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丹青一梦 | 冯学林中国画作品展

四川文化网 2024-7-2 17:22 1556人围观 艺术名家

人生百年之远,实在不过一瞬,所托世界,但为入梦出梦之境地耳。今日捧读学林画册,真个是有些无端感触,忽地惊心,所谓抚心之感,自有一种不痛不痒相关处也。 ... ...

  冯学林

  1955年生于成都,

  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四川国防书画院副院长。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拜于国画大师赵完壁门下习画,

  又随杨乃光(本光法师)学习诗文。

  艺缘巧合,相继得赵蕴玉、岑学恭、苏葆桢、

  李行白等老师授教点拨,形成自己风格。

  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

  曾获中国文联等单位举办的《中国当代山水画》画展“佳作奖”,

  部份作品已被多家艺术机构,

  党政机关和知名人士收藏。



天造大器  来者可追

——读冯学林和他的画


文 ▪ 邓代昆

  一

  前贤叹言:“一人知己,死不恨矣。”高怀伟抱如魯迅先生者也曾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知己之难得,难度可知!盖人生杳渺,命运不常,荣枯或异,志趣早非。影形左右的,难免龃龉,我南君北的,难免凋疏,今日能视作同怀的,未必能一世信守,诩为知己的,未必明日还在知己。那几多的酒后豪语,旦旦信誓,到头来都不过是伶家台词,春风梦呓而已。我与冯学林兄相交三十馀年,同居一城中,鸡唱犬吠,喧喧可闻;学林天资广博,交际宏富,而我所事窄陋,圈子促狹,故彼此交往之数,大都保持在一种即离状态中,既无所谓火爆密切,也无所谓冷落疏阔也。不过现在看去,这样反倒是好,君子之交,淡之如水,却可以谊长味永。犹之男女相好,一阵子死去活來、地老天荒之后,忽然地梦醒楼空,花飘鸟散,昔日的心肝,不过是今日的陌路,反不如寻常朋友远甚。思想古谚所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良有以也。

  与学林兄之初识,始于何时何地,都有何人何景?早已若飘荡于空中的碎金花片,悠悠漾漾,斑斑点点,散落于记忆的万丈深壑中,无法拾起了。而兄那个放旷风流,翩翩少年郎的形象,却让我蒂固根深,忆来如昨,始終难以磨去。学林怀才抱器,天赐不菲,与艺术有宿盟。还在童稚,即已声发大雅,曲唱梨园,混迹在擅扳丝竹间,有所谓科班身价了。既长成后,才情益是汹诵,不可收拾,彼也策鞭任情,驰骤于文学艺术各门类间。我曾将兄所握各种夲领细加较量,实很难分出高下短长。兄谋职于美术,以绘画为正业,而棋琴并驾,诗酒齐臻,情文交畅,声色双美,故使世人多有不知其供职何处,所专何业者。设若欢聚一厅,觞酌流行,于酒酣耳热间,丝竹齐发,兄则引颈数曲,高歌低唱,顿挫生姿,一时云驻风凝,四座哑然,继之大哗,噓声一片,于是指兄为职业大歌星也;或者良友、亲近招聚,融融无猜,畅谈无碍,兄则谐语连珠,包袱层出,众人捧腹,前仰后迭,遂异口同誉其为职业大笑星也;或者偶践影坛,拍档名角,兄之举手投脚,流目传情,均皆自然合拍,了无矫造痕迹,又俨然是寄身此道之职业老角色也;或则怀抱吉它,坐倚于池塘春草之间,池鱼嬉戏,春鸟相逐,兄凝目遥天,若有所思,蓦地指动歌发,嘈嘈切切,如倾如诉,煽焰燃情,收目回视,焉然欲笑,便又是一多情浪人、职业吉它俊哥哥也;或又茗饮花间,棋子叮叮,演楚汉之攻战,欣一遇之同欢,高手叫苦,良将败北,更被呼指为棋坛职业大杀手也;……兄似也以此自豪为荣,飘飘然,沾沾喜,乐在其中,了不能自知何为其正业久矣。奈何浮萍暗转,物换星移,“而立”远遁,“不惑”往矣,“天命”敲户,韶光示警,朋侶间时有大责其“不务正业”者,兄初始尚不以为是。一日,不知受了何种刺激开示,仿佛刹那间大彻大痛,觉悟前非,亟嘱我为刻“不误正业”印置之座右,做惊堂棒喝。我虽心存疑问,但却也欣然应诺,中心欢喜。时光冉冉如幻,现在想来竟然又已是许多年前的事情。前日学林忽然来电,言其将有画册付梓,要我缀数语为序,惊喜之间,不知何为,我竟然呈出小儿女态度,有热泪从双眸间溢出。

