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张仕文 | 远去的“巴蜀鬼才”魏明伦

四川文化网 2024-5-29 11:02 2478人围观 文学作品

5月28日上午,听闻著名剧作家魏明伦先生以83岁高龄病逝,悲中从来。回忆与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不觉潸然泪下。  魏明伦著名等身,被称为“巴蜀鬼才”。他自诩是一个“没有白活的人,值得研究的鬼”,在创作上 ... ...
  5月28日上午,听闻著名剧作家魏明伦先生以83岁高龄病逝,悲中从来。回忆与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不觉潸然泪下。

  魏明伦著名等身,被称为“巴蜀鬼才”。他自诩是一个“没有白活的人,值得研究的鬼”,在创作上秉承独立思考、独家发现、独特表述的“三独”精神,善于“喜新厌旧,得寸进尺”,一戏一招,招招出新,不断在华人圈子掀起“魏旋风”。

邓高如(右)看望病中的魏明伦(左)


  魏明伦这个名字很早就听说,当兵之前,在老家看电影《易胆大》时,就知道了编剧是魏明伦。真正见面是入伍到成都军区部队后,军区组织新闻培训班,宣传部邓高如副部长邀请魏明伦等大家来给学员授课。那时的魏明伦还不老,五十出头,矮胖,头发很长,眼镜后面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魏明伦的开场白令人印象深刻,他说自己有三个童子功,第一个是戏剧童子功。他幽默地说,自己不但没有讲课的经历,而且没有上课的经历,连一张小学文凭都拿不出来,知识全靠自学而来。他说如果设有自学委员会的话,他不是主任也肯定是常委。他父亲是川剧的编剧兼鼓师,从小就对他口传身教,他九岁登台唱戏,倒嗓时坏了嗓子,只好专职作了编剧。第二个是“运动”童子功。魏明伦说自己的运动童子功不是运动员的运动,而是搞运动的运动。著名诗人流沙河写了《草木篇》,被打成右派,而他替流沙河鸣不平,就当了“运动员”,被下放农村劳动锻炼三年。第三个是辞赋童子功。他说骈体文在中国几乎失传,后来因为他写了一篇《盖世金牛赋》而使这一文体得以复兴。他也一发而不可收,创作了会堂赋、宜宾赋、安顺廊桥赋等骈文。

邓高如(右)看望病中的魏明伦(左)

  魏明伦说自己跟文学是一场艰辛的苦恋,因为自己对待文学的态度十分虔诚,常常是苦吟成戏。“两句三年得,吟成双泪流”本来是形容唐朝大诗人贾岛的,用在魏明伦身上也恰如其分。魏明伦不提倡“立等可取”,他没有倚马可待的快功夫,崇尚的是慢功出细活,无论戏剧还是杂文、辞赋,他都注重形式的美感与思想的深刻,常常翻来覆去打磨,自己不满意的东西绝不出手。有时稿子邮出去,突然发现哪里不妥,就会赶紧追回来。

  下课后,邓部长请魏老师为大家题词留念,魏明伦谦逊地说,我的毛笔字拿不出手,算了吧!邓部长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学员来自基层部队,有的驻守在云南边防,有的在西藏高原放哨站岗,您的墨宝是对大家的鼓励和鞭策,千金难求。见推辞不掉,魏明伦卷起袖子,饱蘸浓汁,认真书写。我也大着胆子请魏老师题一幅字,魏老师亲切地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绵阳部队,他一听,提笔就写下“涪城起凤”四个字。我一看,急了,魏老师,凤是女的,这样题不合适吧?魏老师一听,哈哈大笑,凤是雄的,凰是雌的,不然怎么有凤求凰呢!我一听,脸刷地一下红到脖子根,从那之后,才知道凤是雄性,都是生活中带凤字的女性误导了我。

