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四川文化网—四川省文化门户网站 返回首页

郭红元官方主页 http://www.scgoo.cn/?15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成都军区艺委会委员 四川摄影家协会会员

日志

郭红元摄影作品 | 花重开

热度 1已有 142 次阅读2019-7-9 09:44

  我有多久没写过稍微像点样子的文字了啊。诗歌属于少年的烂漫,所以好多写诗的人都不长久,偶尔有一两个坚持下来,写出来的诗也早没了年少时的率真与纯粹,留下一堆堆砌着惆怅的长短。写散文的人到了暮年,除非回忆少时的美好,也是苍色暮暮,晦涩难懂,大概是因为有许多的不舍与无奈,却又实在无法与外人言的勇气。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年年花开,我已,不再年少。


  进入七月,有意识地给自己放了假,轻易不再动笔画画。我这一辈子啊,就是贪玩的情性,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业余爱好。懒得拘束自己,什么都要玩一段日子,累了,就放假,换一换,也缓一缓。
  住在新都的李同春哥哥说荷花开了,来看看荷。李哥,用先前的说法也是成都街上老操哥一般的神仙人物,仗义而有豪侠气,狡黠而有正义感,说话时鼻孔朝天,眼睛一翻一翻的傲视群雄。上次在街头遇见他说是心脏搭桥的定期检查,非邀我吃饭,我那天热的哪里有心情吃饭,再说他下午还约了几位嬢嬢跳交谊舞,推说下次下次,哥翻着眼睛说,感情不到位,强塞给我一包明知我不抽的玉溪,兀自奔向舞场。


  我是个懒极了的人,懒得扎堆儿懒得应酬懒得铺张懒得见人懒得说话懒得,懒。所以一般人喊我参加个什么聚会之类,基本是喊不动我的。做一元钱的公交,到望江公园转转,点一杯十五元的素毛峰,吃完随茶赠送添饭管饱的两荤一素免费盒饭,静静地喝着茶,吹吹风。远比要应酬人际,不断说着毫无意义的恭维片汤儿话来的舒畅。这两年连好多书画展开幕式也懒得去了,看画,第二天自己静静地看慢慢的揣摩就好,开幕式去就是凑热闹,看见老朋友要拉过来合个影,看见达官显贵要凑过去合个影,实在无趣。


  画了几年画,慢慢的也有人恭维我叫老师了,老师哪里是随便什么人都当得起的。李哥也喊我郭老师,纠正多次,他不改,没办法随他去叫。看了荷花哥请吃饭,说到激动处眼睛一翻一翻的鼻翼间微微不自主的发颤,他比我有勇气,唏嘘的无奈经年的惆怅世事的苦涩化为谈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到了这个年纪的人,谁都不容易。网上开玩笑说这个年纪容易老容易穷容易病容易秃,多么惨痛的领悟。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一辈子到底为啥忙了一辈子,为啥非要给自己压上那么多的责任。放下,太难。
  难也没办法说,说了也没用说了别人也没办法,别人也难。人家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早过了不惑的年纪,比不惑先告知我的却是知天命,不知天命便不会那么早退出了,现如今波澜不惊,赞美与讥讽亦不能搅动,耳顺矣。年轻时候的狂妄与膨胀年轻时候的慌张和挣扎年轻时候的不羁与张扬,慢慢的自己都往前面加了一个不字。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渺小,越来越明白自己的谦卑,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木讷,越来越明白自己的牵绊顾虑,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无能无力,想想,这,却是一种苦涩自尝的无奈。
  花草有轮回,重开时是不是曾经的他自己,我不得而知。



  近些时日觉得疲累的紧,找医生开了中药慢慢调理,每日里当水喝一般一碗碗的灌进这些苦药汤子,像极了这苦涩无奈的中年。也不愿给旁人说,说了也没多大的实际意义,到了这个年纪,这一盏苦涩,终究,要自己慢慢,吞下……















惊呆

大哭

感动

晕倒

口水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王开术 2019-7-9 18:22
郭老师的文章写得好,配上構图绝取景妙的荷,像是人生舒情诗谱上了曲,顿时奏响了一幕有声有色的《福乐人生》交响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