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无问西东——记台州市椒江区东西扶贫协作援教老师群像

原作者: 税清静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四川报告 援建风采】
   
  “无问西东”也是一种青春态度,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面临纷繁的选择,受到万事万物的干扰和阻碍。无论外界的社会如何跌宕起伏,都对自己真诚,坚守原则。内心没有了杂念和疑问,才能勇往直前,无问西东。
——题记


  2020年5月4日,五四青年节之际。CCTV-6电影频道有一档《青春诗会》的节目,表彰当代年轻人的付出、担当。金志坚老师作为台州市椒江区帮扶峨边县的一位90后援教老师,接受了栏目组的视频连线采访,央视节目组还特意请专业团队来记录金老师在日常教学工作中的镜头,以及他去觉莫乡中心小学送教时和孩子们交流互动的镜头。

引子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再没有心的沙漠,再没有爱的荒原,幸福之花已处处开遍……”
  这是2019年5月30日,艳阳高照,峨边彝族自治县的县街小学“六一”红毯舞台上。舞台后方是一群身穿红衣裙的孩子在伴舞,舞台中央两位身着白色纱裙的“母亲”和一个同样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生,正在倾情献唱《爱的奉献》,孩子的童音虽然不够字正腔圆,稍显稚嫩拘谨,但情感真挚饱满。此时,她的眼里已经泪花盈盈。女孩的左边是她的妈妈欧燕,右边是她的另一位“妈妈”,来自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的援教老师苏丹丹。一首歌唱完,女孩和她妈妈已经泪流满面,哽咽得几乎不能谢场。这特殊的组合,这心灵的歌唱,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位家长,也感动着县街小学的师生。全场爆发出长时间的掌声,“这个几年都不说话的‘哑巴’娃娃,居然开口唱歌了?”大家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大家不约而同用手机记录下那感动的一刻,很多老师眼里含着泪花,见证了那种不可能。

爱的奉献

  小女孩的名字叫鲁小伊(化名),彝族,2009年出生,爸爸是一名乡镇干部,妈妈是一名乡镇卫生院护士。由于爸爸妈妈工作都远离县城,小时候,鲁小伊主要由爷爷奶奶照顾。一开始,大家以为鲁小伊比别的孩子发育晚说话慢,也没太在意,可是,一转眼两三年过去了,鲁小伊都四岁了,还是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用语言与家人正常交流。爸爸妈妈这才慌了神,一家三口从此走上了求医问药之路。从县医院到市医院,中医到西医,内科加外科,最后是专科医院。“该请的神也请了不该拜的佛也拜了”,可是鲁小伊的状况并没有什么好转。最后,他们又来到了省城,在最权威的儿童医院成都华西附二院查出自闭症倾向,感统失调。在西南儿童医院查出智力偏低。不死心的妈妈又带着女儿到省外求医,在重庆儿童医院查出选择性缄默……
  所有医生都说,孩子这病无药可医,只有父母多陪伴。鲁小伊妈妈在离家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峨边县宜坪乡卫生院当护士10余年了,她不可能带着孩子去上班,也不可能离开医院回家专门陪伴孩子。鲁小伊的爸爸这几年参加脱贫攻坚,作为基层干部那是一天当两天用,一人干几人的活,他更不可能照顾鲁小伊。因此,鲁小伊小学前还是只有奶奶带她,爸爸妈妈都天天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期望她能尽快好起来。
  后来,有好心人建议,应该送鲁小伊去特殊学校上学,因为特殊学校才有专业老师来教像她这种孩子。鲁妈妈便带着鲁小伊也带着满心的希望,去寻找朋友口中的特殊学校,在乐山市找到了一个特殊学校,进去了一看,全都是比鲁小伊严重的小朋友。老师给鲁小伊测试了一下,告诉鲁妈妈说鲁小伊的情况比其他小朋友轻得多。鲁小伊看到那些小朋友就被吓坏了,她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妈妈,鲁妈妈觉得不能把鲁小伊放在那里,心一软,就直接带着鲁小伊回来了。
  好不容易到了读小学的年龄了,可鲁小伊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在童仕林校长亲自关心下,县街小学以宽阔的胸怀接纳了鲁小伊这个“特别”的学生。但时,鲁小伊仍然没法融入正常的学习生活之中。一年级的时候,有老师又劝鲁妈妈,鲁小伊不适合上普通小学。鲁妈妈再次到乐山找到另一所特殊学校,但是那里只收聋哑人,而且必须有残疾证,没办法,鲁小伊只有继续在峨边读书。鲁小伊一年级的作业只要鲁妈妈在家都得辅导,二年级以后因为精准扶贫和工作加重,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辅导她了。正当鲁妈妈不知如何是好时,老天爷给鲁小伊送来了另一位“妈妈”,她就是从台州市白云小学到峨边县街小学援教的苏丹丹。鲁妈妈说,如果不是苏老师,没有苏老师的爱和奉献,可能鲁小伊会越来越不说话,这辈子可能就毁了。

