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网门户网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四川文化网 首页 四川文学 文学动态

苍 柏 风 舞 ——曹大侠桃李扶贫路

原作者: 程驰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江风舞,树影婆娑,飘飞的枫叶似彩蝶翩翩。金华山麓,金湖湾两岸,贫瘠山岩的缝隙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古柏树,雄伟苍劲、灵秀挺拔,点缀群山万壑,使这片热土有了灵气,使一切的生命在它们的面前显得零落逊色。--题记
  红日初升,刺破浓雾寒霜,金华中学起床广播声声催,哨声、跑步声、宣誓声,如浪潮滚涌,涤荡这片大地。班主任到场清点人数,列队跑操,掀开了新的一天激情校园生活。曹家祥老师就是这群班主任中普通的一员,身材中等壮实,面庞黝黑,朴实憨厚,给人一种亲近感,时年五十四岁,从教三十余年,教过十几年的初中,又教过十几年的高中,从教至今一直担任班主任,三尺讲台,扶贫攻坚,爱生如子,不断书写热血青春,描绘瑰丽篇章,恰如那金湖江畔,一垄苍柏,默默坚守,从不懈怠。
  每次和熟人见面时,大家都乐意亲切的喊他一声:“曹哥”和蔼可亲,值得敬重的好大哥;“曹牛”,教学上吃得苦,得了重病也坚持教学一线,教学业绩很牛;“曹大侠”,在朋友眼中耿直、仗义、豪爽也。 当大家这样称呼他时,他总是腼腆着,微笑着。
  治贫先治愚,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
  射洪市金华中学地处陈子昂故里金华镇,办学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1906年在初唐金华书院基础上始建金华中学,1965年被评为“四川省红旗学校”,郭沫若亲笔题写校名,2005年创建为“四川省示范性普通高中”,2013年经复核确认为“四川省二级示范普通高中”。学校秉承“生命至上,和谐发展”的办学理念,德育特色鲜明,办学业绩显著。近年来,在王永刚校长的带领下,金中人在“一勤天下无难事”的校训指引下,以建设“五个金中”为目标引领,扎实推进“五个三”德育系列工程,持续实施质量提升“三大抓手”,潜心立德树人,天道酬勤,培养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女将军刘长秀,中国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学校长李言荣,胥怀先博士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知名校友和各条战线的优秀人才。
  学校作为扶贫攻坚的桥头堡和战略高地,学校按照脱贫攻坚文件要求,全面展开了该项工作,全校教职工积极踊跃参与,关爱贫困学子,曹老师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员,其中一个缩影,他的故事就是教育人的故事。曹家祥老师扶贫攻坚的故事由此展开,一起走进他脱贫攻坚琐事吧!

