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门户网站

散文 诗歌 小说 剧本

《西游记》作者是我国关心宇宙与人类性命之学的脊梁精英

2017-12-28 21:16| 发布者: 卡莎| 查看: 118| 评论: 0|原作者: 马武山 潘丽萍|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作者:马武山 潘丽萍 关键词:世德堂本《西游记》、世德堂本《西游记》陈元之序、《杨升庵太史年谱序》、杨慎、陈文烛、吴承恩。《西游记》的宗旨:是用神话科学故事,依数理释厄人类超脱幽亡,指导星际移民,做齐天 ...


作者:马武山  潘丽萍

 

   关键词:世德堂本《西游记》、世德堂本《西游记》陈元之序、《杨升庵太史年谱序》、杨慎、陈文烛、吴承恩。

   《西游记》的宗旨:是用神话科学故事,依数理释厄人类超脱幽亡,指导星际移民,做齐天大圣。


    这么重大题材的名书宝眷,注定作者是我国历代性命之学者合力铸就。《西游记》公认是个密码本。新刻出像官板大字二十卷百回本西游记(1)(以下简称:世本),世本最接近原著。

    世本的陈元之“序”言,与《西游记》正文同时出版刻印,经过研究发现:世本《西游记序·秣陵陈元之》亦是揭秘《西游记》作者之原始资料。

    研究认为陈元之应是陈文烛。陈元之的“元”字,亦当“玄”字用,玄武大帝武当山亦称“玄”,陈文烛称武当山主,乳名叫“武当”。 陈元之—陈玄之—陈武当,应该就是陈文烛也。陈文烛生于1525年,字玉叔,号五岳山人,湖北人,时任南京大理寺卿。陈文烛写的《杨升庵太史年谱序》中记载暗示:陈文烛得到《杨升庵太史年谱》和《西游记》,给予分别写序并出版(后面有详细介绍)。

    陈文烛非常崇拜杨慎。《西游记》涉及杨慎与嘉靖皇帝的一些纠葛,直到刊行都需要处处设迷。这篇“序”也采用密码艺术手法,下面按顺序解读世本《西游记序·秣陵陈元之》:

    摘:太史公曰:“天道恢恢,岂不大哉!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庄子曰;“道在屎溺。”善乎立言!是故“道恶乎往而不存,言恶乎存而不可。”

  解释:这段大意是宇宙规律无处不在。也看出陈文烛崇拜《史记》与《庄子》。

 摘:若必以庄雅之言求之,则几乎遗《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或曰:“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或曰:“出八公之徒”;或曰:“出王自制。”

  解释:此段大意以庄雅之言要求,几乎遗弃《西游记》名著。不知何人所著,文中的三个“或曰”有意设迷,围绕托出王公贵族或者是作者,是为了吓阻小人及不怀好意猜疑者。

  摘:余览其意近跅滑稽之雄,卮言漫衍之为也。旧有叙,余读一过,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岂嫌其丘里之言与?

 解释:此段大意讲《西游记》书是滑稽之雄,卮言漫衍意为酒后的话,泛滥开来。“旧有叙”或指简绍芳为世本写的序,我读一遍,没写作者姓名,岂嫌其丘里之言与?

  摘:其叙以为:孙,狲也,以为心之神;马,马也,以为意之驰;八戒,其所戒八也,以为肝气之木;沙,流沙,以为肾气之水;三藏,藏神、藏声、藏气之三藏,以为郛郭之主;魔,魔,以为口耳鼻舌身意、恐怖颠倒幻想之障。故魔以心生,亦心以摄。是故摄心以摄魔,摄魔以还理;还理以归之太初,即心无可摄:此其以为道之成耳。此其书直寓言者哉!彼以为大丹之数也,东生西成,故西以为纪;彼以为浊世不可以庄语也,故委蛇以浮世;委蛇不可以为教也,故微言以中道理;道之言不可以入俗也,故浪谑笑虐以恣肆;笑谑不可以见世也,故流连比类以明意。于是,其言始参差而俶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崖涘,而谭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夫不可没已!

