《身体的云烟》文轩美术馆;
  2015年两人展《前世今生》成都太古里广东会馆;
  2015年两人展《前世今生》日本东京日中美术馆;
  2017年个展《法界蓮舟》浙江舟山美术馆、普陀山普陀书院;
  2019年个展《汉风藏韵》成都市美术馆。

  作者简介:陈宇康,男,满族,1956年生于古城成都。四川省新文人画院艺术顾问,画家,美术评论家,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巴蜀画派促进会理事,曾默躬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曾默躬艺术馆执行馆长。
  游学欧洲时的陈宇康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