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邓代昆 | 《观桃花行》

原作者: 邓代昆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编者按:一篇邓代昆旧文,记成都龙泉驿观桃花故事。原载《四川文学》,后被收入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之《当代四川散文大观》第二辑中。忽忽又是人间三月,料峭春风,剪破桃蕊,龙泉山中,想必已是叠翠堆红。

  “不是爱花即欲死,只恐花尽老相催”。
  每至春二、三月,阳和破寒,在桃花含笑,梨花绽雪之时,到龙泉镇观桃花,近年已成为成都地区四方游人的赏春盛事了。
  我们赏花队伍的汽车在行至城郊时,忽然离开高速公路,驶进洼洼坎坎的龙泉老路。车颠簸着,发出吱吱呀呀毫无节奏的辗压声。我眯缝着双眼,仰枕在椅靠上,我依稀感觉着我是躺卧在一叶野渡自横的扁舟上漂流。一种如梦如幻般晃晃悠悠的感觉包裹着我,这感觉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迷离、柔韧和缠绵。又在依稀间,我嗅到了一阵阵袭人花气的芬芳,我睁开眼,车窗外,淡洁如洗的春阳,把多少天来乍暖还寒的季候驱赶得无影无踪。那些在惠风和阳光中舒展开来有如黄金般耀眼的大片大片的菜花,掀起阵阵花浪,把无数田垅阡陌都一齐消失在它的浪底。车内,队友们在闲聊着、吵嚷着、嘻笑着、私语着。车轮依然在不厌其烦、永无休止地重复它的单调的无节奏的辗压声。

  我又闭上眼睛,重新去感觉我的扁舟。慢慢地,我思想的扁舟也开始解缆了,迅速地撑划开去,逆流而上,楫荡在古老历史的悠长河道中。
  朦胧中,一把玲珑别致摺子扇儿横置入我的眼帘,这是一把非同寻常的扇儿。我分明看见扇面上桃花点点,殷红溢出。我又看见那殷红腥色的桃花原本是人的血迹补缀而成。这血是一个女子的血,一个孱弱的风尘女子贞纯烈性的血。透过这些血色的桃花,我看见了那个风雨飘摇的南明小朝廷的骄侈淫佚、腐朽黑暗,就是这个“舞袖金谷”,“歌声凤台”的小朝廷,在一片笙歌嘹唳中,残害着“复杜”文人的忠魂赤骨,却屈膝丧胆于清军的铁骑。我还分明看见了这个小朝廷在这溅血的桃花扇底,伴和着一个女人悲愤的呜咽,最终埋葬了自己凶残而朽弱的灵魂。

  啊,这似乎令人太感沉重了些。思想的舟楫向前驶去,在不期而遇中,我撞进了一个诗歌照耀的时代。
  这是唐宪宗元和年间某年四月的一个早晨,清越的梵钟划破了庐山群峰和天空的沉寂,林壑在深梦中苏醒,山鸟啁啾着,预示着一个喧闹世界的即将到来。在湫涧幽隘下,在晨雾湿漉的窄窄磴道上,一队气喘吁吁的行人正趁着晨曦的微茫拾阶前行着。许多时间过去了,山岚把朝暾托上了天穹。钟磐声近了,木鱼声近了,诵祝声近了……。终于,在云烟缭绕中出现了一座红墙峻脊的寺院,这是一座晋代僧人遗造的禅林——大林寺。此时的大林寺,正被乱红飞动的桃花蔚卫覆盖着。据说大林寺的闻名遐迩,倒不是在于它的威灵,而是在于它的桃花。而它的桃花的闻名遐迩,又不是在于它的丰艳出奇,而是闻名于它的迟到的花期。面对着这万朵浓芳,满树红云,这队疲顿不堪的行人却目光铮亮地止步下来,疲顿没有了,精神振铄了,在一阵俯仰低昂声中咨嗟开来。他们正是冲着这桃花才千辛万苦跋涉而来的。此时,在他们中间出现了一张睿智、憔悴、善感的面孔,他便是那位新谪江州司马的先生。不想在万花纷谢的人间尚有这样一处春风独拂的胜境,他实在无法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他高声朗朗,吟唱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吟毕,眼中盈满了涔涔的泪水,泪水滴湿了身上的青衫,他的声音和大林寺的桃花一起回旋舞蹈有,这声音中隐秘着一个孤臣孽子难以言传的复杂衷肠和慰藉。而这位江州谪臣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他的这一番吟唱,却让大林寺桃花流芳了千古,惹发了后世多少墨客迁臣们的心随情往,梦魂牵牵。

