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网门户网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沉鱼|但说几件事

原作者: 沉鱼 来自: 四川省新文人画院 收藏 邀请



暗换流光动客容,繁花落尽已深冬。
枯枝更有几分骨,败叶犹藏四两风。

——图文:沉鱼




但说几件事



先说“二”吧。

还没有想好“一”的开头。


前儿个吊兰抽出一支花剑,接着芦荟也莫名其妙地抽出一支,这冒失的行为,吓我一跳。

三年了,芦荟是第一次开花。

谁说的,只记花开不记年?

十年一梦到扬州、十年生死两茫茫、去年江南见雪时,月底梅花发、年去年来白发新,匆匆马上又逢春……

诗里早已详尽,花开花落年复年,许多人和事,一年又一年,怎能不记得?


先生离家的时候,菊花刚抱新蕊。

念他孤身漂泊鲁地,为生计殚精竭虑,只有借助网络为媒介,一吐牵挂之思。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众芳之中,独爱菊。凄风苦雨、霜催雪欺,不改其色。像那永远不被艰苦生活打倒的人,将所有的辛酸困厄都咽下,一个人默默承担着。


我常挂念他衣没穿暖,饭没食好,在外行走,明箭不好躲,暗箭又难防。他偶有倾诉,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先生隐忍、乐观,我却少了格局。


如今正是黄花满地时候,发了信息,

询问:何时归来?

他回:遥遥,有期。





最近喜欢上了冬天的树。

没错,就是自然界的,杨柳、桑槐、枫槭、松柏,等等。

秋后树叶开始一片片返回人间,剩下树枝,在寒风中遒劲有力,屹立不倒。像素描,给混沌的天空勾勒出生机勃勃的曲线。狂风劲吹,枝间有铮铮风声,更像狂狷桀骜的嵇康,断头台上,还在弹奏他的《广陵散》。


暗换流光动客容,繁花落尽已深冬。
枯枝更有几分骨,败叶犹藏四两风。


这是大自然的气节!


想起一位已故的老师。军人出身的他,一生光明磊落,为民请命。在诗词书法、音乐绘画等领域颇有造诣。

老师半生军旅半生宦海,一生淡泊名利,两袖清风。他性格幽默风趣,大开大合,大智若愚,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官架子”,还甚至有些土里土气。素日里我们常在诗词里“相见”,我偶得能拿出手的句子,本是一时侥幸,他则会为我拍案叫好。有不如意者,他也会直言不讳,鼓励并指出。我们私下很少联系。还记得去岁冬天,老师电话相约,让我帮忙对他一部准备付梓的散文集作最后的校对。

我们于图书馆的茶室落座,聊书,聊诗,聊音乐,聊茶道。


孰料,仅一年光景,曲未终,茶未凉,老师已魂归仙界。

天妒英才。


老师一生著作颇丰,出版过的几本书皆不吝相赠,我都珍藏在家中书房。如今诗韵墨香仍绕梁,老师却驾鹤西去,令人痛心疾首。


萧萧黄叶辞旧岁,苍苍老枝不可摧。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再翻阅老师诗作《寤墨移斋》——

篱边三五菊,径向野边开;清风无贵贱,随意到山家;小船无舵随风走,带起红莲一径香;平常修养善和真,不媚权威不鄙民……他在《回太行》中写道:“又至太行巅,临高心恍然。路非昔日路,山是旧时山。故地群松翠,友人双鬓斑。再尝岩下水,一口到当年。”

再聆听老师慷慨激昂的《大汉刘邦》——两千年峥嵘岁月,一万里江山纵横,大风起兮,天地之间,当歌一代英雄……不禁令人肃然起敬。


这是军人的气节!


老师故去数日后,我与文化馆马馆长联系,待散文集出版,定留一本与我。





翻出多年前由辛柏青、秦海璐、袁泉三人主演的话剧《青蛇》,三个小时的时长,连续看了两遍,依旧震撼人心。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想过人间烟火、守着人类规矩、有千年道行的白蛇;一个历过情和欲后,依然保持着率真、果敢、可爱、热烈、修行五百年的青蛇;一个懦弱胆怯、得陇望蜀、轻信旁人谗言的凡人许仙;一个六根未净,动了欲念,却不敢面对的僧人法海——

一身袈裟,一副枷锁,就阻断了他和青蛇五百年的缘分。


辛柏青真是好演员呐!舞台上,雷峰塔倾倒之际,他一转身,歇斯底里地喊道:塔底没有白蛇,只有佛,小青,待我来生,再与你授业解惑。话未说完,早已是泪水滂沱。只见他,芒鞋轻踏,袈裟轻扬,双手合十,禅定打坐——他又做回了他的高僧。

这让我想起了女儿国国王与唐僧,明明相爱,却要百般忍耐。“情”字一字,十一笔书成,有人说,一笔是回顾,一笔是倾诉,一笔是怜惜,一笔是爱慕……这一笔,一笔,又岂能写尽这痴男怨女的绵绵情意。

中国汉字八千余,唯有情字不可解。


舞台谢幕,所有演员都回到戏外,唯剩我,隔着屏幕,眼泪横流。

——到底,已入戏中。

青蛇曾问法海:僧,你爱过我吗,一点点?……感谢师傅收留我五百年,我爱你,亿万斯年……

亿万斯年,初心不改,这样的爱,何其辽阔、何其壮美?


而白蛇,如世间的多数女子,结婚,生子,相夫,教子,被家务琐事人情世故磨灭了光泽,失去了自我,纡尊降贵,丢掉尊严,最后被镇压雷峰塔底亦无悔无怨。

青蛇说,一下子,万事庸俗不堪!

想想,真是可悲、可叹。

只是我们都是在尘世中炙烤的凡夫俗子,都要在情天欲海里淬炼。

七情、六欲,便是众生相。


青白二蛇,皆为自己所爱坚守,这是最可爱的人。


——这是比人还可爱的妖。




这里是虚线

————————————————————————

众生皆苦。

就连我的叙事顺序也主次不清,令人苦恼。

大风吹来了,荷枯了,菊残了,蜡梅竟然偷偷鼓起了花苞。你看,岁月沉香,总有回甘。一阕相思词,一曲离别赋,我在文字背后,隔山望海,汹涌澎湃;回眸生春,静待花开。


小雪过了大雪,然后是冬至,小寒、大寒,数着数着,就到立春了。





——作者沉鱼,以文字在平台上岸。
感谢您的点赞和在看。
愿山河无恙,春天早些到来。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
赵宗明 | 美哉,泱泱灌都发布时间:2022-11-28
下一篇:
【我和四川作家】尘埃中的曙光——读《尘埃落定》有感发布时间:2022-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