  学林兄之长艺,实归乎翰墨丹青。在兄供职成都蜀綉研究所、名胪成都画坛时,目下不少被号为书画名家的,也许尚还未握笔舔墨也。学林之习画,以山水为主攻,旁及走兽飞禽、花鸟虫鱼。山水师事赵完壁先生。赵氏为蜀中山水画重镇,有人以为其艺术造诣足堪与张大千比肩。而赵氏命遭乖舛,为历史所游戏,本领乃时代一流,声名却终不跻显于前座,也属可嗟可叹者也。学林兄事赵氏既恭谨,故屡屢得到乃师真昧。学林敏悟,于师之外,更溯源于传统。因羡夏圭、马远造景的清旷俏丽,突兀险奇,用笔的简练意足,发人远想,遂择而习焉。兄浸滛其中,研之最久,也得之最多。后又因钟请于石涛山水的笔情恣肆,淋漓洒脱,兄遂又改弦易辙,晨昏参悟,深蹈其中,颇获石涛山水画法式。

  我与学林相交之初始,其墙间张有山水图小帧。所造也:危峰入汉,崖壁如削,林木孤秀、烟光淡洁;于溪流板桥间置行人二,举步匆迫,俨乎心萦归程;迎对片刻,似觉有风声瑟瑟、溪声潺潺,往复回荡于耳际间。又此画用纸,色调黯然,俨乎旧制。学林兄见我神情专注,生怕误会,立马觧释说:“拙作,拙作。”我闻之大讶,拭目更观,愈是嗟赏喋喋。学林见状,问我何不乘雅兴书题数句,以助一时欢恰,许以工笔一幅为酬。我甚是乐意,遂以工楷题数十字以应,中间不敢有半点的懈怠草率,生恐玷缺了如此佳制。既毕,兄脸掛喜色,流露出满意状,并且如其所许若,馈我以工笔《水草鲤鱼》一纸。我珍藏于“自读楼”中一至今日,偶有在楼中翻捡所收图籍杂什时候,依旧许此幅为学林得意作。但未知我所书题的山水画小帧,学林犹自收存否?真如是,此二纸则大可以见证、记忆我与兄之交谊也久远矣。

  二

  学林画集中所收画作战线很长,从早间一直到近期。由早间作品,可探出其胎息所由,勃勃才气。近期新制,又可睹其未灭根性,烨烨才情。

  册中所载录者,椐落款年月所推,大都为兄“不误正业”、迷途知返后所作。早间之作,尽为山水,实只有寥寥数纸而已。睹其风致所现,多为守奉乃师完璧先生衣钵者。概其手法,大都为水墨交用、工写并施,却能笔意明白,少有含混。至其笔简意密,含濡淋漓,筑局险奇等手段,当又是其从马、夏、“四王”法范中呕心得来者。册中有作于稍后一些的《秀色可餐》条幅,虽归青绿山水路数,而其笔墨意兴,实亦可视为学林早期画风的源脉。幅之低近处,粗笔重墨,大青大绿,群山拔地错出如垒,崖壑苍苍,林木森森,寺宇其间,幽穆庄严;幅之高远处,淡墨薄染,夕阳山赭,霞色滿天,群山隐约,泊浮于烟光云影间,火云涌动如涛,峰峦淡洁如洗。幅面虽仅只数尺,而却势贯霄壤,使观者神驰万里也。又其《青城天下幽》巨幅,滿纸苍秀,濛润无前,似有清气汩汩从图间溢出,幽深无际,洗人煩囂;又有《急浪行舟图》条幅,山石大墨大块,斧劈橫扫,洒爽有力,笔简要而姿意滿足。画水用墨线法,线条遒凝宛转如篆籀,所出波翻浪走,小舟颠簸欲覆。上部假留白为云雾,遮障山体,使远山愈远,遥天愈遥。此二幅之作也,手段铺排上,虽已别属新意,但扪脉溯源,依旧归为马、夏畴壠。