大手牵小手

  早在1996年,中央就确定东西扶贫协作结对关系,9个东部发达省市和4个计划单列市与西部10个省区开展扶贫协作,从此浙江便与四川结成了对子。2016年12月7日,为全面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和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精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得到进一步加强。
  祖国东部城市台州,地处浙江省沿海中部,东濒东海,南邻温州,西连丽水、金华,北接绍兴、宁波,是我国东部沿海较发达城市之一。
  祖国西部偏远县城峨边彝族自治县,隶属于四川省乐山市,地处西南小凉山区,是四川省88个扶贫重点县和45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彝区、山区、贫困地区三重叠加,贫困程度较深,2014年全县精准识别省定贫困村106个,贫困人口中7977户28491人,贫困发生率队3.16%。2015年底全县有贫困村106个、贫困人口5546户17708人,贫困发生率14.4%。
  台州市与峨边县相距两千多公里,中间隔着江苏、安徽、湖北、重庆等几个省区。随着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步伐进一步加快,台州市与峨边县得以牵手结对,共同向贫困发起攻坚战斗。峨边县在得到浙江省台州市医疗、卫生等方面援助的同时,教育事业也得到了台州市的大力援助。
  台州市椒江区区委书记陈挺晨和区长吴华丁,都非常重视东西扶贫协作工作。2018年6月,区教育局便给峨边县县街小学派来了第一批援教老师,苏丹丹和叶子莹。于是,鲁小伊有幸成为了苏丹丹老师的学生。
  在县街小学读书以来,鲁小伊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无微不致的关心和照顾,但是没有人听到过她说话,就算她有时候想跟同学老师们交流,反映在行为上都会让人感到有点激进。之前,鲁妈妈也有过想让鲁小伊去学跳舞画画,但是她很抗拒,要不就是不动,要不就是哭,根本不愿意学。后来鲁妈妈又教过她弹琴,对于弹琴她倒不怎么抗拒,而且听几次就能弹出来,当时鲁妈妈也没太在意,只是觉得她比较喜欢,由于工作忙且自己能教的音乐知识有限就没再教,她也不会表达她的喜好,就作罢了。
  但是苏老师,却在县街小学众多的学生之中发现了“特殊”的鲁小伊。苏老师在上音乐课的时候发现鲁小伊对钢琴很感兴趣,老师弹的时候她都很认真的在看,苏老师让她弹,发现她听过几次就能弹出来,觉得鲁小伊对钢琴很有天赋,于是对这个“特殊”的孩子呵护有加。鲁小伊在外观上是注意力集中时间短(对事物只能关注一两分钟),无法系统接收外界信息,交流困难,智力比其它孩子逊色。再者,鲁小伊很少开口说话,平时说话嘴总是张不开,苏老师便一个音节一个字的打开鲁小伊的嘴巴教,让鲁小伊摸着她的嘴巴说话。鲁小伊说话声音小,苏老师就用手握成拳头抵着鲁小伊的腹部,教鲁小伊用腹部发声。哪怕鲁小伊一节课能多说一个字,一天能多说一句话,苏老师就这样坚持着,除了音乐课的“故意”为之,苏老师还利用课间操,中午休息时间,进行各类“有心”而“无意”的训练……苏老师知道,到目前为止,自己的钢琴和音乐是打开鲁小伊嘴巴的唯一钥匙。本来苏老师只来峨边援教一学期,为了让鲁小伊通过钢琴开口说话,她又主动申请延迟了一年回台州。
  县街小学的校园里,经常能看到这“一大一小”手牵手的背影……一天,一周,一月,不知不觉一年就要过去了,鲁小伊在苏丹丹老师的“陪伴和诱导中”华丽蜕变……她战胜了病魔,战胜了自己……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曾经的鲁小伊孤单地站在晨雾里,寻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是苏丹丹老师帮她驱散了迷雾。如今的鲁小伊,站在舞台中央,朝阳迸发出的万缕金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她笑着唱着……苏老师的笑颜,一定会永远定格在鲁小伊的心里!苏丹丹的名字,一定会刻在峨边人的记忆里!苏丹丹在大山里演绎着属于她的无悔人生。因为来过,所以懂得;因为有爱,所以慈悲。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爱与音乐让一个缄默的孩子开口唱歌,无数的朋友圈转载了这一消息,爱真的创造了奇迹!

