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门户网站

查看: 224 | 回复: 0

谦谦
发表于: 2019-1-8 15: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一句俗话,也像一条真理。
  中国古代散文流派之一的桐城派,出在安徽桐城,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枞阳县。桐城派三祖方苞、刘大櫆和姚鼐,都是桐城人。桐城派也有四祖之说,另一位戴名世也是桐城人。对桐城派的研究,大都要追根溯源,考据到更早的一位人物头上,他就是桐城人钱澄之。还有一位是钱澄之的同乡挚友方以智,方以智与钱澄之同被称之为桐城派的先导。你看看,桐城这个地方确实了得!这一方水土养了一方人。
  我有幸在《钱澄之年谱》付梓前读到这部书稿,这是因为在枞阳这一方水土上,有我的军中同事钱奕珠先生,他是这部书稿的第二编撰人。我记得奕珠同年入伍的那批枞阳兵,有好多才子,还出了一位将军。奕珠也是当年军中的笔杆子,到了地方之后,并没有派上用场。想不到的是,待在社会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他竟然自我修炼为吴越钱氏历史文化和谱牒文化研究专家。支撑这顶专家桂冠的是,奕珠先后编著出版《枞阳钱氏八百年》、《吴越史记》、《吴越国王年表》,执笔编纂七部二十卷650字的《枞阳钱氏合修流光宗谱》及《吴越钱氏镜水公支谱》等钱氏支谱。奕珠先生整理续编的《钱澄之年谱》,是他作为钱澄之后裔,对吴越钱氏历史文化的重要研究成果,也是对中华历史文化的一大贡献。
  恕我孤陋寡闻,以往对钱澄之知之甚少,经过多天恶补之后,我以为钱澄之的文学成就,远远超出桐城派的三祖或四祖。而且,他在诗学、易学等领域,都有扎扎实实的研究成果。而且,他的以诗记史,他的《所知录》,对于研究南明和清初历史,具有弥足珍贵的史料价值。
  为什么钱澄之的名声,又远远不及桐城派的三祖或四祖呢?
  本来《钱澄之年谱》收录了《清史稿》中的钱澄之小传,我还是较真地在《清史稿》中查阅了原文。一查就查出一个有趣的现象。我最先在列传中查找到的是方苞,因为他入仕了,所以他的名字非常靠前,夹在一些满族人名中间。继而在文苑类,依次找到戴名世、刘大櫆和姚鼐。在儒林和文苑两类中都没有钱澄之。我硬着头皮继续找下去,原来,钱澄之和方以智,都在遗逸类。遗逸是个什么类别?史稿在这类人物最末一位谈迁小传的结尾处,写有这么一段话:“明末遗逸,守志不屈,身虽隐而心不死,至事不可不为,发愤著书,欲托空文以见志,如迁者,其忧愤岂有已耶?故以附于各省遗逸之末。”原来是这么个道理。
  钱澄之字饮光,晚号田间,多种著作以田间冠名。从本书附录可以看到,钱氏同时代学人对其评价甚高,四川学人唐甄在《田间文集序》中写道:“出于险,终于穷,不丧所守,而能成其学,吾罕见其人,饮光先生有焉。”唐甄又借题发挥写道:“今世之所谓学者,误矣:多诵广记,博征肆辩,附缀多端,自谓雄文盖世,而不知其犯吾警也。”唐甄批判的现象,到如今依然比比皆是,看来给钱澄之点个赞,颇具有现实意义。
  钱澄之存世的年谱有多种,其母本皆为《钱公饮光府君年谱》,其编撰人钱撝[改简体]禄,为钱澄之之子。府君是对已故者的敬称,由此可以推断,钱撝禄为其父编撰年谱,是在其父谢世之后,或在谢世之后编定。这部年谱只编撰到钱公六十一岁,而钱公享年八十有二,还有二十一岁一直空着。作为钱公后裔的奕珠,不以学历却步,深信学历不等于学力,慨然为先祖钱公续了后二十一岁年谱,并对前六十一岁年谱增补了大量注释,可谓功莫大焉。
  《钱澄之年谱》当然的第一编撰人钱撝禄出生于1657年,续编撰人钱奕珠出生于1947年,前后相距290年。如此长的历史跨度,语言差异性自然太大,奕珠的续编稿与撝禄的母本,叙述语言能够贯通吗?通读了全本年谱,我的感觉是文气一气呵成,不存在代沟。奕珠编撰的史料依据是钱公晚年的诗集和书信。钱公有以诗记史的习好,诗作又极为宏富,纪实性也强,而遗存书信无疑记载了他的生活轨迹。奕珠先生采用摘句式编撰法,实实在在地填充了钱公后二十一岁年谱。尽管年湮代远,我对钱奕珠先生笔下的文字,深信不疑。有了这样一部完整的钱公年谱,对于钱公世系认祖,对于钱学研究的继往开来,将都提供大大的便利。贤哉,奕珠!仰不愧于钱氏列祖列宗,俯不怍于枞阳一方水土。
  一点读书心得,忝为序。
  刘富道
  2019-1-5写于武昌
  刘富道,湖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文学院院长、《长江》丛刊主编。国家一级作家。著有长篇传记《天下第一街·武汉汉正街》《汉阳事件》《汉口徽商》。

跳转到指定楼层
微信的两端,情缘一线,红尘滚滚,有情有缘。明月千里寄相思,情意浓浓,赏一轮明月,放飞着思念的翅膀,在属于你我的天空,自由的翱翔。

!forum_wx_2! 30 | 回复: 30

关闭

主编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须知|关于我们|手机投稿|   

GMT+8, 2019-3-22 08:16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网

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 2012-2019 静享传媒 ( 备案号:蜀ICP备18016560号 )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