  凡画之作,当以意理为先行。画之无意,境界不生,犹之无病呻吟,自欺欺人。实欲上下千古,纵横万里,情接杳冥,意与古会。画之无理,落笔无法,犹之无舟索渡,无翼思飞。实欲谋诸造化,解构山川,了然于心,应之乎手。意远则境高,胸中自发浩荡之思,理清则气畅,腕底乃生奇逸之趣。托逸兴于草木,化机巧为自然,其应也无方,其用也无穷。若能解此而行之,画艺之成功秘法得之大半矣。学林之山水画,于传统落础深透坚实。凡其所作,虽属一花一草之细,一丘一潭之微,都必寄意析理,冥会古贤。所出往往能风雅不俗,古意盎然。

  学林所画山石,手段多多。而其中尤以斧劈皴法用之最众,也最是惹眼。用此法作山石,側筆橫扫,简练洒脫,关捩在水墨把握适度,驭笔缓急适中,太缓则滯弱,太急则飘薄。学林玩此,确属老手,不激不厉,心从所欲,所出石坚角利,斩切如削,洒爽风神,大有驾轻就熟,炉火纯青之慨。册中《秋色》、《幽意》、《银厂沟》、《峨眉瑞雪》诸图所为,可借为我语一证。又学林画水,也为手法多方,或写或抹,或施彩泛波,或留白写意,法之不同,妙亦随之。以是有了《登临小憩》的急湍,《青城幽意》的靜波,《后山观泉》的飞瀑鸣响,《临江待浪》的水天浑茫……。学林山水画,有山皆有水,或又是有山皆有云雾的。

  大凡其孤峰群峦、峻岭深岩,幽泉秀谷,青皋林木间,无不是云烟渺渺,雾气霏霏。册中仅以“云、雾”字样命题的山水画便有《云橫峨眉巅》、《坐观晓云行》、《峨岭晓雾》、《晨雾》、《雾漫峨眉道》多幅。云雾之施,确乎大有妙得矣,微茫幽旷,灵气往來,所谓“远岫与云容相接,遥天共水色交光”境界,庶几可得之也。

  凡画走兽鸣禽,花卉虫鱼之类,虽已属兄之偏师末技,山水馀事,而每有所成,亦是生动可喜,丰采盈人。如兰之幽,菊之丽,竹之节,梅之贞,莲荷之雅洁,牡丹之富贵,皆能形容其外,风神其里。又尤以写《芙蓉鲤鱼》负盛名,早称于世人。其作也,一枝斜陈,飞花数朵,明艳活脱,生意时出。鲤鱼凡置九尾,廻潜游泳,怡然自得,时引人以壕上之思临渊之羡。

  学林兄于书法,虽未刻意在临摹上去下深工夫,但赖其天资聪敏,多方拾取,竟然是写得有模有样,瀟洒风流。学林也能吟咏,而自谦“打油调”。细玩册中题画诗,也多有足供品嚼者。若其题《川东峽江老鎮》云:“出道久闻千百浪,入梦初见十二巅。”题《峨眉胜景》云:“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题《夜宿桂花林》:“晨起推窗观山景,獐子崖下半山云。”题《绿荷》云:“惟有绿荷红蓞菡,卷舒开合任天真。”虽格律有所不遵,而却能含意喻理,才情其中。

  三

  人生百年之远,实在不过一瞬,所托世界,但为入梦出梦之境地耳。今日捧读学林画册,真个是有些无端感触,忽地惊心,所谓抚心之感,自有一种不痛不痒相关处也。三十馀年与兄交谊,书画诗酒,文采风流,可指为喜而乐者,而百年驹隙,江山如梦,回首旧游、物是人非,春光顿尽矣。“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学林口吐白凤,笔粲江花,且雄心未坠,必能有英俊复起大噐告成之期。尝记有前贤言:一生或划而为二,前此者梦也,后此者希望也。我滿怀希望,拭目以待学林。

冯学林作品欣赏









































































































原作者: 四川文化网 来自: 四川文化网
精彩评论1
  • 谢泰安 2024-7-9 12:26
    巴蜀奇才怪才大艺术家冯二哥牛🐮
我有话说......

关闭

主编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