  大林寺的钟磐声渐渐隐设。
  倏忽间,我的眼前显现出了一幅平畴如云,阡陌交错,炊烟袅袅,犬吠声声的太平图画,它宛若用淡抹轻染的水墨写成。这是唐代都城长安郊外的南庄乡村。一位春风著意,兴味怡然的贞元新科进士,信马得得,正在向着一座篱落疏疏的庄户人家走去。他驻脚下马,篱落内,茅舍如新,净扫无尘,树石掩映,花光明瑟。他轻叩门扉,在吱呀声中,门扉轻启,渐露出一个小女子的头来,女子身后映送过几株桃花,小女子微笑着,她那醇美的笑靥,豆蔻的芳华,衬映着烂熳的桃花,在融融春风中散放着一股清纯的青春之美,他迷醉了……。此后,再没有什么东西能象这天造尤物的画卷更能感动他。于是,到了第二年的这一天他去了,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春风依旧,物是人非的场面。在紧闭的门扉后,只给他留下了一树独自开放的桃花和无穷无尽的相思。“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手握着墨迹未干的诗笺,他匍匐在门扉上,一刻、一刻、又是一刻,暗色的夕阳在无语的群峰中坠落下去。

  我的心随着那夕阳坠落下去,再已没有了耽留下去的勇气。我鼓满风帆,飞快疾驰过四百余年的悠悠岁月,靠舟于东晋风流的宴饯之所——桃叶津渡。送行的骊歌正从江面飘来,那歌声缱绻而悱恻,怨慕而缠绵。唱歌的是东晋望族王氏门中的一位绝世才子。他卓立江岸,神色凄然,手挥目送着渐已远去的行舟,那舟上有她心爱的女子——桃叶。终于,噙不住的泪水滴落在飞起的大氅上,他又唱了起来,他还要为他心爱的人儿唱上一段心中的恋歌呢:“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揖,但渡无所苦,我自相迎接。”白云悠悠,江水悠悠,他把一个期待送给了万古的云水,再把一个希望,送给了万古的桃叶们。
  回舟吧,我告诫自己。我调转轻舟,在群山万壑中开始去寻找晋代那个渔夫留下的美丽的故事了。
  穿越过渔夫所说的洞口,我找到了千古谜雾的桃花源。这里桃林如织,桃花如绣,日月如旧,溪山依然。这里没有集市,不知什么是金钱,没有窃贼,不知什么是盗泉,没有长官,不知什么叫威风、阿谀……。这里,男樵女桑,男耕女织,少有所养,老有所归,自给自足,自适其乐,真真好一个凉热同温的大同世界啊。

  当我的思绪尚痴迷留连在桃花源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中,一阵喧闹陡然把我唤回,原来,车已行进在龙泉镇书坊村的桃花林道中了。啊,只好把我心中李白的、杜甫的、李贺的、元稹的、刘禹锡的、苏轼的、陆游的、杨万里的……,关于桃花的故事,都打住吧。
  汽车在桃林道上缓缓行进。
  “东风昨夜醇如酒,吹得桃花满树开”。车道两边,满眼是灼灼其华的夭夭槐花,铺天盖地,俨乎是从天而降。紫陌红尘中,到处是队队列列的游春士女们,衣履华侈,红绿竞逐。透过那张张脸谱,那嬉笑、那沉醉、那痴迷、那疯傻、那怅惘、那凄然、那失落、那严峻的种种神情,已经足以令人惊讶地感觉出眼前这片桃林所包孕的神秘力量来。
  车终于停了下来,队友们急急向桃林深处走去。此时,谁又能猜得透谁的心思呢?谁又敢说谁不是在寻找呼唤着他们心中自己的大林寺、桃花源、都城南庄、桃叶津渡呢?

~~~~~~~~~~~~~~~~~~

  邓代昆,四川省新文人画院首席顾问。
  历仼成都市博物馆研究部主仼、学术委员会主仼,现为成都博物院书画艺术院院长,成都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成都市“非遗”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与此相关社会兼职: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原四川省楹联学会常务理事。
1

路过

雷人
1

握手
2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1 阅读1294 回复0
上一篇:
郭增辉 | 北京满井见闻发布时间:2020-03-13
下一篇:
吴向东 | 《2020年春天的畅想》发布时间:2020-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