后排从左到右,鲁爸爸,鲁小伊,苏老师,鲁妈妈,前排鲁小伊的弟弟,鲁小伊的同学乔小洋。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有谁看出我的脆弱。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谁在下一刻呼唤我?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 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这是鲁小伊的心声,也是他们全家人的心声。2020年1月11日,听说苏老师真的要回台州市白云小学了,一家人赶紧制作了一面锦旗在大渡河边送给苏老师,鲁小伊还邀请了她的好朋友乔小洋为见证人,他们将千言万语的感谢化成了一句话:“人间天使 最美园丁”。
  感恩的可不止鲁小伊一家人,孩子们除了把援教老师牢牢地记在心里,更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老师们的爱。教师节、三八妇女节、彝族年前,孩子们都自发给老师们送上鲜花、祝福和问候,自己动手为椒江帮扶教师们制作精美的贺卡,写上真诚的祝福语,以此表达对远道而来的老师的尊敬和感谢!

从台州到峨边

  2018年初,金志坚老师曾看了一部,由章子怡、王力宏、黄晓明、张震、陈楚生五大明星联袂出演的电影《无问西东》,讲述了在大时代背景下感人至深、跌宕起伏的青春故事。这部电影对金志坚触动很深。在138分钟的电影中,划分出来了四个时代背景,以及四个互相独立,又相互承接的故事,在每个故事中有着更多的番外小故事,而所有故事最终不约而同般地扣住了电影的主题。尤其是电影片名,“无问西东”出自己清华大学的校歌,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听从内心的指引,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勇往直前,无所顾忌。
  人生,往往有很多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都与时代背景不可分割。随着“东西扶贫协作”的强力推进,金志坚被选拔到四川乐山参加支教育工作。当初看电影《无问西东》时,他何曾想到,一年后,自己会融入全国脱贫攻坚大时代背景之下的“东西扶贫协作”工程,尽管自己家人反对,女朋友因此告吹,最终,金志坚还是选择了勇往直前“无问西东”。2019年2月,带着满腔的热情,金志坚踏上了飞往西部的成都的航班,尽管对前方的目的地一无所知,但他不断告诉自己:“我是去践行教育初心的,我是去经历一场炼心之旅的”。

峨边县街小学校长助理金志坚送教下乡(摄影:郑海红)