  解释: 此一大段是陈文烛抄录的《旧叙》,《旧叙》中讲师徒与五行的关系,也讲作者“归之太初”、“道之成”、“大丹之数”、在写宇宙规律,和人类釋厄首先除魔去七情六欲,本神话科学小说的初衷。下半部分大意讲“非圣书”的作用。《旧叙》与《西游记》宗旨一脉相承。

“三藏,藏神、藏声、藏气之三藏,以为郛郭之主”三藏在西书正文佛祖讲:一藏谈天(论宇宙);一藏说地(讲人类);一藏度鬼(说幽灵,暗示世间难被认知的规律。)(摘自:第八回)。《旧叙》中解释三藏是:藏神、藏声、藏气之三藏,像外城一样起主导作用。这层深意是留给世本作者作证,大意是写《西游记》需要暗藏神、声、气也。 

  摘:唐光禄既购是书奇之。

  解释:此句注意添加标点,是把两句话合成一句话的典型:“(唐;光禄)—既(购;是)—书,奇之。”加标点后读成:唐既购书;光禄既是书,奇之。

  解释这句的大意是:

 一、世德堂唐姓书坊坊主既购书的。

    二、“杨慎”光禄书书的(“是”字有几十种解释,可以作为:动词、代词……杨慎谥号光禄。据查世德堂本《唐书演义序》和《叙锲南宋传志演义》分别由尺蠖斋;泛雪斋所著,两篇序都写到过“光禄”名字。经过比对原稿字迹内容,世德堂书坊等,证实上述三篇序里“光禄”所指都是杨慎)。

  三、“奇之”一层意思是从著书到购书,这过程出奇了,可能是天意吧!因为简绍芳与杨慎写完《西游记》和《杨升庵年谱》后,由简绍芳带走等待时机刊行,后来不知怎么落到朱孟震手,再到陈文烛手。

  摘:益俾好事者为之,订校秩其卷目,梓之,凡二十卷,数千万言有余。

  解释:“益俾好事者为之”俾的字义为“使”,意为主人的代表。益俾—好样的主人代表。“为之”使宝书没被淹没。整句意思:使《西游记》没被淹没是好样的主人代表做的好事。

  摘:“订校秩其卷目,梓之,凡二十卷,数千万言有余。”

 解释:此段意思先订校,又按秩序排版卷目,完后刻板刊印。共二十卷(与世本卷数相同),数千万言有余(因为文章话里藏话,何止千万言。)

  摘:余维太史,漆园之意,道之所存,不欲尽废,况中虑者哉?故聊为缀其轶叙叙之。不欲其志之尽湮,而使后之人有览,得其意忘其言也。

  解释:“余维太史”—我单单要维护太史。这位太史,不是开篇太史司马迁了,这位是杨慎杨太史(杨慎做过太史),维护原因如下:

“漆园”—(典故)漆园有傲吏。“漆园之意”—(我陈文烛)有维恭维敬杨太史傲吏的心意。“道之所存,不欲尽废”—我俩又志同道合,决不让《西游记》再失散以致淹没。“况中虑者哉?”—更何况其中甚存各种忧虑:如朱孟震对我的信任嘱托、西书写有很多影射当朝的事担心败露、书的宗旨写作手法一时难被人们读懂接受、不能再让宝眷失散等等。

  摘:“故聊为缀其轶叙叙之。不欲其志之尽湮,而使后之人有览,得其意忘其言也”

 解释: 陈文烛暗示杨慎是《西游记》作者后,把话拉回到写旧有叙之人:故在不平凡的失而复得的《旧叙》后加上我的叙。为了不让写《旧叙》人的志向被彻底淹没,让后人既能了解他的论述,又能见到他的文笔。大段大段原文摘录,也是我对他的这番敬仰心意吧。

 摘:或曰:“此东野之语,非君子所志。以为史则非信,以为子则非伦,以言道则近诬。吾为吾子之辱。”余曰:“否,否!不然!子以为子之史皆信邪?子之子皆伦邪?子之子史皆中道邪?一有非信非伦,则子史之诬均。诬均则去此书非远,余何从而定之?故以大道观,皆非所宜有矣。以天地之大观,何所不有哉?故以彼见非者,非也;以我见非者,非也。人非人之非者,非非人之非;人之非者,又与非者也。是故必兼存之后可,於是兼存焉。”

