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网门户网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郎静山的朋友圈|摩登老人齐白石拍电影

原作者: 张涛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摩登老人齐白石拍电影
文章节选自: 张涛《摩登老人—齐白石拍电影三记》


图片

齐白石肖像|郎静山摄


图片

齐白石肖像|郎静山摄


       1931年,齐白石挚友樊樊山病逝。金息侯为其题写挽联盖棺定论道:“有诗得三万余篇比陆放翁更富,遗世于八十六岁与贺季直同仙。”当时的《上海画报》几乎用了一个整版来纪念樊樊山,如廉南湖所作悼诗《哭樊山先生》、俞俞所记《樊山老人之年》,包括樊樊山为申报记者康通一所作绝笔诗词。而作为“主角”的樊樊山出现在此版之上的笔墨,却是一篇名为《丹青诀电影歌为齐白石、林实馨两画师赋》的诗作:

有宋影戏始阜宁,雕绘人物蒙以缯

偃师提挈歌且舞,日月不照光在灯

                             (见吕惠卿对荆公语)


讫今七百有余载,泺南渭北制作精

圆颅方趾不可见,刚如剪贴纸一层

海邦晚出擅淫巧,以电摄影罗万形

登场悦疑游镜殿,事事物物俱有情

独惜欧美师郑卫,探腰杨柳唇接樱

东瀛有意整风俗,雅正力与奇袤争

中华字画有嗜癖,岁币百万收吴绫

酒渴诗狂齐白石,机声灯影林实馨

以二画师为导演,扬州八怪呈其能

画中有画影中影,风雅好事推伊藤

携林就齐商绘事,蛾眉并是高材生

齐也白髯气郁勃,林也鬈发云鬅鬙

短布衣裁周伯况,敝袍纸补廋兰成

时维九月暖寒半,东篱菊秀风日晴

两贤解衣势磅礴,溪藤端玉陈中庭

曹衣吴带风水别,粗文细沉神鬼惊

雍邱苏米接长案,一日宣笺百幅盈

画成美人恣题品,汝南月旦皆真评

自入门至评画止,神工意匠烦经营

一幅一画照药镜,一灯一影呈纱屏

一人一态无亵嫚,士则狂狷女则贞

影出蝉嫣过千尺,伊藤卷纸归东京

东人雅爱樊山笔,影中惜少画妃亭


       樊樊山在诗作起首以据传繁盛于宋代的中国传统影戏,比附于电影这种新兴的视觉媒介,意在强调此种技术并非西方所独创。同时影戏一说也更能引起国人共鸣。齐白石即曾邀请皮影戏班在他家中的画室内播放过皮影戏。讲到西人电影,樊樊山则还是以“奇巧淫技”的“天朝”之眼视之。抛开个人的感性情绪不论,这首诗所透露出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在1930年,有一位日本人伊藤为雄,在北平专为齐白石和林实馨两位画家拍摄了电影。齐白石的荧幕初体验,在他个人的日记著述中却了无痕迹。虽然齐白石在回忆中记到1922年陈师曾携其画作东渡日本办展,提及“日本人又想把我们两个人的作品和生活状况,拍摄电影,在东京艺术学院放映”,但实际并无下文。


       对于1930年的首次拍电影经历,笔者所见最为翔实的记述,来自《齐白石“演电影”》一文:樊樊山的诗,更重要的是记下了《丹青诀》这部已不知所踪的电影的基本情况:1930年9月某日,日本人伊藤为雄与画家林实馨来到齐白石家中。齐与林二人在院中摆下画案作画,并请来女学生围观。二人作画百幅,众人逐一品题,然后由伊藤卷起,携往东京。这个电影,除了摄下齐白石对案挥毫的画面,更透露出他画名鼎盛时期向海外售画情景之一斑。

       这是齐白石三拍电影的第一次。此文有一处值得商榷——伊藤为雄为齐白石拍电影的时间,并非1930年的9月。樊诗原句为“时维九月暖寒半”,是指乍暖还寒天气。一般北京的9月还是“秋老虎”阶段。樊诗此处所用“九月”应为农历纪年,转换为1930年的公历时间应该是11月左右。加之笔者所引1931年的《上海画报》所载这首长诗之前,有编者按语道:客冬,正金银行日人伊藤氏,在平摄制丹青诀影片,导演者齐白石及林实馨两画家,轰动中日,樊山闻之,乃作此长歌记其事,病前之长歌,以此为最,记者志。

       “客冬”,为去年冬天之意。据此,可以断定,齐白石人生中第一次的电影体验,具体时段应为1930年的11月前后。“导演者”一说为误称,按樊山诗中所述,此片导演应为日人伊藤为雄,“演员”为齐白石和林实馨。