  金志坚出生于1992年,是典型的90后,家庭条件和成长环境不错。金志坚父亲一名高级技工,自古以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台州靠海,航运和造船发达。金志坚的父亲便在造船厂工作,他不光有技术还有头脑,在帮别人找工作同时,他自己也承包一些造船的业务出来,自己给别人当老板,家庭收入比较殷实,小日子也算过得不错。所以,金志坚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大学毕业就参加了工作。他学的是师范教育,父亲希望他好好读书好好工作,给家里的妹妹做好榜样。本来金志坚的父亲和母亲看到儿子工作已经稳定,并与女朋友出双入对,以为一两年内,自己就可以实现娶儿媳妇,抱孙子享受天伦之乐了。谁知道,儿子却宁愿放弃女朋友,也要跑到遥远而偏僻的四川大山里去参加什么东西扶贫协作,这才真不是个东西。
  老两口在心里骂了无数次,但最终还是把儿子送上开往温州机场的汽车。因为他们知道,没有大家,哪来的小家?扶贫是国家大事,就跟儿子一同到四川扶贫援教的,还有椒江区两位老师,其中还有一位女老师呢?人家女同志都能去,自己儿子为什么不能去呢?女朋友吹了再找就行了嘛。
  坐在从温州飞往成都的飞机上,金志坚不断回想与女朋友相处的日子,他不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就此告吹,但是女朋友带着哭腔的话却一遍遍回响在自己耳边:志坚,从国家大义上讲,我支持你的选择,但是,从个人情感上讲,我不支持你去四川。毕竟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我只想过朝朝暮暮的日子,我无法过没有你的日子。是走,是留,你自己取舍吧!
  女朋友的眼泪没有留住金志坚,同样,女儿的深情呼唤也没有留下曹贝芬。曹贝芬个子娇小,皮肤白嫩,往人堆里一放,就像一位标准的四川妹子,当然不是峨边本地的四川人,峨边本地人多粗犷豪迈。曹贝芬是今年才到峨边来的,她是音乐老师,想来她应该是来接替苏丹丹的任务。鉴于苏丹丹与鲁小伊的特殊师生关系,鲁妈妈有些担心,鲁小伊的情况会不会因为“苏妈妈”走了,而发生反复?但是,鲁妈妈的担心显得有些多余,一是鲁小伊已经基本康复,二是曹老师本身也是一位妈妈,一说到孩子,她的两眼就放光。

峨边县街小学副校长张波批改作业(摄影:郑海红)


  春节期间,跟全国人民一样,曹老师一家人也在家里自我隔离躲疫情。一天,当她看到教师微信群里面,椒江区教研员发送了一个启示,说征集到四川乐山的援教老师。从没到过四川的曹贝芬心动了,乐山大佛、峨眉山不就在乐山吗?躲疫情在家里快关“疯”了,曹老师恨不得马上飞到乐山,但是她很快冷静下来,援教可不是出去旅游,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得跟大家商量商量。
  曹贝芬的老公叫吴静,是当地电台一名记者,他常年在外见多识广,一听说教育局派人到乐山,参加教育扶贫,他非常肯定地告诉曹贝芬说,他支持她去援教。于是两口子又去征求父母意见,没想老两口更干脆,连后顾之忧都给她解决了,一张口便是:“放心地去参加扶贫吧。没事,小孩交给我们带!”
  这等于给曹贝芬吃了一颗定心丸,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家庭成员的意见没有征求呢,这个重要人物就是她那上幼儿园大班的女儿。
  “宝贝,妈妈想告诉你一件事,妈妈要去四川工作一个学期。”
  女儿睁大了眼睛,因为从小到大,女儿都是曹贝芬自己带着的,显然女儿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在开玩笑,曹贝芬看着她的眼睛,肯定地点了点头。此时,得到了肯定答案的女儿一瞬之间,两眼顿时失去了光亮,两个嘴角下撇,小胸脯不断起伏喘着粗气,紧紧地咬住嘴嘴唇,半天才小声说出一句话来:“妈妈,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曹贝芬鼻子一酸,一把搂住女儿:“宝贝,妈妈不是不要你,是那边还有很多孩子需要妈妈的帮助,妈妈要去教他们唱歌,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峨边县街小学语文教师郑海红上公开课(摄影:柯学斌)