 解释:上面一大段大意是:指出《西游记》这本神话小说不亚于正史和科技文献,以天地之大观,何所不有哉?《西游记》依据数理描写宇宙和人类社会,小说的功能正史是替代不了的。

 摘:而或者乃亦以为信。属梓成,遂书冠之。时壬辰夏端四日也。

 解释:或者是(朱孟震)信任我,才最终归属(我陈文烛)刊行,遂写这篇序放在《西游记》前面。时间在壬辰年初夏四日也。

陈文烛还著有:《杨升庵太史年谱序》、《杨升庵先生全集序》、《杨太史集序》等。

《杨升庵太史年谱序》(简称:《年谱序》)也是进一步证实《西游记》的作者是杨慎(杨升庵)原始资料。下面按顺序解读: 

摘抄: “杨用修(杨慎)先生没十八年矣,余过新都,收其余书十财一二也,偶得先生年谱于友朱秉器,乃简子、邵芳,所次。年谱例编年而此,直书往简于布衣游滇,先生见其诗,结交欢甚,大都实录云:先生从子进工,以义刻传。而属余叙,嗟呼,士生不百年耳,欲成名于千百年之后岂不难哉。”

    解释:“收其余书十财一二也”:余书—指剩余(或还没刊行)的作品。十财一二—理解为在众多著作中收到一至二件有价值作品,因为“十财”用的是财富的“财”字。(一件明说是陈文烛著《杨升庵太史年谱》;另一件是《西游记》,因为保密,《西游记》不能明写,只好写“财一二也”来暗示。)

 “偶得”:意外得到,与《世本序》有句“奇之”意思相同。一层意思认为《西游记》是本奇书;二层意思也是“偶得”、天意,书稿落到陈文烛手是个奇迹。

 “乃简子、绍芳,所次。”:此句需要细读与点好标点,很难理解。大意是简绍芳儿子简晓琳和简绍芳所次,“所次”与前面“乃”字相应,表示被动的意思。整句意思是朱秉器手中这两本有价值的作品,是从简绍芳和他儿子简晓林处被动得到的。

 “年谱例编年而此,直书往简于布衣游滇,先生见其诗,结交欢甚,大都实录云。”

杨慎认识简绍芳,以一首诗牵线,简绍芳游滇南在妙湛寺留诗一事。简绍芳(生年不祥)自号西壆,蒙山人。他文武全才,记忆超常,经商豪富,很多亲人当朝为官。《杨升庵太史年谱》简绍芳著

杨慎认识简绍芳,天意牵线,简绍芳游滇南在妙湛寺留诗,被杨慎看到,非常欣赏,决心见到此人。俩人的牵线诗摘抄如下: 

        昆明池中妙湛寺,延佑露碑空纪年,

        螺房布地照白日,䈓草被墙生花烟,

        圯台竟作田父迳,欹塔尚参先佛天,

        山门嚣散夜岑寂。磷火续灯渔扣船。

诗的大意是:圮台被田父当小道走,无人关心废寺与露碑,人们自然寂寞地住着螺房,很少有人远虑宇宙与人类安危。只有那座歪塔尚在参拜着先天佛。

杨慎思想里正有此大学问和抱负,信奉先天之佛釋厄人类。他决心找见写诗人。见到简绍芳后,俩人志同道合,十年形影不离(1545—1554),在一起写作《西游记》。

杨慎被谪戍滇南,简绍芳认为这是“好事”,在野也可以有作为,有充足时间,探讨宇宙与人类性命之学是人间第一要务,正合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宇宙与社会规律研究已经到了该整理著书时期。二人决定以北宋邵雍数理学说、《先天图》二进位制、儒释道融合万法为灵魂;以大唐真人玄奘事迹、丘处机枕秘本、诗话本、平话本等能搜集到的一切版本、以及民间流传的西游故事素材、与西书相关典故,结合当时国家和世界人类释厄的科技知识和预示,用神话科学小说形式著书,这种题材适合宇宙与人类性命之学。加之杨慎状元智慧才学和家族几朝为官世掌中秘,与中外上层走动,把这一切都用来巧妙的、革命式的、科学的写作《西游记》,使之成为拯救人类的宝眷,打开宇宙之门的金钥匙。

