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东西”是一家 “浦金”架桥梁

原作者: 黄伟 税清静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2020年春,一场新冠疫情,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也带来了更多让人感动的故事。
  2月17日,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龙峰国际学校和四川省金口河区永和小学的师生在“云端”相聚,通过钉钉联播的方式,共同学习防疫小知识,开启了一趟防疫之旅。这要感谢曾在金口河区支教过的全国优秀教师、浦江县龙峰国际学校祝响响老师,她在得知金口河的孩子们对疫情防控知识比较缺乏时,主动牵线,快速搭建平台,分享浙江抗“疫”小贴士,这才有了这场互联网时空的特殊聚会。
  而就在孩子们“云端防疫”的前几天,金口河区各大农业合作社团结一心,一大早,村庄还笼罩着一层白茫茫雾气时,村民已经走出家门,在田间地头忙碌摘菜,将最好的蔬菜采下来,整理、打包、装车,送往金华浦江。同心村蔬菜合作社的负责人胡家兴说,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深入开展,浦江县对口帮扶金口河区,给予了他们很大帮扶,当他得知浦江县受疫情影响,蔬菜供应紧张,便想着把自己基地里第一季20吨的娃娃菜捐赠给浦江县。
  一个是东部浙江的浦江,一个是西边四川的金口河,同处北纬29°的两座城,为何会有这样深厚真挚的亲人情谊?两地到底结下了怎样的因缘?这还要回溯到三年前。

浙江浦江县与四川金口河区两地签定战略合作协议   图片由金口河区委宣传部提供


  自2017年起,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在浙江省委、省政府和金华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按下启动键,与四川省乐山市金口河区结成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子。东西协作,成效斐然,至2019年,金口河区已经高质量脱贫摘帽,在四川省级深度贫困县排名第一,也成为大、小凉山地区第一个脱贫摘帽的县区。

“我们下去搬”!--蜀道难不倒浙江干部
  2018年4月,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副县长张卫东,跨越两千多公里,来到乐山,挂职金口河区副区长,东西部扶贫协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进川时,他的二孩才九个月大,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你在四川不竭尽全力地工作,舍小家、为大家,这个“舍”字就算白舍了。他是带着家人深沉的支持和鼓励,来到大瓦山下的金口河区的。来之前,他对所去之地感到十分陌生,手中掌握的只是一些硬邦邦的数字:金口河区地处小凉山腹地,区境内沟壑纵横,99%都是山地,仅有4乡2镇41个村。彝汉总人口5.1万。截止2017年底,全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488人,目前还有433户,1086人未实现脱贫。是四川省45个深度贫困县区之一。
  真的来到这里,张卫东强烈感受到了川浙两地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差异。为了尽快深入了解金口河的实际情况,他和“战友”曹红雨一道,走遍了全区所有乡镇,走访了一些重点贫困村、贫困户以及部分非贫困户。曹红雨是浦江县水晶产业园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挂职金口河区政府办副主任兼发改经信局副局长、东西部扶贫协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自从到了金口河,张卫东和曹红雨都成了“微信步数排行榜”中的佼佼者。
  2018年5月21日,通过张卫东的牵线搭桥,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总院第四分院马山院长一行,应邀来到金口河区,现场开展公益旅游和美丽乡村设计。马山一行到达的当天,就遇到一场特大暴雨,雨量达到300毫米,大渡河的水位上涨,像脱缰野马狂野不羁,许多地方出现塌方险情。考察团队在金口河区领导带领下,冒着瓢泼大雨勇敢前进。
  在前往大瓦山五池行进的盘山道路上,进山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弯,经常是贴着崖壁而行,山体在雨水的冲刷下经常有树枝石块滚下,车行进20分钟后,前面出现了塌方,还好,只堵了一半的路面。这时,张卫东在雨中发出铿锵一声吼:“我们下去搬!”他率先下车,车上的干部纷纷也跟着下去,清除障碍,徒手清理地上的砂石和倒木。
  考察团队在雨中继续翻山越岭,山路狭窄,根本不具备会车条件,每次与前方车辆会车,都要小心翼翼找地方,正在他们的车狂鸣喇叭,万分谨慎地往山上攀爬时,忽然在急转弯口,出现了一辆大货车。载着考察队的商务车司机赶紧刹车,但大货车压根刹不住车,还是直愣愣地向着商务车冲过来,车上的专家们都吓呆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幸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商务车的驾驶员反应迅速,原地向后倒退了十几米,冲过来的大货车,终于脸贴脸地对着商务车停了下来。
  大家惊出了一身冷汗,纷纷表扬商务车司机技术好,反应机敏,倘若司机刚刚只是“停下”而非“后退”,下面是上千米的悬崖峭壁,若两车相撞,后果不堪设想。但事实上,司机的好技术,来自于日积月累的考验和磨砺,要在金口河的蜿蜒山道上行路,不得不练出一身铁肝胆,锻造两手硬功夫。
  在浦江时,“塌方”是距离张卫东生活很遥远的一件事,但自从挂职金口河,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与之“狭路相逢”。2018年7月20日,浦江龙峰国际学校的几十名老师在朱柏烽校长的带领下,赶赴金口河开展协作交流。就在离金口河10公里的地方,道路发生了塌方,左面是笔直的山崖,右面是奔腾的大度河。朱校长和老师们躲无处躲藏无处藏,只好一直待在车上耐心等待救援。
  张卫东在塌方的这一边,他们在另一边,虽然中间仅隔着几十米的塌方土石,却像银河隔开两边,就是过不来。等到晚上10点,道路清理好了,刚刚要通行,突然路基又严重下沉,道路立刻又封闭了。无奈之下,朱校长只好带着老师们饿着肚子原路返回峨眉,等车开到宾馆时已是次日凌晨。
  第二天,朱校长带着老师,经雅安绕道近200公里,风尘仆仆,还是辗转来到了金口河。他们说无论如何也要挺进金口河,看看结对的学校,了解当地的情况,回去才能做好精准帮扶。张卫东非常感动,连连感谢朱校长,朱校长却握着他手说,你远离家乡,驻扎这里工作,克服了重重困难,我们不过是学习了好榜样,做了该做的事,算不上什么。
  以张卫东副区长为代表的浦江人,在东西部扶贫协作战役中,的确是忘我工作,视金口河为第二故乡。这些浦江干部、专业人才,带着责任和深情奔赴脱贫攻坚主战场,浦江与金口河两地跨越了千山万水,却结下了亲人一般的深情厚谊。