  女儿想了想,终于收住了眼眶中的泪水,说,“那好吧!你去教他们唱歌吧!”
  但是,尽管嘴上同意了,可女儿心里也是老大不情愿,她时常纠结着矛盾着,吃饭不香睡觉不好,睡觉得抱住妈妈,生怕一睁眼,就看不到妈妈了。
  曹贝芬只得一次又一次给女儿做思想工作,告诉她妈妈是去帮助别的小朋友,很快回就会回来的,并许诺到了四川会天天与她视频通话,这才让女儿放了心。当然,做妈妈的得说话算话,现在曹老师再忙都得与女儿视频一会,每到要说再见时,女儿都在那边撒娇:“妈妈,再说一会儿吧……再说一句,好吗?”挂断手机,曹老师都得缓上好一会,才能将自己的心收回来,重新放到峨边的小朋友身上。
  有孩子的牵挂多,没孩子的同样有牵挂,跟张波和金志坚一批来的郑海红,到峨边已经一年多了,还没走出过乐山呢。还没结婚的郑老师,天天被父母催婚催得头都昏了,原来以为从台州到四川,出来多走走,多看看,说不定还能看上对眼的,找个四川女婿的,哪知道来到峨边后,就被“关”进了大山里,仅县城到乐山市一百公里的路程,由于全是山路,加之现在修高速高铁,正常情况都得坐两三个小时的车,不正常情况得走四五个小时也未可知,看来一见钟情找四川女婿的想法是要落空了。
  在峨边县街小学援教,挂职当副校长的张波,也是援教老师中的大哥,他说来援教一年多了,最远只到过二十多公里外的金口河大峡谷,连大瓦山也没上呢?当然,大峡谷也只是走马观花,只看了个表面,山没有爬、谷没有钻。当然,从台州来乐山援教,本身也有纪律,一是安全,二是安全,三还是安全。作为大哥,保护好照顾好大家是他的责任。而援峨老师队伍里面的“幺妹”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台州援峨老师队伍里面的“幺妹”是96年出生的汪雨轩。今年春节过后的一天,汪雨轩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问她愿不愿意到四川工作。一开始,她以为是骗子行骗,差点直接把电话挂了,此前她并不知道东西扶贫协作这回事,因为国家施行东部对口帮助西部扶贫那年,她才出生嘛。

椒江援峨教育团队5名小学教师(摄影:海来乌前)


  幸好汪雨轩那天没有直接挂断那个电话,而是选择了听完对方要表达的全部内容。对方自称椒江区教育局人事科的谭干事,他在电话里说,台州对口帮扶乐山,要抽调教师到四川援教,问汪老师愿不愿意去?汪雨轩一时拿不准这事,便说需要征求家人的意见。汪雨轩家里就她一个孩子,父亲是位小学数学老师,没想到教了30年书的父亲竟然鼓励女儿,应该来四川援教,一是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二是可以帮助到别人,三是还能锻炼锻炼自己。有了这三条理由,汪雨轩决定报名来乐山援教,来之前听说分配到了县街小学,汪雨轩从网上得知,乐山除了有大佛有峨眉山还有很多美食,她从小喜欢小吃,便在乐山市地图上查找县街小学的位置,提前做个功课,看看县街小学旁边都有什么好吃的。因为之前一直说是到乐山援教,谁知查了半天,乐山市根本就没有一个县街小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才查到,离乐山市很远的偏僻大山里,峨边县有一个县街小学,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真心援教不辱使命

