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门户网站

旅行社 川味馆 蜀汉风 大茶楼

茶非茶,禅非禅

2017-8-30 15:20| 责任编辑: 谦谦| 查看: 219| 评论: 0|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禅宗的五宗七派中,黄龙宗的禅风是比较凌厉的,大都属于棒喝而顿悟之类。因其是临济宗支派,故有“德山喝,临济棒”的遗风。临济宗之后出了无数大德,却都是一路棒打出来的!   黄龙宗的始祖慧南禅师亦极具 ...
  

       禅宗的五宗七派中,黄龙宗的禅风是比较凌厉的,大都属于棒喝而顿悟之类。因其是临济宗支派,故有“德山喝,临济棒”的遗风。临济宗之后出了无数大德,却都是一路棒打出来的!
  黄龙宗的始祖慧南禅师亦极具刚健奔放的气质,深得临济禅扫荡偶像的精髓。他说:“登山须到顶,入海须到底。登山不到顶,不知宇宙之宽广;入海不到底,不知沧溟之浅深。”这样追根问底、直面本心、杀佛骂祖,是从赵州和尚的吃茶走下来的。他将学人逼到理智的悬崖,促其悬崖放手,彻底否定有形而了悟。慧南有《赵州吃茶》诗:
  相逢相问知来历,
  不拣亲疏便与茶。
  翻忆憧憧往来者,
  忙忙谁辨满瓯花?
  禅者觉悟出人事茫茫不过往来纷乱,山河大地、十方虚空并皆消殒,这虽不是禅的最高境界,却也从否定始,已入门径了。
  这样的否定让我联想到日本的茶道鼻祖村田珠光。一日,珠光用精美的茶碗点好茶,捧起来正准备喝的一刹那,师父一休突然举起铁如意棒大喝一声,将珠光手里的茶碗打得粉碎。但是,珠光毫不动声色,回答说:“柳绿花红”。这一公案虽彰显着珠光坚韧不拔的茶境。其实他的话是没讲完的,原句是苏东坡的“柳绿花红真面目”!(东坡真是宋朝以禅入诗的第一人!)此时珠光已然悟得:佛法并非有特别的形式,它存于我们每日的花开花谢、桃红柳绿之中,自然亦可存于茶汤之中,存于汲水拾薪、烧水点茶之中。
  当然,这时的茶已非茶,禅已非禅,或者说茶仍是茶,禅仍是禅。
  从村田珠光上溯两百年就会发现一休的禅风是有渊源的,因为被誉为日本茶祖的荣西禅师,第二次入宋后参修的正是临济宗黄龙派的凌厉佛法。他回国后一定是把壁立千仞的“黄龙三关”带回了日本,也把宋朝的一套点茶法传入而著出了日本茶道第一书《吃茶养生记》。他甚至主张用禅和茶两大武器来拯救处于末法时代的国家!这比早前的遣唐使以及最澄、空海、永忠等日本的学问僧带回去的要多得多。此后日本茶道的发展无不建立在临济宗的禅修和宋的点茶法之上。
  如果说,在中国,茶只是禅修的辅助手段的话,那么在日本,茶道其实就是禅道。他们将禅带入茶道,因而茶道的日常行为也就上升为禅法的修行了。或者说,茶人欲学茶道,必先要修禅,因为,日本茶道是出于禅宗的。比如日本茶道的集大成者千利休学习茶道时,求教的就不是茶道老师而是禅宗师父。这样想来,他能总结出“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情。他确是把喝茶当作禅修的,且看他描述茶室的诗句:
  一眼望去
  没有花朵
  没有着色的叶子
  海滩上坐落着
  一椽孤寂的茅屋
  在秋夜朦胧的
  微光下
  这秋夜的月光下有的是简素自然、幽玄脱俗的茶境和禅境。禅宗的终极关怀是回归人类的精神家园,茶道亦然。精神的流浪最终要归于本心,归于俭素的茶室之中去感悟“庭前柏树子”般的平凡与真实。
  但缘于日本岛国的地域特征,古来偏安一隅,民族的单一精致和善于挖掘使其禅宗呈现出褊狭和深邃的特质。源于禅宗的日本茶道自然不会像中国茶道受儒、道、释三位一体的综合影响,入明、清而最终归于中庸平和、清雅阔大的境界。这看法不是出于民族情绪的主观臆断,而是由日本地域特征及民族性决定的。比如以上千利休的诗句细细品来就还有着丝丝枯槁和静寂的气氛,而无茶的新鲜,更无临济宗禅道的通脱活泼了。也正是到千利休手里,茶室越来越小,最终小到只有“一贴半”!他的精神的内敛孤寂和强悍而霸气的丰臣秀吉自是不能相融,所以千利休最终以被赐切腹来收场也是必然。丰臣的野心自然不能收敛于这小小的茶室之中。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说:“极其狭隘简朴的茶室反而内藏着无边的广阔与无限的优丽”是有些民族自傲的,在我看来拘于这样的境界毕竟小气、虚无了点,与空明澄澈的中华禅的大道有别。
  这稍有贬抑的结论之得出仍非出于民族情绪。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最新评论

热文推荐

最新资讯

活动看台

社区热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