发展特色产业,创造内生动力
  金口河区特色农业产业资源丰富,但由于区域分布不平衡,部分村组产业发展极为困难。
  面对现实困难,如何把扶贫资金用到刀刃上?“助力脱贫攻坚,要立足长远,不能简单‘输血’了事,要想办法增强地区‘造血’功能。”曹红雨2018年到金口河挂职,任金口河区发改经信局副局长。他认为,要把有限的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用于精准扶贫,做到真“扶贫”,同时聚焦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做到扶“真贫”。
  为此,浦江探索实施飞地产业扶贫,整合贫困村资源、资金、资产,集中力量发展壮大特色优势产业,走出了贫困户与飞地专业合作社组织、龙头企业互惠共赢的扶贫新路径。

金口河区委书记张建红(右一)陪同浦江党政代表团在金口河调研食用菌种植项目   图片由金口河区委宣传部提供


  2018年,浦江共投入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3390万元,其中3140万元用于扶持特色生态产业。扶贫资金经业务主管部门委托区国有全资企业金穗农业投资公司,采取投资保底收益方式,投入区内产业基础好、发展前景广的专业合作社和农业龙头企业。
  由此,当地大瓦山食用菌、乌天麻、云雾茶、川牛膝等12个产业基地被纳入“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项目”。在为期10年的投资收益期内,投资收益分配给全区所有在册建档立卡贫困户。除收益分红外,贫困户还可通过就近务工以及土地流转等方式增收。
  早在2013年,看准商机的范玉平就将自己的食用菌种植基地从峨眉迁到金口河区永胜乡大坪村,于2014年在大坪村流转了土地110亩,投资600多万元,建起了一百亩蘑菇种植大棚,并成立了大瓦山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带动该村及周边70余户农户,将该村精准扶贫户全部纳入合作社。
  范玉平一再表示,自己是赶上了“顺风车”,遇上了好时机,他的合作社被纳入2018年“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项目”,申请浙江省浦江县专项帮扶资金300万元,流转土地50亩,新建50亩食用菌基地围栏、48亩钢架内外大棚,购置食用菌加工设备设施,完成了基地提升改造。
  范玉平为何会看重大坪村的食用菌项目,此项目又何以受到青睐、进入“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项目”序列?一般来说,食用菌最佳的生长温度是在摄氏二十度左右,大部分食用菌的种植季节都是在春秋季节。夏天天气普遍偏高,不适合食用菌的生长。而大坪村平均海拔1600米,夏季平均温度正好在二十度左右,加之紧邻大瓦山国家湿地公园,环境优越,气候适宜,非常适合反季节蘑菇种植。利用高山温差种植的反季节食用菌,错季上市,不仅弥补了高温季节市场缺货短板,而且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优势。
  为丰富食用菌品种,提升市场竞争力,大瓦山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在大量种植鸡菇、平菇、香菇等品种的基础上,新增猴头菇、猪肚菇、海鲜菇、银耳等品种。“产品供不应求,非常受欢迎。”范玉平介绍,鲜货大多销往成都、浙江、广东等省内外;干货大多出口国外。此外,公司还加紧开发开袋即食的蘑菇风味熟食、蘑菇片、蘑菇饼干等系列深加工旅游产品,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曹红雨满怀深情和信念说道:“我们希望通过扶持龙头企业,带动更多老百姓脱贫致富,让广大合作社成员分到更多红利。”
  2019年,浦江县通过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为共安彝族乡林丰村投入资金150万元,让村里的茶叶生产上了一个新台阶,给群众吃下了脱贫“定心丸”。
  “以前村里种植的老茶园,加工难、销路差,大家都不愿管理,茶园差点就荒废了;通过浦江的帮扶和加强管理,现在可都是好东西了,绿色、有机、原生态、还值钱!”林丰村党支部书记阿者可布一脸骄傲地说,现在村民种的茶叶可以直接送到村里的加工厂进行加工,品质上去了,销量自然也就上去了。
