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黄慧 | 《凌霄花有百日红》

四川文化网 2024-6-27 14:22 1934人围观 文学作品

在我的小城,蔷薇花已经足够惊艳、足够浩荡、也足够壮观的了。而凌霄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者|黄慧

  蔷薇凋谢凌霄开。

  在我的小城,蔷薇花已经足够惊艳、足够浩荡、也足够壮观的了。而凌霄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是捧一踩一,单是凌霄花从五月到十月之久的花期,就已经更胜一筹。

  可见,花无百日红,是不准确的。

  于我来说,以前是不太喜欢开得过于鲜艳的红花的。总觉得俗气,入不得眼。

  不知是否与年龄有关,过去不喜欢吃的豆芽菜,现在喜欢了,且是越嚼越香。过去唯恐避之不及的香菜,现在恨不得拿来泡茶喝。

  可见,“口味”这件事,与年纪、经历应该有一定关系。随着年岁的增长,经历的越多,原谅曾经不被原谅的,接受曾经无法接受的,也就慢慢打开了自己,让自己变得宽厚、包容。

  对于花,也是。

  你看人家开得好好的,那么努力,那么不计结果,我凭什么还要对其挑三拣四的,非得要比个长短高低呢。

  允许有素雅的栀子花,就要允许有热烈的凌霄花。

  讲真,凌霄花性子刚烈。常扶松柏墙垣而上,高者可达数丈。在园林的造景中,常将松柏与凌霄植一处。古松苍鳞虬枝,加上凌霄的老干也是虬曲多姿,枝叶翠绿擢秀,花团烂漫冶艳。攀援松树之上,犹如平地腾起的双龙。

  炎炎夏日正值凌霄的花期,古树上橘红似火,蔚为壮观。站在花下望上去,似乎开在了云层里,与云霞共呼应,凌云之志尽现。



  此时松风阵阵,满架凌霄随风摇曳,飞落下来个三五朵,更是惊心动魄了。

  若再赶上一女子从花下经过,清风牵动发梢,落花沾染裙角,她定美得像一首旧旧的抒情诗。

  不过也正是因凌霄花有“依附”之性情,自古便被一些人看不上眼,借此大做文章,对其各种讽刺嘲笑。

  白居易不待见凌霄,说凌霄把花开在别人的树梢,很是不靠谱。

  “疾风从东起,吹折不终朝;朝为拂云花,暮为委地樵。”意指凌霄花攀援树木生长,一旦树木衰弱,就会飘摇无着落了。

  趋炎附势,攀附结贵,哎呀呀,这白乐天鄙视的小眼神儿呦,还带撇嘴的。只是,明明是暗讽奸臣小人,非要指桑骂槐的,我凌霄花招谁惹谁了,可真是的。

  这就类似我们常骂人,蠢得像猪一样,傻得如狗一般。

  猪怎么就蠢了嘛?狗又怎么傻了嘛?明明是我们又蠢又傻嘛!

  那个写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宋人林逋也不看好擅于攀援的凌霄。他在《凌霄花赋》中称其“木老多枯,风高必折”,认为它不足以与百花并列。

  人家凌霄花咋就不是靠自家本事了?

  “披云似有凌霄志,向日宁无捧日心。”这是宋朝贾昌朝的句子,他说凌霄花在云雾缭绕中向上生长,有高远的志向和追求,向着太阳却没有奉承太阳的心。

  嗯,慧眼识珠!

  不过论赞美之词,还得是我东坡兄。

  一句“翠飐红轻,时上凌霄百尺英”,便将凌霄在松风的掩映中,枝叶垂挂如瀑,花色烂漫似火,这番瑰丽的景致,描写得淋漓尽致。

  这样的洒脱的凌霄花,又何尝不是诗人的洒脱。

  各花入各眼。其实植物并无好与坏,对或错,只是人赋予它的思想罢了。

  你说唯有牡丹真国色,我说狗尾草也有春天。


  都是对这个世界的深情。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清人李渔说“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敬它向上攀援的劲头儿,敬它气冲霄汉的壮志,敬它一开起来就没个完。

  “百日红”,咱们都谦虚了呢!

  凌霄花拼尽一生,拿出所有的勇气,掏出所有的激情,捧出所有的能量,一路攀登,一路昂扬,一路热烈奔放,不负花期一场。

  它的爱是浓烈的,栀子花的爱是清淡的。无论浓与淡,都要像植物一样,深情地活着,好好地爱着。

  作者简介:

  黄慧(网名沉鱼),江苏徐州人,徐州作协会员,有作品发表于《歌风台》《歌风诗刊》《大风歌诗友会》《彭城诗派》《汉诗选刊》《四川文化》《安徽诗人》《中华辞赋》《中华诗词杂志》等纸媒和网媒,并有部分作品合著出版。

本文配图:四川文化网AI制作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原作者: 黄慧 来自: 四川文化网
精彩评论0
我有话说......

关闭

主编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