“先生从子进工,以义刻传。而属余叙”

“而属余叙”与《世本序》中的“充叙于余”对比分析,“属叙”是晚辈给写叙;“充叙”是对著书人尊敬,写叙人自贬。两篇原著比对认证字迹相同。从语气、写作手法都在证明两篇叙均是陈文烛写给杨慎的。先生从子进工,以义刻传。

 “嗟呼,士生不百年耳,欲成名于千百年之后岂不难哉。”

陈文烛深知《西游记》宗旨是指导人类释厄的宝书。一定能成名于千百年至以往,人生才不过百年。陈文烛利用手中权力和才能,《西游记》刊印时冠之以官板、大字、新刻等最高身份利于刊发。

 《年谱序》接着褒义杨慎敏慧天授的才能及忠义和遭遇。

摘抄:“余览兹谱盖不知涕沾襟”

解释:写出陈文烛是杨慎迷的真情。摘抄:“又世掌中秘,假之岁月,广厦细毡,从容启沃......今竊有私幸也夫。

这一段说明杨慎有写作《西游记》能力和当时响亮名声。最后陈文烛说:能写《年谱序》是自己的幸运。以上仅在世本“陈元之序”;陈文烛著的《杨升庵太史年谱序》处,揭秘《西游记》作者。

杨慎被谪戍滇南,简绍芳认为这是“好事”,在野也可以有作为,有充足时间,探讨宇宙与人类性命之学是人间第一要务,正合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宇宙与社会规律研究已经到了该整理著书时期。二人决定以北宋邵雍数理学说、《先天图》二进位制、儒释道融合万法为灵魂;以大唐真人玄奘事迹、丘处机枕秘本、诗话本、平话本等能搜集到的一切版本、以及民间流传的西游故事素材、与西书相关典故,结合当时国家和世界人类释厄的科技知识和预示,用神话科学小说形式著书,这种题材适合宇宙与人类性命之学。加之杨慎状元智慧才学和家族几朝为官世掌中秘,与中外上层走动,把这一切都用来巧妙的、革命式的、科学的写作《西游记》。使之成为拯救人类的宝眷,打开宇宙之门的金钥匙。

世本落款:“华阳洞天主人校”分析:杨慎的号叫“华阳真逸”“洞天真逸”,杨慎写过《洞天玄记》剧本,此剧与西游记同一意,所以“华阳洞天主人”指杨慎,“校”一层意思是校订;二层意思戴枷犯人,意指杨慎在谪戍地写作校订《西游记》。

吴承恩与陈文烛是好友,吴承恩《饮酒》诗中写“延之入密室,共展千年书。”二人入密室共展千年书,应该是《西游记》书稿,《世本序》中写“訂校秩其卷目”者, 经过吴承恩訂校排版,再由陈文烛安排刊印。说吴承恩是《西游记》作者亦是有迹可循的。陈文烛给淮安编选了地方志《淮安府志》,在《艺文志淮贤文志》记载吴承恩著作有:《射阳集》四册……《西游记》。所以说《西游记》作者是我国关心宇宙与人类性命之学的脊梁精英铸就。

找准《西游记》作者和做过贡献的人意义重大,他们的著作与行为都是有待开发的宝藏。为使中华灿烂的国粹文化更好的传播于世界,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使人类永存于世做出伟大贡献。

此文只是研究《西游记》作者的梗概,既感谢历代诸多论证,又盼望海量宝藏得到共同发掘。

 

 参考材料:

来自国家图书馆《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胶片。

摘自《玉笥诗集》明朱秉器著。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最新评论

热文推荐

最新资讯

活动看台

社区热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