  据阿者可布介绍,林丰村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由于没有市场主体,老百姓种植的茶叶采摘后无法及时进行加工,导致品质变差,找不到销路,大家的积极性逐渐降低,茶园也慢慢荒废。2019年,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通过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为林丰村投入150万元资金,在村里建起了茶叶加工厂及附属房,配套了一系列茶叶加工设备,还新建茶园200亩,改建茶园500亩,实现了传统农业的升级改造,茶叶品质得到了有效提升,以前的“土特产”终于变成了“三有产品”。
  为进一步激发老百姓内生动力,林丰村茶叶产业基地还通过发放种苗、提供务工岗位、收益分红等方式,帮助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增强自身造血能力,真正实现致富增收。
  “以前只会种不会卖,赚不到钱,现在村里给我们收购,帮我们加工,我们只管安心做生产就是了。”林丰村彝族村民曲别布不非常高兴地说道。他表示,党的政策好,路子选对了,大家都会以感恩的心持续奋斗,通过自己的双手早日致富奔康,过上好日子。

旅游扶贫,青山变金山
  从2017年开始,浦江县委县政府积极响应习总书记提出的“到2020年,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能落下”的号召,与四川省乐山市金口河区结成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子。紧接着,两地精心谋划精准发力,在产业、资金、人才、劳务、社会帮扶等方面开展多层次、宽领域扶贫协作,浦江的机关干部、企业老板、学校教师、医护人员络绎不绝来到金口河,加入到脱贫攻坚的行列,与当地干部群众一起并肩作战。浦江与金口河的结对帮扶,既是添砖又在加瓦,无疑是东西部扶贫协作走向共同富裕的一个缩影。

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高山云雾茶种植基地  图片由金口河区委宣传部提供


  产业扶贫能带来内生动力,旅游扶贫扩大外部资源。2018年5月,依托浙江省工会疗休养政策,浦江把金口河区作为干部职工工会疗休养目的地,通过旅游扶贫促进当地群众增收。
  遵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金口河区吸取浦江的发展经验,依托生态环境的自然优势和彝族风情的人文优势,打造旅游扶贫“新样板”。
  层层叠叠的无名高山一座连着一座,山下是万丈深渊,是山体切割而成的巨大峡谷,流速极快的大渡河就奔腾在这些高山峡谷之中。永和镇胜利村号称峡谷第一村,它是浦江与金口河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其中一个项目。
  胜利村地处中国十大最美峡谷之一的大渡河金口大峡谷腹地,距金口河城区10余公里,成昆铁路、306省道穿境而过。刚一进村,一块“浙江浦江·四川金口河‘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峡谷第一村”的温馨提示牌首先映入眼帘,富有川西风格的民居农舍、大渡河同心桥、铁道兵博物馆、桥隧相连的关村坝火车站……每一处景致,都令远道而来的游客感觉不虚此行。
  胜利村以前祖祖辈辈居住在悬崖峭壁之上,所有用品都得靠背篓背运,生活极不方便,是“多见猴子少见人”的蛮荒之地,实乃当地有名的“悬崖村”。近年来,金口河区利用大小凉山综合扶贫开发和脱贫攻坚战略契机,将胜利村列为易地扶贫搬迁重点村和脱贫攻坚“硬骨头”,通过“1+4”战略,即1个总体规划和易地扶贫搬迁、地质灾害搬迁、彝家新寨建设、峡谷第一村4个政策统筹,先后将散居在“云端”的72户村民搬下山,实行集中安置,完善了水、电、路、视、讯等基础设施,绿化美化环境。为了让村民“落地生根稳得住”,金口河区结合胜利村地处大渡河金口大峡谷景区和毗邻成昆铁路等得天独厚的优势,新建了“成昆铁路建设纪念碑”和全国唯一的“铁道兵博物馆”;硬化了丁木沟徒步登山体验游步道;新建观光亭台,进一步完善旅游基础设施。
  如今,我们再也看不到它原来的影子,胜利村已成为川西一个十分漂亮的旅游村,成为峡谷旅游的热门景区,“浦江万人工疗走进金口河”就选择这里作为一个亮点。新房子设计新颖美观,建造借山借势,高低错落,是四川省环境优美示范村、名副其实的省级“四好村”。


