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巴山思谦

  • 四川省
  • 成都市

扯理

已有 70 次阅读2019-11-17 13:51 |个人分类:故事荟萃

(二)、扯理
                                                    聊之
        某君过足了烟瘾,瘫坐桌边。因头天晚上,闹分补助粮,自认为分少了,疑是社员们有意打击他,心中憋气,就见人发泄。正巧,来了几个社员,某君便趁机摆起“理论”来:“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打击贫农,便是打击革命。我是贫农,队上打击,就是打击革命。”众人知其是死人的裹脚难缠,也不敢去招惹他,便给这种貌似懂理论人给了个外号,讥之为:“理论大师。”某君以此自诩,反以为荣。
         “理论大师”颇有典故。
记得“文革动乱”时,四川成立革委会那天,队里社员都在挑粪淋菜,某君放下粪桶,装模作样,说:“大家听着,集体劳动,别忘了只抓生产,不抓革命。那就你们施肥,我来抓革命。”现在我就专门念报!他在那儿歇斯底里地高吼着:“四川很有希望!”副队长听着,气不打一处来,说:“希望,像你尾巴一翘,我就给你提鸳篼。大家都在做,你偷懒耍滑,不种庄稼莫吃的,有啥希望!”“大师”一听,认为有辫子可抓,来了劲,说:“你反对抓革命,就是唯生产力论,就是反对中央。今晚开个批判大会,你得参加!”副队长吓得哑口无言,众人敢怒而不敢言。因那个劫难时代,戴了造反派袖章的人,人们知道:惹不起,得躲起!
        某君自知众人畏他,更是翘尾放肆。
         有天夜里,骤然下起雨来。队长想:莫非晚上有人偷队里红苕种藤,就披起蓑衣去防。果不出所料,某君趁夜雨,想自己没育红苕种,何不趁机会去队里苕种地里偷,以便第二天有苕藤栽自留地,图个不费力又有获。岂知恰巧被队长逮个正着。
        晚上开会,队长叫先念报,要求斗私批资。责成某君对其偷的行为作个检讨。某君低着头,冷水汤猪不来气,社员们不耐烦地说:“这么晚了,明天上坡要干活儿,大师,你就表个态嘛!我们也累了!”某君瞥了大家一眼,狠狠地巴了一口叶子烟,烟雾散开,引得年轻人直呛。他猛地一巴掌拍响桌子,阴阳怪气地说:“我认为该检讨的不是我,应该是队长!”一句话,把大家搞懵了!怪哉,你偷苕藤,为啥队长检讨?会场上社员们莫名惊诧。某君颇感理直气壮,大言不惭地说:“我承认我是偷,是无赖。但是作为一队之长,找我谈过心吗?教育过我吗?没有!你队长得补助70个工分,你尽职了吗?没有尽到教育责任,难道不该检讨!”队长文化低,有理道不出,只气得瞪眼,半晌说一句:“看来,你硬是个理论大师,偷也偷得有理。”会议不了了之,散会时,众人私下议论:我们盘古开天地,还没见过这种人——无理说成有理,不亏是理论大师,拿他有没有法呢!
   
                            (图文无关)    待续


晕倒

感动

大哭

惊呆

口水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