图片

图1|横滨正金银行北京分行旧址(东城区正义路)

(作者拍摄)


图片

图2| 齐白石邮寄清单 北京画院藏


       伊藤为雄当时的身份,是日本横滨正金银行中国分行的职员。(图1)从齐白石处常常购买字画,包括从事其字画的中介活动。北京画院藏齐白石邮寄清单中即有一通,上有齐白石所书“伊藤 山东芝罘横滨正金银行画一条 二月廿”字迹。(图2)齐白石也曾将钱财存放于伊藤正雄所供职的银行之内,可见对此人的信任及交往程度非同一般。


图片

图3|“故都画家林实馨诗人近影”

《天津商报画刊》1936年第17卷第40期


       与齐白石共同参演的林实馨,(图3)其人画史记述寥寥:另一位画师林实馨,名华,以字行,福建闽县人。林实馨能作诗文书画,曾入林纾城南古文讲习会听讲,列名《林氏弟子表》。后来他遂以林纾之侄的名义,结交京城文人,以鬻卖诗文书画谋生。他曾组织中华画会,自任会长,并于民国十八年(1929)将画会扩充为林实馨诗文书画研究馆,在东城大佛寺开馆,招收门徒。

       林实馨并不以画显名,只是长袖善舞善于忽悠。按相关史料得见,其人品行着实堪忧,尤其自我吹嘘高调标榜为林琴南子侄之名,混迹北平文艺江湖,谎言说多了可能自己也信服不已,林实馨甚至于将此虚假身份写入其父墓志铭中,生生给亲爹爹添了一位假哥哥。即便如此,当时艺界买账之人居然不在少数。以画界声名与技艺高低论,林实馨和齐白石完全不在一个等级。齐白石能同意和他共同“参演”,林琴南的金字招牌还是起到很大作用。虽然林琴南此时已离世六年,但是作为齐白石1919年三上北京立足画界的“贵人”之一,这个面子,总是要给他这个“山寨”侄子的。

       按樊樊山诗中所述,拍摄过程似乎持续时间不短,面对镜头,齐林二人联手作画,“一日宣笺百幅盈”,创作数量颇丰。拍摄完毕,“伊藤卷纸归东京”。这位业余导演将当天摄制过程中所作画作带往东京销售。不知道这算不算变相的等于付给齐白石的演出费用,或者继续作为中介收取提成。无论怎样,伊藤为齐白石所拍这部电影,很明显是出于商业动机,至于电影在东京是否放映,放映后实际效果如何,由于相关一手文献付之阙如,尚需进一步探究。略略延展,日人于近代对于齐白石或相关中国画家的关注,大体分三种类型:一种为类似大村西崖一类的纯粹学者,真诚欣赏中国文化,认为“中国才是日本文化的故国”、“日本美术实乃吾之旁系不足挂齿”;第二种为伊藤为雄这样的半商半中介性质。他为齐白石拍摄电影,其后的动机与其说是出于对齐白石艺术的激赏,毋宁说以此为噱头的市场经营策略;第三种则是一些在华任职的日本官员,他们对于中国艺术家的关注或者友好互动,并非仅仅是我们所想当然的以为热爱中华文化的角色认同所致,其背后是有着日本明治维新逐渐强大之后,试图进行文化扩张的国家战略与帝国主义霸权思维所致。


图片

齐白石《西城三怪图》1926年

纸本设色60.9×45.1cm  中国美术馆藏


图片

《画家齐白石》片头题字 1955年



图片

张涛

博士,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導師


       201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并于同年留校任职于中央美术学院学报《美术研究》编辑部。博士毕业论文获得中央美术学院2012届博士研究生毕业优秀论文奖。专著《草头露与陌上花——齐白石北漂三部曲》获第二十七届金牛杯铜奖。即将出版《何处是吾乡——民国北京画界研究》(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高教出版社2022年)

 主要研究領域:

       近现代艺术史及视觉文化研究。

 主要研究成果:

       近年已在《美术研究》《美术学报》《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等期刊杂志发表相关论文五十余篇。出版专著三部:《君是人间惆怅客--齐白石京华烟云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1年版)《草头露与陌上花——齐白石北漂三部曲》(广西美术出版社2018年版) 《巨擘传世:近现代中国画大家•胡佩衡》(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年版),合著三部:《齐白石师友六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版)《家住苍烟落照间——陈半丁的艺术世界》(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版) 《翰墨烟云——金城与京派画学社团》(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版)。先后受邀参加“齐白石国际学术研讨会”、“国立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等重要学术会议并做专题发言。

图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5 阅读39657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