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艾芜:得到解放有一年

四川文化网 2020-8-31 13:32 6289人围观 文学作品

在解放后的半年间,我在一般大的集会上,看见五星的红色国旗,看见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相片,看见前后左右穿着解放军服装的人们,看见红底黄字的大幅标语,总不免要恍惚地发下痴想:这该不是梦吧?这可以表明那种刚解 ...
  我们一向住在西南的文艺工作者真是过够了奴隶的日子,当看见中国解放军出现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或乡下的时候,谁不有着从匪徒手中脱险出来的心情?谁不欢喜得流下眼泪?谁不心里冒出一个声音:“终于活出来了,得到解放了!”
  在解放后的半年间,我在一般大的集会上,看见五星的红色国旗,看见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相片,看见前后左右穿着解放军服装的人们,看见红底黄字的大幅标语,总不免要恍惚地发下痴想:这该不是梦吧?这可以表明那种刚解放的欢喜心情,一直延长到很久很久的时候。


  假如有人问道,这一年中,在你个人方面,什么事情最使你满意。我会毫不踌躇地回答:就是得到解放。先前在蒋匪帮统治的时候,看见警察和兵、拿着武器、走到身边,心里就紧起来了,很不舒服。现在看见佩着“公安”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的同志,就使人不禁油然生出爱和尊敬,尤其夜深单人走在黑巷子的时候,一看见武装同志拿着武器在巡逻,就仿佛遇见亲人似的,立刻得到了莫大的安慰。他们把我们从奴隶的苦境中,解放出来,现在又来辛苦地保护我们,我们偕会不感激、不爱戴吗?
  解放后这一年,仿佛过得很长,而且觉得解放以前那些岁月,都没有这一年值得珍视。数千年被压迫的中国人民,是在这一年翻了身的,从此由奴隶变成了主人。这种千载难逢的大事情,何幸又是自己亲身经历着的。我看见一位跟地主的猪同住在一间屋子的穷苦农民,已经站立起来,在千多农民斗争恶霸地主的大会上,做了主席。这不是使人感动的大事吗?我看见一位经常奴役农民的地主,动辄拿枪杀人,称霸一方,已经在许多农民面前低下头来,不敢讲一句话了,这不又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吗?我看见一位挑煤炭的码头力夫,站在一百二十万人民的代表大会上,侃侃而谈,把城乡互助内外交流的道理,通过一个码头力伕的日常生活,讲得透透彻彻的,赢得了震动屋梁的掌声,这不是一件令人尊敬的事情吗?我看见一位靠教书为生的教授,只花了两块半烧饼那样多的钱,就得到人民法庭判赢了一场官司,从此把“衙门大大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恶劣风气,粉碎得干干净净的。这不是一件千古奇闻吗?……


  三十年来,我们就盼望各级学校的国文,要以白话文为主要的教材,在解放后这一年才算完全实现了。同时白话文同文言文的斗争,也在这一年,才算彻底胜利了。我们从事新文艺工作的人,能不欢忻鼓舞吗?蒋介石匪帮统治的时候,学生毕业就是失业,而在解放后这一年,毕业的学生不但都分配到了工作,反而不够各方面的需要了,像西南今年在建筑方面,就需要高等建筑人材一千多名,而西南各地大学的土木系,各地专科学校的土木科,总共才毕业一百四十五人。这不是叫我们从事教育的人,惊喜异常吗?……
  总之,共产党和毛主席所领导的人民政府,在解放后这一年,是真正能够为人民服务的,是真正能够使被压迫的奴隶翻身起来做主人的。这不仅使我亲眼看见,而且也使我亲身受着了。
  一九五0年十一月七日夜
  原载《解放一年·为庆祝重庆暨西南各地解放一周年纪念征文选集》第41-42页
  中华全国文协重庆分会筹委会主编 重庆市文联筹委会发行
  注:原文是繁体字    吴再洪打字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原作者: 艾芜 来自: 四川文化网
精彩评论1
我有话说......

关闭

主编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