本文作者张仕文(右)与魏明伦(左)留影


  后来,我调到军区政治部工作,多次随邓高如部长到魏明伦老师家里,交往也多了起来。每次到魏老师家里,他们旁征博引,口若悬河,我在旁边洗耳恭听,受益匪浅。邓高如喜欢写散文,杂文,多次在全国全军获奖,他们是英雄惜英雄。魏明伦曾自认为他的散文不如邓高如,邓高如的杂文不如他,并专门引用一副对联来形容,“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他们的关系亦师亦友,一直保持了几十年。

  1999年春天,上海《文汇报》笔会编辑朱大路来成都组稿,邓部长做东,在锦苑宾馆请朱编辑吃饭,邀请了流沙河、魏明伦、柳建伟、伍松乔等文学界名人一起出席。这是四川文学界的一次雅集,虽然都在一座城市,平时大家各忙各的,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简短的互相问好后,就开始了天南地北的交谈,流沙河那时正在研究文字,谈得最多的也是对文字的感悟,魏明伦则披露他和流沙河认识的经过。我忝列侧席,了解了很多名人掌故。

本文作者张仕文(右)与魏明伦(左)留影


  2003年后,邓高如提拔到重庆警备区当政治部主任,军衔也由大校升为少将,我跟魏明伦老师接触就少了一些。直到2010年才再次见面。汶川大地震后,军委为四川援建了八一康复中心,准备在中心内建一个小型纪念馆,纪念抗震救灾的军地英雄。当时决定请一个名家写一篇“八一康复中心赋。”首长们扳着指头扒拉半天,觉得请著名辞赋家魏明伦最合适。于是我和陈德杰副部长受命前往魏明伦老师家,请魏老师写赋。

  开门的是丁本秀阿姨,她热情招呼我们坐下,然后进里屋请魏老师。魏老师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他竟然瘦得皮包骨头,变了人形。我们关切地问魏老师怎么回事,他说刚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报销”了。我们说了来意,魏老师爽快答应了我们的请求。他说想亲自到八一康复中心考察一下,寻找灵感。陈副部长当即安排我第二天陪同前往。

  第二天我和驾驶员接上魏老师夫妇,直奔康复中心,当看到很多先进医疗设备时,魏老师说他今后也想来这里康复,我说没问题,到时我们负责联系。考察完后,我请魏老师夫妇到温江吃饭,选了一家特色鸡饭店。那顿饭魏老师吃得很香,他说很久没到温江来了,变化真大。后来,由于身体的原因,魏老师无力完成“八一康复中心赋”,但他一直记得这件事,专门推荐老作家徐康来完成。

  魏明伦早年以戏剧出名,后来又主攻杂文,写下了“毛病吟”、“雌雄辩”、“威海忧思”、“小鬼自白”等名篇,近年主要以辞赋为主,代表作有《中华世纪坛赋》《岳阳楼赋》等佳作。魏明伦先后荣获中国文联颁发的终身成就戏剧家称号、中国戏剧文学学会颁发的终身成就艺术家称号。他创作的《易胆大》《巴山秀才》《变脸》《夕照祁山》《中国公主杜兰朵》《好女人·坏女人》等九个大戏,获得中国艺术节文华大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曹禺剧本奖,三度登上国家舞台艺术精品榜。

  邓高如虽然调到重庆,但他和魏明伦的交往没有减弱,每次从重庆过来,都要跟魏明伦见面,也多次邀请魏明伦到重庆作客。记得有一次他叫我给魏老师送一篇文章过去,那时正值春节期间,单位事情多,我就耽误了几天,这下可不得了,邓高如在电话里把我骂了半个小时,说我对魏老师不尊重。我毕恭毕敬拿着话筒,半句话都不敢分辨。从这件事就可看出他俩的感情多么深厚。

  28日八点过,邓高如将军接到魏明伦夫人丁本秀的电话,告诉他魏明伦刚刚离世,去世前还专门交代请他写挽联,邓高如泪如雨奔挥笔写下:

  戏剧家,杂文家,辞赋家,三星如斗耀词府,值得研究之鬼;

  早慧者,开创者,大成者,九戏似山屹菊坛,没有白活的人。

  大师远去,世上难有“巴蜀鬼才”!
原作者: 张仕文 来自: 四川文化网
精彩评论0
我有话说......

关闭

主编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