  峨边县街小学是一所窗口小学,坐落在县城中央,全校1710名学生,教师队伍资源十分匮乏。2019年2月,与金志坚一起从台州来峨边援教的,还有张波和郑海红。张波虽然挂职峨边县街小学副校长,但是他的主要任务,还是教学和示范教学。经县街小学和援彝办同意,张波、郑海红和金志坚三人,组成了一个金三角组合,针对峨边县街小学实际情况和生源,施行教育改革探索。在峨边县街小学,由他们三人“承办”了两个班,张海波和郑海红分别担任一年级⑶、⑷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金志坚担任两个班的数学老师,两个班级的教学及管理基本上由他们仨承担。
  金志坚老师承担两个班的数学教学工作。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来说,要整天和一群一年级的孩子打交道,而且彝族孩子还占五分之三,真是一个大挑战。
  在日常的教学工作中,孩子们的学习习惯较差、表达能力偏弱等问题,成为了金老师要面临的首要难题,更不要说大部分的彝族孩子听不懂普通话,无法理解老师的课堂常规用语。困难面前,金老师没有退缩,主动迎难而上。科学合理地调整教学目标,不一味地追求教学进度,而是先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削弱师生之间的代沟。金老师每天中午为孩子们打饭、讲故事;和孩子们一起谈心、一起玩游戏,通过各种方法让孩子们认可并喜欢上这个“大哥哥”。孩子们有了学习的兴趣,慢慢地发现金老师的课堂很好玩,经常充斥着笑声,而且这个老师特别喜欢学生提问题,如果有学生能把老师难住,还能得到称赞嘞。
  新鲜的学习方式,新奇的课堂教学,让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爱上数学学习。渐渐的,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孩子们变得主动爱学了,爱提问了,爱思考了,良好学习习惯的养成让孩子们渐入佳境,学习变得轻松且自由。除了对课堂教学进行创新式改革,金老师还为县街小学老师的教研活动下了一番苦工。主动给老师们上示范课,分享对课的设计思路,分享课堂教学过程中的一些提问技巧,高效评价手段等,鼓励老师们进行精细化评课,鼓励老师们进行同课异构,在教研研讨过程中一起成长。金老师主动将自己的想法与资源分享给老师们,开设主题式校本教研研讨模式,将东部地区的教研形式带到峨边,为老师们的教研成长营造了良好的氛围。金老师还给当地的老师们做一些讲座,有关于教师业务成长的,有关于教师内在素养提升的,也有关于如何在日常教学工作中提升自己教科研能力的。“金老师讲得很好,不整花里胡哨的,都是很实在,能直接让我们学到东西的!”这类评价就是对金老师教育帮扶初心最好的肯定。
  一学期下来,经过张波、郑海红和金志坚金三角组合的努力,他们所在的两个班,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为了总结和推广,他们还进行了归纳。
  一是开展了“山海情”班级文化建设。这个不难理解,峨边这边到处是山嘛,台州紧挨着就是海。他们第一学期的目标是进行班级布置,两个班级分别是椒江的“海文化”与峨边彝族的“山文化”,教室里以不同的元素文化作为基调,充分体现两种不同文化的差异,给学生和家长眼前一亮的感觉。看着教室里的文明角、阅读角、卫生角、学习榜样宣传栏目、读书习惯养成排名榜等等班级文化板块,学生们感觉既新奇又有趣。在充满地域特色的墙绘下,学习都变得更加有趣了,孩子们学习的积极性得到了显著提高。在班级文化硬件布置到位之后,以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读书习惯、行为习惯为宗旨的班级文化教育正徐徐展开。三位老师耐心教导,亲自示范,以身作则,旨在打造文明且高素质的班级文化建设。

椒江援峨教育团队6名教师,其中5名小学教师,1名中学教师(摄影:斯嘉亮)


  二是通过家长会搭建家校桥梁。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为了充分了解孩子的学习以及生活情况,一⑶、一⑷班通过家长会,让家长了解到两个班级的办班宗旨、任课老师的教育理念以及一些教育方法与教育风格,同时也搭建了家校沟通的桥梁,为双方信息互通,交流互动提供了契机。孩子的成长始于家庭教育,在校的学习时间是有限的,所学的内容也是有限的,更多的人格养成、行为习惯的培养是在家庭教育中形成的。通过这次家长会,家校双方达成共识,一切为了孩子的发展,双方表示愿意积极交流,为孩子的成长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着重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
  三是通过“家长开放日”送惊喜。“六一”儿童节之际,一⑶、一⑷两个班级首创县街小学家长开放日活动,邀请家长前来听课观摩。活动经过精心的准备,设计了丰富的活动内容,为家长和孩子送去惊喜。首先是家长进课堂听课,让家长参与课堂教学,领略椒江老师的上课风采,感受椒江老师的上课风格与一些教育技巧,方便家长在家庭教育中有效结合,争取做到互补共进。课后,全体家长观摩县街小学课间操活动,充满活力的课间操代表了教育的一种美好憧憬,学校是为了让孩子去感受美好,去开发自身的天赋与自信,通过体育运动来塑造健全人格和强健体魄。最后,椒江帮扶老师联系帮扶的兄弟单位,邀请在县人民医院帮扶的呼吸科主任徐医生,为两班的学生和家长作《吸烟的危害》专题讲座,通过科学的数据来教育学生和家长,吸烟有害健康,从小抵制吸烟。整个家长开放日活动丰富,立意较高,学生和家长收获颇丰。
  教学同时,援教老师们还关心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和家庭问题,8岁的葛小欣(化名)上幼儿园时,妈妈在工厂受了重伤,导致再也无法行走,没多久父亲也丢下家人不知所踪,一家人顿时失去了顶梁柱和经济来源,葛小欣上面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哥哥需要花钱,葛小欣尽管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但是懂事的葛小欣却为了读书,省吃俭用,从不乱花钱,而且各科成绩门门优异。老师们知道她的情况后,立即行动起来。没多久,台州恒丰银行便伸出了热情的双手,承诺每年给葛小欣资助三千元的学杂费,一位名叫金伟巍的热心阿姨答应每月资助葛小欣200元生活费,直到她小学毕业。此外,逢年过节还买上新衣和礼物寄给张波,叫他转交葛小欣。与此同时,有关部门又为葛小欣的哥哥办理了教育贷款资助,终于让她们一家,渡过了暂时的难关。
  金志坚在县街小学除了教数学,他还挂职校长助理,从他上任工作的第一天起,他就快速进入角色,参与学校的管理服务工作。每次值周,早早的就能看见他在学校食堂称菜、询价、监督的身影。在食堂管理中他发现了许多问题,并提出有效的可行性意见。在行政会上,金老师本着交流学习的原则,无私传递着先进的学校管理理念,让东西文化得到有效融合,为学校的发展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东西协作心连心