金口河大瓦山“转转花”开了 摄影税清静


  金口河拥有游人向往、名扬世界的“中国最美峡谷”。十九世纪末,美国探险家、植物学家巴贝尔登上大瓦山后,一下被这里壮丽的景色所征服,盛赞这是“世间最具魔力的天然公园”。从100年前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发现这块宝地,到现在骄傲地亮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湿地公园”和“国家级水利风景区”三张金光闪闪的国字号名片,金口河正从大渡河畔,走出小凉山区,走出天府之国,走向世界。
  大瓦山上生长着一种粉嫩娇艳的“转转花”,形似车轮,学名粉被灯台报春,属报春花科。每到初夏时节,转转花就会竞相绽放,满山遍野,形成一片红色喜庆的花之海洋。也许,美丽的转转花,既表达了金口河人致力脱贫的决心,也象征了团结和互助的力量--浦江与金口河手拉手心连心,守望相助,昂首前进,共同步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浦金一家亲,教育见真情
  自东西部扶贫协作开展以来,一批又一批浦江优秀教师满怀热情奔赴千里之外的金口河区,不仅加强了帮扶结对校园之间的交流与学习,还创设了相互开放、优势互补的机会,促进了双方教师的共同成长、共求发展,实现了“资源共享、共同提高”的教育目标,谱写了一曲曲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的新篇章。
  2020年4月7日,黄麒麟随团从浦江出发,来到了金口河。他是瞒着家人报的名,因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怕家人不同意自己远行,便来了这一招“先斩后奏”。初来乍到,信心满满的黄麒麟刚走进课堂,眼前所见却是一番令他吃惊的景象:一个个学生无精打采,东倒西歪,有的甚至呼呼大睡。黄麒麟敲醒了一个睡得正酣的学生,学生竟对自己课堂睡觉的行为毫无悔改之心,理直气壮地说:“我今后又不到英美国家打工,用得着学外语吗?”
  第一节课让黄麒麟上得好生尴尬。课后,黄麒麟一问同事才知道,这里学生来自五个不同乡镇,成绩良莠不齐,刚踏进校门时,学生中几加几是多少、或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亦不在少数。
  面对如此现状,黄麒麟犯难了,一连几天,他都一筹莫展,寝食难安。但黄麒麟鼓励自己千万不要放弃:一定要以振奋精神,克服困难,把浦江初级中学的管理经验、教育教学理念、教学资源无私地奉献给金口河区初级中学,做好浦金两地结对学校地桥梁和纽带作用。
  一天下午,黄麒麟看到班主任在填写学生信息台账,忽然灵光一闪,“家访”,对啊,要让孩子观念改变,需要父母督促,亲人支持。于是,黄麒麟在班主任老师带领下,开始了漫长的家访之路。从五星村到民政村,从联合村到金星村,从柏香村到同心村,从五一村到曙光村,从桅杆村到建设村,从和平村到五池村,从茶坪村到桠溪村,从浦梯村到泉水村……黄麒麟连续用了好几个周末的时间,足迹踏遍了金口河的山山水水,不辞辛劳地走访了班上所有学生,一个也不少地了解实际情况。
  通过家访,黄麒麟深深感受到了金口河的教育现状,还存在诸多困难因素,因地势险峻,学生下山读书要走好几个小时,大山里孩子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读书不易,受到客观环境的制约,而且多数家长思想观念落后,导致学生学习动力不足,成绩参差不齐。
  黄麒麟找到了“症结”,也就有了对应之策。他一边给家长做工作,一边鼓励学生重新开始努力学习。
  黄麒麟要求同学们从现在做起,从一个个字母学起,想改变命运,首先要改变自己。每天清晨,只要有学生一进校门,他就会准时出现在讲台上,一遍又一遍地教学生朗读英语;中午,丢下碗筷,他便直奔教室,耐心细致地辅导学生,有问必答;放学后,他还久久不肯离开教室,为住校生答疑解惑。皇天不负有心人,黄麒麟通过不懈努力,逐步改变了学生的学习观念和行为习惯。
  2020年4月,鲍淑云随支教团来到金口河区和平彝族乡小学支教。利用周末时间,她走访了永胜乡小学、吉星乡小学等几所较为偏僻的山区学校。其中,永胜乡小学是乐山市金口河区最偏远的一所小学,面朝海拔3000多米的大瓦山,紧邻天池湿地公园,长年气候湿润寒冷。
  “永胜乡小学的在校生仅50多名,且多数是留守或单亲家庭的孩子,基本属金口河建卡贫困户学生。吉星乡小学则地处弯弯曲曲的盘旋山路上……”看到孩子们的学习现状,鲍淑云很想做些什么。在与校方沟通中,她了解到学校急缺小学生课外阅读书籍,一个帮助孩子们提升阅读能力的点子,马上在她脑海中形成。
  4月底,鲍淑云自费给和平彝族乡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们购置了绘本,人手一本,漂流阅读。“众人拾柴火焰高”,她还分别给远在2000公里之外的母校浦阳五小校长潘绍彩,以及她的好友金华市宾虹小学老师王艺桦发出捐书邀约,得到的回应一致且迅速:赠书,义不容辞!
  挂上电话不到一个小时,好消息接踵而至。王艺桦通过班级募捐,连同自己儿子用积攒的零花钱购买的200本新书,已打包发货,火速发往蜀地。浦阳五小发起了“手拉手共庆六一”主题捐书活动,除了400多本学生阅读书目外,还特意准备了学校自行研发的经典诗词校本阅读书目,以最快速度将这些书籍一捆捆送到快递公司,寄往金口河……
  

