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张涌:都梁况味

新文人画院 2021-10-31 05:52 6655人围观 四川文学

重庆法治报《了然》副刊第250期(《重庆法制报》2021年10月29日第15版)头条刊载张涌文《都梁况味》,经作者授权,文化网全文发表。


都梁况味

张 涌


       因为要到梁平,自然就想到熊少华。正在想他的时候,他的文章《寻找峰门岭》就从微信发过来了,写他重走范成大入蜀之路;写他在峰门岭“脱然凌绝顶,回首白云低”。这两句诗真好,让我思接千载,遥想承载着悠久3000年历史的高粱山,想在蟠龙瀑布“意气或感激,邂逅成功名”的陆游,想那两棵摇曳在“第一禅林”的桂树,细品都梁况味。
       我在微信里问他,明天重庆国学学会组织到梁平,你不去?他说不去,上周才去过。确切地说他是才“回去”过,梁平是他的老家。
       在梁平,熊少华更是一个绕不开的存在。品都梁况味,离不开熊少华。梁平三天的文化考察之旅,他的影子无处不在。梁平博物馆,他写的《梁平赋》赫然在目。几处用餐的地方,壁上都有他的书法或者绘画。在百里竹海,还有他的工作室,周遭竹树苍翠,烟雨氤氲,羡煞我等。我禁不住为之撰句:

          万杆郁郁助清凉,翠浪千重接浩茫。
          我欲依篱为客梦,风梢雨箨入诗囊。

       同行书法家苏大椿教授也被那个氛围撩拨得心痒痒,当场想写字留念,可惜没找到墨汁。
       熊少华是诗、书、画兼擅的全才。与他见面,我往往情不自禁抱拳送他两个字:佩服。必须申明,不是客套话!最近求他为我和另外两画友共同的工作室“泉长涌”书额,他三天后发来图片,饱满遒劲,有张力而不张扬,引得我等三人狂赞不已。传说中的书如其人,说的就是他。苏大椿呼为“熊骚华”,其实也没错。他的书画、他的诗确有一股来自诗骚的典雅,有荆楚的大气,来自真诗人的率性。他还是个眼不容沙之人,针砭时弊,大有屈子不平则鸣之慨。说到不平事,血脉喷张,几欲撸袖一搏。奇怪的是,他竟然不胜酒力。连“不胜”也谈不上,他就是不敢喝,不能喝。那他的才气、他的雄骚气是哪里来的呢?
       我最初了解梁平也是从他的书熊少华开始的。5年前我牵头民盟市委文化委非遗课题调研,走了永川、荣昌、石柱、梁平等地。梁平是我们调研的重头戏,邀请的专家自然少不了熊少华。
       梁平非遗真多啊。全市44个国家级非遗,梁平占了5个——木版年画、竹帘、粱山灯戏、拾儿调、癞子锣鼓,在汉族区县中稳居第一。用我市非遗权威专家谭小兵院长的话说,梁平非遗多而精,底蕴深,文化含量高。重要的是,有一帮有情怀的人,比如木板年画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徐家辉。当年我们调研采访对象,除了70多岁的竹帘国家级传承人牟秉衡,另外就还有他。正是他13年不离不弃的坚守,还原了雕板、蒸纸、拖胶、刷泥、套印等近30道制作工序,挖掘出了许多几近失传的绝活。
       梁平年画是一座文化宝库,徐家辉是传承人也是受益人。从年画受益的人还有很多,那份文化浸润恰如春风化雨,滋养着后来人,比如青年画家郑开琴。她的画吸取了年画的质朴本真和泥土气息,读来别有一种亲切感。几年前我就对她一见钟情,哦,对是她的画!后来我邀她加入民盟,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推进。最近她加入中国美协了,我很担心她被别人“抢注”,因为她也是名家了。不过现在放心了,几天前跟梁平民盟负责人沟通后,他们雷厉风行,次日就联系了她,将她纳入联系培养对象。
       梁平值得写的还有太多,比如世谓“西南丛林之首”“第一禅林”“宗门巨擘”的双桂堂;比如佛门巨匠、诗人、书法家,明末清初重要禅宗大师,著名禅院双桂堂的开山祖师,世有“小释迦”之称的破山禅师;比如近代著名书画家、担任过双桂堂第十代住持的佛学家竹禅大师;比如后世尊为“一代大儒”“崛起真儒”,“孔子以来未曾有”的来知德;比如梁平柚子、张鸭子......
       最值得写的当然是双桂堂。那年重庆民盟画院到垫江写生收官后,武辉夏老师说,梁平双桂堂很近哦,去看看?武老师一鼓动,大家就跃跃欲试。他不愧是活动家,很快联系了住持,为我们安排了斋饭,色香味形俱备的那种。比如鱼香肉丝、香肠、虾仁,那口感,那香味,那颜色,几可乱真。走的时候,寺院方面还给我们一行10余人送了木手串,说是住持开过光的。有一阵,我总是把它戴在腕上。但自从在一次聚会上见一朋友一股脑儿戴了十余手串后,我就不戴了。
       顺便说一下,我对斋饭感情有点复杂。我想不通,斋饭何以非要攀比世俗?佛门何以也演绎起真作假时假亦真的凡间大戏?难怪在川西旅行,老是遭遇真假莫辨的高僧“开光”,以至于我后来对很多很多高僧只剩下遥望,没了仰望。那年在重庆美术馆看台湾那位最有名的高僧的书法展,见所录内容多是“天道酬勤”之类,属于心灵鸡汤之属,笔法和内容并无一丝禅意。比诸弘一法师、比诸竹禅自是等而下之。总之写诗写文书法,一近鸡汤便入俗格就像花鸟画里的写意牡丹、就像新诗中的汪国真。倒是在朋友圈中看到华岩寺道坚和尚的抄经小楷,果然不枉其金佛山三年闭关修炼,写得娴静古雅,颇近真禅。我后来才知道,华岩寺接嗣于破山大师。对啦,道坚的旧体诗词也不错。文化传灯之一脉相承,似不容置疑。即便未入佛门如熊少华,把书法也写得汪洋恣肆,似与禅心,然而细品之下,别有一种来自深处的禅味。我想,这一定跟双桂堂有关,跟他长期研究、心存景仰的破山大师、竹禅大师有关。


原载重庆法治报《了然》副刊第250期




作者简介:张涌,《重庆民盟》主编。重庆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重庆民盟画院执行副院长兼秘书长、重庆国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学书画院执行院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国画作品数十次参加全国及其他省级以上展览,入选“庆祝《延讲》发表60周年全国美展”、第二届全国“恽南田艺术双年展” (入会资格)、第11届西部大地情全国美展,论文入选全国美术高峰论坛(入会资格),获第20届重庆市美术书法摄影展一等奖;散文散见于《群言》《重庆晚报》等,旧体诗刊发于《诗刊》《星星》等。

原作者: 张涌
精彩评论0
我有话说......

关闭

主编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