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网门户网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离响 | 言说

原作者: 离响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图片作者:Nicole 妮可

  符香云站在茶园里,看着晨雾中的茶野。
  
  这片土地终究是没辜负她。她在这片土地上种过很多东西,此时,她才明白她种下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她自己的心,这颗心长出了很多很多东西,只有她自己真正看得见。
  
  茶树沿着山坡向远方蔓延,像她绵长的思绪一直悠长到了远方的山顶,山顶上云雾缭绕。只有这清晨是属于她自己的。
  
  整个白天她属于顾客,属于员工,属于合作社的茶农——她是一个乡村振兴的带头人。
  
  记者就会问她一些过去的问题。
  
  说说您的经历,大多数记者都会这样要求。
  
  她只好从头再重复一遍,把很多年的经历浓缩成一个乡村姑娘致富的小故事,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讲完。那时她才十八岁,中专毕业。她不想出去打工,但一心想着要挣钱,土地是现成的资源。
  
  村里有人靠种槟榔致富,有人种香蕉,有人倒腾橡胶,她还太年轻,只选择赚到钱的故事听,很少关注谁赔了钱。
  
  家人说:供你读书可不是让你回来种地的。可她依然不想去外省打工,家人就凑钱,让她去做生意,可谁信她呀,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毛丫头,她最初的创业事件成了一个街坊邻里间的小玩笑。她只好去上班了。谈恋爱、结婚、怀孕,这期间,她一直有赚钱的野心。生了孩子后,她无法上班,可是土地依然在,她可以实践在土地上种出财富的梦想了。
  
  她种香蕉,种菠萝,刚刚赚了一点钱,就遇到了困难,香蕉烂在地里,菠萝的行情不好,她陪了个精光。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看到了记录片里的茶园,心里就亮了,茶是好东西,正像她沧桑后的心境。
  
  于是,她又忙活起来了。卖了自己家的房子,一心扑在土地上,茶树长起来了,冒出嫩绿的茶芽,像一片永久的春天。
  
  种茶的时候她也遇过挫折,一个充满希望的清晨,她走进茶园,当目睹正园的茶芽已经被虫子一扫而光的时候,她就站在茶园里嚎啕大哭。大哭过后,她就找了种植专家做指导,让茶芽再次茂盛生长。
  
  在建设美丽乡村的时候,她的茶园成了致富的典型,在政策扶持下顺利成立了合作社,附近的村民陆续加入到了合作社中,才有了这样的成就。
  
  眼下,共享农庄就要完工了,已经有顾客开始咨询住宿问题。很多城市人也想到茶园住一个夜晚,仅仅作为消遣,他们会是一个个过客,为这片土地付出一点点钱财,而这是她的事业和一群人的生计。
  
  她经常对自己的孩子说:天助自助者。她把这句话实践了很多遍。
  
  她对采访者讲述的内容会以文字的方式出现在报纸上、网络上,出现在人们的闲谈中,这些为她带来掌声、荣誉以及一些嫉妒。
  
  她看这些关于自己的文字时有些尴尬,常常会觉得恍惚,仿佛是另一个女人的人生,而不是她的。
  
  她还有一些事情从没有跟别人分享,这些事情她就只能讲述给脚下的土地,夜晚的星空。
  
  一个俊朗的男孩曾经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他说要去远方创一番事业,他求她一起走。她答应了他。他满怀信心地上了远方的列车,他说先去做前期工作,等一切安定好,就接她过去。
  
  为了他,为了爱情,她是可以离开这片土地的。一个名叫符香云的乡村致富带头人也曾经是一个多情的少女。
  
  他没有失言,他只是死在了十九岁的途中。她自然无法忘记他,不能忘记他有一个赚大钱的弘大梦想,他说起未来的脸上朝气蓬勃,他永远嵌在了她生命中最柔美的一段时光中。
  
  无数个夜晚,她独自徘徊在山野里,她就会想起他,跟他说时间的流逝,说乡村的变化。如果,他当初没有一个远方的梦,就在这片土地上像她一样低下头劳作会不会更好,可是,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
  
  一个应该平安长大的女婴没能看见这个世界的太阳。
  
  她腹中带着五个月的胎儿在地里劳作。午后的太阳晒得她发昏,她想直起身,却忍不住向土地倒下去。当她再次清醒后,肚子已经空了。这件事悲伤得如同一个故事,只是她无法对人开口讲述,一直埋葬在心底,她时时祭奠。
  
  那次集资种香蕉赔了钱。她生出了很多白发,一瓶农药就摆在餐桌上,是孩子的哭声让她清醒过来。她以一个欠债的女人在田地里像耕牛一样劳作了三年,把钱还完了才换回了村民的信任的目光。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心一次一次跌落到谷底,坠入一定要赚到钱的深渊中。
  
  她真正想对记者讲述的话从没说出来过。若是她亏了,她一名不文了,她变成一个穷光蛋,那她就不用在对他们讲述自己了。为了不让自己落入那样的境地,她只好努力下去了。
  
  其实,现在,她一点都不喜欢钱,她喜欢的是一种有钱的感觉。现在,没有人要求她有一张白净年轻的脸,她手上的裂纹和老茧都是荣耀的见证,这种感觉不能用幸福来概括,更多的是苍凉。
  
  她本也有权利拥有一张白嫩没有沧桑的脸,一双柔软得只适合端起咖啡杯的手。
  
  她就像眼前的这座山,向阳的一面给了别人,背阴的一面就留给了自己。

  作者简介:
  离响,本名王莉华,海南创意文学院秘书长。蒙古族。海南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9届高研班学员。中篇小说被《小说月报》等选载。获第二届草原文学奖小说奖、第二届“平乡好人杯”华语诗歌特别奖、海南省民族文化“七个一”长篇小说特等奖、首届晓剑青年文学奖三等奖、首届“保亭杯”全国散文大奖赛一等奖等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
孙意轩 | 《我要枪毙我》发布时间:2023-12-18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