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闫照忠:灯下随笔(四)

原作者: 简琴楼主闫照忠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以学术立身·重塑中国文人的家国情怀”


简琴楼灯下随笔

(四)


○闫照忠



闫照忠 岭南简琴楼主人

四川省新文人画院副院长

创作研究部主任



名 士



  所谓“名士”,非名头之大,实乃恃才放达不拘小节耳,诚如魏晋人物风清骨峻,以出世心行入世事。三国两晋之时,名士辈出,士林多尚清淡之风,如三国之孔北海、诸葛孔明,两晋之竹林七贤、谢安、王羲之等皆大名士,他们无论是附庸风雅还或风花雪月,都是古今佳话传颂不衰。

  江南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尤其吴越之地,自古名士昌多。《随园诗话》中“神医”薛雪可谓江南吴越名士,兼具魏晋之风,不慕权贵散淡无束,行医济世善工诗词,其才学那是举世无双的,当时。史载苏州城内时有叶天士与薛雪两大神医,二人医术难分高下,颇有嫌隙。相传曾有病患先由薛氏医治,薛以为此人已然病入膏肓,力辞不医恐损声誉。此事为叶天士知,遣人将病人纳入馆中精心医治,最后康复痊愈,苏州城内的百姓为叶天士叫好称绝。薛雪大伤颜面,于堂上题写“扫叶庄”匾额,喻以必将向叶氏讨回颜面。叶天士得知薛雪之举,便也是堂上写下“踏雪斋”以此泄愤。某时,叶天士母亲患疾至深,叶氏虽至为名医却不得其法,焦虑惶惑之时,忽薛雪托人送来医病之方。天士看了薛雪医方,恍然光悟,赶快依寻薛氏之法,将母亲医治复好。天士愧叹,登门拜访,从此薛叶一生知己,成就一段杏林佳话。

  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吴门名医薛雪,自号一瓢,性孤傲,公卿延之不肯往,而予有疾,则不召自至”。薛氏为人随性随缘坦荡无欺,曾言行医纯以神行。“我之医,纯以神行,所谓人居屋中,我来天外是也”,自比天外仙客,足见才华之高。袁枚很欣赏薛雪的才气,认为他的医术不但高明而且诗歌也极为纯正,薛氏曾有《夜别汪山樵》极为伤感,可谓别离诗中的经典,诗曰:“异乡难跋涉,旧业有渔樵。切莫依人惯,家贫子尚娇”。此诗虽短,却也道尽人生跋涉之难,莫要与他人想攀比,细想之下旧业虽苦,但微薄之资尚能养活娇儿。

  读薛雪,方知古人名士情操,虽狂亦自爱,不为金钱只为性情所致,做人难得有薛氏之逍遥,真是羡慕。


发乎性情



  丙戌年的那个冬天,我去支教,结识了一位善先生。善先生是位教授园林艺术的大学教授,平素喜欢吟诗作画,书法尤好。加之地方初来,无有交际,上完课便去善先生家里。 善先生父亲去世刚才不久,与之相聊触及往事,不免伤感,随时拿出怀念父亲文章诗词嘱我评鉴。可惜了,那时我的诗词研究(尤其古体)还不够深入,不太能给予怎样的评价,只是感念善先生之于父亲可谓孝存天地。

  其实,近代以来这种亲人离世,为缅怀其生前功业,亲朋故友多以诗词方式作为怀念。譬如那时刘半农先生因病去逝,好友周作人先生就曾赋诗:“昔时笔祸同蒙难,菜厂幽居亦可怜。算到今年逢百日,寒泉一盏荐君前。”在我看来,一个人一生虽然短暂,但只要有文字记载,他的精神就会延续影响后世。文字成为追忆逝者绝好的方式,古往今来的案例非常之多,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韩愈的《祭十二郎文》、袁枚的《祭妹文》都堪称典范。

  虽然,文章诗词足以聊慰伤逝之情,但绝不可滥用。袁枚先生在《随园诗话》中说:“古人在丧服中,三年不做诗,何也?诗乃有韵之文,在衰毁时,何暇挥毫拈韵?况父母恩如天地,试问古人可有咏天地者乎?”说来也是,自汉魏南北朝,唐宋元明清,历朝名家处找很少哭恸父母的诗词。

  古人向来讲究“德须配位”,何况文章乃千古之事,必须“发乎情,止于义”。近代再后,传统伦理的流失,现代观念的兴起,古韵诗词逐渐退出现代人们的视野,自然就没有太多的人注意“丧服三年不做诗”。不过,在我看来只要感情真切,无谓时机,一切只要发乎性情便是最好。


做那一痴人



  少年时,文革后期,尚事农耕,家境贫寒。然父亲因循祖训,导我苦读。父亲掖藏图书无几,早已烂熟,虽义理生嚼,饥饿常常,凡有所书无不涉猎,那时,犹记得父亲雪夜为我寻书送书的情景:冬季天寒地冷,一部旧册小书竟是不顾,那情那景至今难能忘怀,旧袄寒衣。

  正如袁枚先生《随园诗话》中念及当日好读书而无书可读的情景:“及作官后,购书万卷,翻不暇读矣。有如少年牙齿坚强,贫不得食;衰年珍馐,而齿脱腹果,不能饜饫”。后来,学艺装裱,徒工所得,尽皆图书。及后南下,经济渐有宽裕,还是攒钱买书。今之家中所藏,远非父亲当年可望。每日工作闲暇,独于书房品茗读书,曼妙时光,读书之于我似精神食粮,一日不食,饥饿难耐。

  古今读书人皆有同感,购书如选意中人,一旦相中便不惜重金索求,如求之不得则如心病,无法释怀。袁枚先生说他自己,“余少贫不能买书,然好之颇切,每遇书肆,垂涎翻阅,若价贵不能得,夜辄形诸梦寐,曾作诗曰:‘塾远愁过市,家贫梦买书’”。读书人之好读书,像极了酒鬼饮酒上了瘾,不过二者之情趣比较却又决然是不同的。对于真正的读书人而言,读书对于他本人如若“胸中久不用古今浇灌,便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此话,我深有体会,多日不读书,便觉思想乏味寝食难安,一旦有新书便生气焕然,恨不得久入书中做那一痴人。

  如此书痴的感觉,恐怕只有读书人方能解得个中味!


~◊~



自是梅中苦寒人(画梅局部)



慨然以书(闫照忠)


路过

雷人
1

握手
3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该文章已有2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上一篇:
动态丨流火——姚叶红山水品鉴活动成功举行发布时间:2020-07-04
下一篇:
梁时民美术馆开馆仪式完美收官发布时间: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