  从2017年9月第一次和峨边短暂接触,到2018年4月正式挂职该县县委常委、副县长,身为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副区长的马厉财已将“我们峨边”变成了口头禅。
  “急峨边之所需,尽椒江之所能。”自东西部扶贫协作开展以来,一批又一批“马厉财”从椒江区组团来到大山深处,“守初心、担使命”,从帮助贫困户多一亩经济作物、多一手致富技能、多一份养家工作、多一门创业心思做起,真抓实干,交出了一份椒江峨边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满意“答卷”,也干出了椒江干部迎难而上、敢于担当的精气神。
  “有些地方刚开始都不敢坐车过去,道路很窄,有些路段车轮悬在路外,旁边就是悬崖,这是一种云端上行驶的感觉。”回想起刚到峨边时的调研走访,马厉财至今仍觉得自己“胆子大”。
  在马厉财的带领下,在台州市委市政府支持下,椒江区始终聚焦“两不愁三保障”要求,努力把“椒江所能”与“峨边所需”有机结合,通过内引外联的方式,加大对峨边教育的帮扶力度,引进东部先进教育模式,助力峨边教育发展,形成了具有椒江特色的一校(椒江捐建友谊学校)、两班(椒江班山海情)、三堂课(网络空中课堂、家长开放课堂、名师展示课堂)教育精准扶贫政策,目前选派的6名椒江教师已形成示范效益。以教育带动就业,以就业带动脱贫,不断提升峨边教育内生动力。
  针对峨边教育资源薄弱、基础设施欠缺等“短板”,2018年以来,椒江区共投入889万元为峨边五渡镇、新林镇、毛坪镇、白杨乡、金岩乡、大堡镇等6个乡镇建设13所贫困村幼儿园。目前峨边彝族自治县“一村一幼”共136个教学点146个教学班,实现了村级学前教育全覆盖。利用东西扶贫协作资金97万元为上述每个班配备3P空调、水浴恒温箱各一台,让山区学前幼儿温暖过冬。椒江区选派的两名教师还入选乐山市“学前学普”专家团队,探索形成了“活动、参与、评价、反馈”的推普流程,继续采取送教、开课交流等方式,让椒江“123”教育扶贫全方位协作教育理念深入到彝区学前教育中去,将“学前学普”这项工作更好地落到实处。2019年,利用东西协作资金150万元推进校园信息化建设,建设云计算机教室2间,购置计算机102台、电子白板57套等。椒江区社会各界捐赠800万元投资建设(总投资926万)的沙坪茶场椒江友谊学校今年9月投用后,将重点解决茗新村、松林坡村大凉山移民贫困家庭学生教育问题,提升该区域教育保障能力,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椒江区海门街道向金岩乡中心小学捐赠“海之门”玛莫奖教育基金4万元,并向金岩乡三个片区幼儿园学前学普教育设施捐赠帮扶资金1.8万元,同时还向黑竹沟镇小学捐赠设施改造帮扶资金5万元。浙江海亮教育集团在峨边彝族自治县设立东西部扶贫协作教育基地(一期3年),实施“雏鹰高飞”、教师培训、人工耳蜗、孤儿就学等项目,在2018年招收14名学生免费入学(到大学费用全资助,研究生博士生资助学习费)的基础上,2019年又有3名优秀少年和1名贫困孤儿赴海亮免费入学。促成中国美术学院与乐山市政府形成合作协议,在峨边开展“画说小凉山、设计小凉山、美育小凉山”等方面合作。
  椒江区团队还注重向峨边引进东部先进教育模式,椒江职业中专—峨边职高、台州学院路小学—峨边县街小学等5对学校完成校校结对,椒江名师“千里支教”让彝区孩子近距离感受“名师课堂”,互派模式让6名峨边教师在椒江开拓了眼界、更新了理念,2019年为峨边教师开展培训167人次。同时,椒江区先后选派14名优秀教师到峨边开展支教活动。在县街小学,目前选派的6名椒江区教师已形成示范效益,第二学期就有峨边学生家长要求转入椒江区班学习。