农家小院里唠嗑
  七月流火,夏日尚浓。新学期伊始,曹老师统计学生人数时,发现年级上尹浩同学尚未到班,和班主任进一步详细交流了情况:该生是贫困建档立卡生、离异家庭、非常厌学,抗拒读书,性格孤僻乖张,其父常年在外,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班主任做了多次动员工作,开学时又反复电话联系,收效甚微。小学时,其爷爷劝他读书,尹浩曾以死相逼,拒绝返校就读。
  沉闷的午后,炎热的空气似乎到了炸裂临界点,知了不遗余力地卖弄歌喉,金灿灿的稻穗尽情吮吸阳光,远山的柏树林,郁郁葱葱,水墨丹青般厚重凝练,皴染叠翠,望不到尽头。曹哥的长安车空调坏了几年了,他不停地抹去花白平头上的汗水,双眉紧缩,微胖的脸庞爬满了皱纹,写满了担忧和执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速行驶,驻车又步行了几公里,终于到达目的地。尹浩家在乡下,家里一贫如洗、家徒四壁,大门洞口,唯有几个烂箩筐凌乱地斜躺在屋檐下、土坝子上,阵阵鸡粪味儿,莫明的发霉味儿,拼命地往鼻孔里钻。
  “尹浩、尹浩……”
  “哪个!”苍老的声音从厢房传来。
  “老人家,我上次来过你们家的。”
  “哦,哦,曹老师啊,你好,快到屋里来坐,今天热得遭不住。”老人家探出头来,热情地迎接曹老师。
  “打扰了,尹叔,你的孙儿尹浩怎么还不进校呢?今天正式开始上课了,人到哪儿去了?”
  墙上挂着斑驳的年画,地上的母鸡翻开惺忪的睡眼,慢慢站起来,猛然扇动翅膀,搅起阵阵灰尘,畅快地拉了一滩粪便,而后又在原地蹲下,偶尔伸出头来,又旁若无人地继续打盹儿。
  “唉……唉……”眉头紧缩,颤巍巍地递给曹老师一瓢凉水。
  “咕咚、咕咚……”双手捧过瓢沿,埋头喝完水,抬起头,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汗水,终于缓过气来。
  “狗东西晚上看电视,白天看电视,吃了早饭,碗都没有洗,终于累倒睡着了,已经睡了三个多小时……”翕动不灌风的几瓣牙齿,一声叹息,浑浊而又粗重。
  两个小时的唠嗑,拉家常,尹浩似乎察觉得来了熟人,靸着人字拖,东倒西歪的走了出来。
  “咦!曹老师,曹老师……我,我……你好!”尹浩睡眼朦胧,嚅嗫不清地继续说,“曹老师,呵呵……”双颊憋红了。
  “睡醒了没有,我们又见面了哦,小伙子,你还是欢迎曹老师撒?”曹老师笑吟吟地拍着尹浩的肩膀。
  “嘿嘿……我饿醒了,忘记了吃午饭。”尹浩朦胧的双眼忽闪忽闪,低着头,不好意思开口了。
  “喊都喊不醒,快去喝靠靠,孙儿!”老人家无奈地摇摇头。
  “去吃饭嘛,先把肚子垫饱,待会儿我带你回学校吃嘎嘎。”曹老师还是一脸和蔼,笑容可掬。
  “呃……”埋着头,去找吃的去了。
  “不好意思,曹老师,见笑了,他爸爸回来呆了几天又走了,唉……怪我管教不严。”老人家十分歉疚。
  “没事,尹叔,我们学校也有责任,没能尽心尽力,是我们的失职,今天来就是来带他返校的,国家的政策很明确,不能让任何一个义务教育阶段的适龄孩子失学,前次也跟你交过底了……”曹老师不急不缓的继续交流。
  “尹浩,我今天来的目的,你也知道,再次郑重地告诉你,你这样继续萎靡不振,长期堕落下去,注定一事无成,以后,你拿什么来孝敬你爷爷……”曹老师一脸严肃地说道。
  “曹老师,我基础差,对学习不感兴趣,呆在家里自由些。”面容腼腆。
  “基础不是问题,可以重头学起,现在才初中第三学期,老师、同学们都期盼你回校,大家都乐意帮助你,学校、班级是一个大家庭,范老师、年级领导都来过你家几次了,我们的态度很鲜明,会一如既往地帮助你,困难我们大家一起扛……”曹老师又喝了一瓢冷水,娓娓道来,情真意切。
  “哦……好嘛!”一个小时后,尹浩终于松口,试探着,小声回答。
  “儿子家,将来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要改变自身的命运,改变家庭的命运,现在开始努力读书还来得及,打工也需要知识,而且那也不是长久之计,拿点信心出来,要活得像个男人!”曹老师提高了语调。
  “嗯,好……”他终于提高了声调。
  “要得,我现在就去收拾铺盖,现在开始好好的改变自己!”
  傍晚时分,接上另外一个未返校的贫困建档立卡生,车辆穿行在路上,山风阵阵,路旁的柏树沙沙作响,在风中起舞欢唱。
  到学校后,曹老师陪学生吃了一顿熬锅肉,两个学生愉快的走进教室,开始了充满激情的校园生活。
  目前,尹浩同学,能够尽力安排好每一天的学习生活,和同学们相处融洽,学习进步较大。