雄伟秀美的大瓦山          图片由金口河区委宣传部提供


  6月1日,金口河区两所小学收到了来自金华的儿童节礼物。“哇,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千零一夜》,这里面有好多故事呢!”“这是我至今收过最棒的儿童节礼物了!”孩子们捧着一本本图书,顿时响起一片欢声笑语,有的孩子直接坐在操场上,便认真看了起来。鲍淑云开心地笑了,她说:“用爱点亮心灯,用书籍打开窗户,希望大山深处的孩子们能借助阅读的翅膀领略山外的精彩。”
  自东西部教育扶贫工作开展以来,浦金两地教育部门签订了结对协议,其中浦江县12所中小学幼儿园与金口河区11所中小学幼儿园签订了结对协议,浦江县每年派遣教师到金口河区开展高中 、初中、 小学、幼儿园教育教学工作。截止目前,浦江县已派出22名教师到金口河区开展支教工作,并向金口河区永和镇小学捐赠了价值22000元的图书。金口河区已有57名教师到浦江考察、跟岗、挂职学习。
  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目标,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具有专业理论知识又有专业职业资格的“双证”型人才,金口河区与浦江县协商采取 “2+1”模式培养在读中职学生,即在乐山就读两年中职,在浦江就读一年(含实习),学生毕业后由浦江县职业技术学校根据学生意愿推荐就业。2018年10月和12月先后两次在乐山计算机学校和乐山第一职业技术学校筛选23名金口河籍贫困学生赴浦江县职业技术学校交流学习。2019年9月从乐山计算机学校和乐山第一职业技术学校选派36名(其中建档立卡户10名)贫困学生赴浦江学习,2020年5月8日,金口河17名学生到达浦江县职业技术学校学习。
  金华支援乐山的英雄儿女还有很多,浦江县帮扶金口河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李白在《蜀道难》中,曾细致刻画: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蜀道如此难,却从未难倒一颗真心奔往蜀地的亲人和兄弟。浦江与金口河虽相距千山万水,但深厚情谊迢迢不断,山高水长阻不断两心相系,东西协作,多措并举,共赴发展,一架爱的桥梁,飞越神州大地,同创繁荣盛世。

  作者简介:税清静,四川射洪人,70后,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从部队到地方,现供职于四川省作家协会。中国作协重点扶持、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曾任四川省作协第七届全委会委员、报告文学专委会副主任。作品散见《中国作家》《长篇小说选刊》《中国报告文学》《中国艺术报》《中国文化报》《解放军报》等国家级报刊。著有长篇小说《大瓦山》、儿童小说《喜神来了》系列,长篇报告文学《新丝路--从成都出发》、评论集《文学‘鸡’因论》等,获有第十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等。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2 阅读259 回复0
推荐资讯
精选资讯
阅读排行
精彩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