  2019年,椒江捐建给峨边县街小学的一套“空中互动课堂”教学设备已投入使用,跨越两千公里,开展不同学科的两地同步课堂、名师课堂、网络教研等网络直播课程,用“互联网+”的形式实现两地帮扶结对,峨边和椒江学子通过这种形式,共享优质教育资源。
  2019年椒江援教团队还通过“上山、下乡、进城”等多种方式,15次到峨边职高、金岩乡小学、觉莫小学、乐山师范附小等学校与当地教师开展教学展示和教学研讨,积极开展送教下乡等教育帮扶活动,金志坚老师给全县骨干教师和名师培养对象以及新入岗教师举办的讲座《一个人如何走向优秀》、苏丹丹老师在乐师附小第三届观斗杯教学节的展示音乐公开课《凤阳花鼓》等均收到良好反响,从而达到两地管理共进、教学共研、资源共享、信息互通、师生互动、差异互补。
  最后,通过教育带动就业促进脱贫。实施“现代学徒制实践”,峨边职高先后有两批110名学生(其中贫困学生43名)派往椒江职校就读,目前已在凤凰山庄、诚信医化、文信机电等企业顶岗实习;帮助峨边职高10名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学籍转入舟山航海学校学习;实施“订单培训”,浙江诚信医化与峨边职业高中签订合作办学协议,开设机电技术应用专业“诚信班”,定向培养,优先招工。上述举措受到《中国劳动保障报》、浙江卫视、四川发布等国家、省级媒体肯定。
  尽管峨边彝族自治县现在已经摘帽退出贫困县,但是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椒江区“两会”上,仍然作出了“全力推进东西部扶贫协作,全力支持巩固峨边脱贫攻坚成果”的决定。所以,有了椒江区委政府的强大后盾,在峨边的椒江领导和援教教师,他们才个个都是“马厉财”,人人都像金志坚老师一样。虽年轻,但有为;虽遇难,但敢为。他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在教书育人的道路上,默默奉献他自己的力量,在峨边县到台州椒江区2300公里的距离上,用真心架起了一座坚不可摧的连心桥。
  “无问西东”也是一种青春态度,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面临纷繁的选择,受到万事万物的干扰和阻碍。无论外界的社会如何跌宕起伏,都对自己真诚,坚守原则。内心没有了杂念和疑问,才能勇往直前,无问西东。金志坚说,他要感谢东西扶贫协作项目,是这个项目让自己的青春更加有意义,让自己的人生更加有价值。

  作者简介:税清静 四川射洪人,70后,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从部队到地方,现供职于四川省作家协会。中国作协重点扶持、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曾任四川省作协第七届全委会委员、报告文学专委会副主任。作品散见《中国作家》《长篇小说选刊》《中国报告文学》《中国艺术报》《中国文化报》《解放军报》等国家级报刊。著有长篇小说《大瓦山》、儿童小说《喜神来了》系列,长篇报告文学《新丝路——从成都出发》、评论集《文学‘鸡’因论》等,获有第十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等。
1

路过

雷人
1

握手
3

鲜花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