爱生如子的温情
  今天恰逢周末放假,天雨路滑,曹家祥老师亲自驾车,送班上的岳峰同学回家,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到他家了。
  岳峰是一名初二时的转校生,在他出生三个月的时候,他母亲再一次改嫁了,不知所踪,他父亲年过半百,身体羸弱多病,常年吃低保,所种的粮食不够他的医药费。该生身体单薄,悲观厌世,极度厌学,抑郁症严重,在校读了几天就会持续发病,呕吐不止,从小学开始就有自残行为。王校长亲自联系市人民医院熟人,曹老师驾车送岳峰和另外一名学生去就诊,截至日前,还在进一步观察治疗中。
  “岳峰,这周在学校进步很大,今天虽然是雨天,但是本周你心里很阳光灿烂,对了的,做得很好!”曹老师和他父子俩围坐一起交谈。
  “谢谢曹老师,我就是发病的时候无法控制自己,极其想解脱自己,那是我最梦寐以求的事情。”他笑嘻嘻地诉说。
  “感谢曹老师,峰儿发病多年,给以前的老师和学校添了很多麻烦,这学期转到金华中学后,让您担惊受怕,真不好意思,添麻烦了,曹老师!”岳峰的父亲心怀歉意,小声地说道,说话很费力,泪水噙满了眼角。
  “没事,大哥,不客气,是我们应该做的,大家都叫我曹牛,我劳力好,岳峰就相当于我的幺儿,他是我一对一帮扶的对象,只要他健康快乐就好,我会尽力帮助他,不厌其烦地督促他学习。”他侃侃而谈。
  “也不要背负思想压力,有困难的时候就跟曹老师说就是,岳峰,要得不?”
  “嗯,要得,班上那么多同学都在帮助我,我就是有时克制不住自己……”
  “我不喜欢和人接触,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岳峰神情局促,蹙眉望着曹老师。
  “医生说了,你这个也不是什么大病,你看你现在不是越来越好了吗?一天一天地改变自己,一天一天地进步一点,相信自己,活出信心来。”曹老师满面笑容,满眼期望。
  “不要忘记了你活着的意义,长大后当军人,这是你的理想和抱负,好好孝敬你的奶奶和父亲,以后好好地保家卫国!”曹老师高兴地说道。
  “嗯,好!我一定努力,一定要实现我的梦想!”他掷地有声地允诺道。
  “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加油,相信明天会更好!”握着岳峰父亲的手,又握了再握岳峰的手,深情拥抱岳峰,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离开时,曹老师悄悄放下牛奶和猪肉,还在牛奶箱子里塞进几张红色的人民币……
  天色渐晚,不知何时雨停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涪江上,分外耀眼,路边不知名的鸟儿扑腾扑腾的飞向丛林。白里泛黄的长安车轻快地行驶着,路边、悬崖上的柏树一阵阵倒退,前面的柏树又迎面快速飞来。只有音响里雄浑的歌声和马达的轰鸣声,在涪江两岸回荡。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好大一棵树,是绿色的祝福……”
  点亮前方的曙光
  李建丽,女,初二学生,品学兼优,婆婆爷爷年老多病,父亲丧失劳动力,母亲一个人撑起这个多灾多难的家。
  临近期末,为了不耽误教学,不影响孩子们正常的学习,晚自习后,清点了寝室学生人数,曹老师和陈老师带上慰问品,驱车20公里乡村公路,又走了十多分钟乡间小路,紧走慢赶,在晚上10:30才到达李建丽家。
  昏黄的灯光掩映,透过屋顶青瓦裂缝,可以看见天穹寒星闪烁,剥蚀的土墙,沟壑纵横,室内地上还有些许积水,空气中有蔬菜的清香,间杂着潮湿发霉的味道。她父亲不惑之年,眼中满是愧疚,满含沧桑和迷惘,爷爷、奶奶颤巍巍的一个劲的说着感谢的话,她母亲两鬓斑白,布满茧巴的双手,麻利地端茶倒水。当谈到建丽时,眼里充满了倔强和希冀。
  “你们家真不容易,孩子很懂事,在校读书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她品学兼优,还是班委干部,是你们的骄傲。”曹老师诚恳地点头赞许。
  “多亏遇到政府、学校的照顾,又遇到你们这样的好老师,谢谢……每次都麻烦曹老师。”她母亲感动不已,竭力抑制住泪水滚出眼眶。
  “谢谢你们……”她父亲低声说道,眼里噙满了泪花儿。
  “谢谢曹老师、陈老师!我孙女读书的事情麻烦你们了,”她奶奶年纪大了,说话也不利索,“他父亲常年卧病不出门,可苦了孩子他妈!”
  “不客气,现在孩子读书不花一分钱,学校还给予生活补助,你们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曹老师关切地盯着二老。
  “孩子回家的时候,让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多鼓励她……”曹老师没有停下话语。
  “你们也要注意身体,你们健康就是对孩子最大的鼓励和支持。”
  “苦难是暂时的,更是她人生成长的一笔财富,她的励志故事,成为了同学们学习的榜样……”
  “女子刻苦努力,在校一切皆有我们,请放心!”陈老师也点头赞许。
  夜未央,路漫长,乡间小径跫音弥漫,蛐蛐声此起彼伏,远处的狗吠悠远起伏。告别李建丽家,已临近深夜子时,寒露霜降,星辉斑斓,斑白的两鬓愈发显眼,但他俩心里却暖融融的。
  抬头依稀可以看见路旁柏树,夜风呼啸,坚守寒冬,微风轻送,树木幽香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天明又是一个晴天,对,一定如此!扶贫攻坚从我做起,我是学生的曹老师,同事的曹哥,朋友们的曹大侠,呵呵,我还是曹牛!”心里如是想着,曹老师迈出坚实的步伐,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走,浑身充满了力量,耳畔又似乎听到了晨起的歌声,学生铮铮誓言,升旗仪式时雄壮的国歌声……
  歌声、读书时在金湖湾回荡,两岸的柏树在风中摇曳,愈发葱郁苍劲。(特别申明:为了保护隐私,文中学生的名字、家长姓名都是用的化名)

  作者简介:程驰,笔名“闲云野鹤”,重庆人,现为射洪市金华中学教师,陈子昂诗社会员、陈子昂研究会会员、射洪市作协会员。

路过

雷人
1

握手
2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该文章已有1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引用 闲云野鹤44520 2020-12-27 10:15
      曹家祥老师五十四岁,从教三十余年,至今一直担任班主任,三尺讲台,扶贫攻坚,爱生如子,不断书写热血青春,描绘瑰丽篇章,恰如那金湖江畔,一垄苍柏,默默坚守,从不懈怠。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