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李桅 | 子铭何处——忆书画家王晓晨师兄

四川文化网 2024-7-10 13:42 1035人围观 文学作品

王子铭,丙午年生,吉林柳河人。二娶皆离异,壮夭于天,遗一子一女。子铭以农家子求学入仕途,因不耻官场污秽,挂印而去。后,主营名酒,以为产业。业余专攻书法,隶篆皆通,行草俱佳,作品散见于江湖藏家。其为人, ...
  子铭师兄走了已经五年了!

  五年了!一直想为师兄写篇文章,想对师兄说点什么!可是,五年了,一直未能动笔!好多次,打开电脑,都想好了题目,甚至开了头,却都未能写下去。这一下子,五年就这么过去了!

新慧师妹为子铭师兄制作的简历中的子铭师兄的照片

  昨晚,与苍山牧云兄弟谈起子铭师兄。说一直想给子铭师兄写篇文章,结果一直未写。说今年说什么也要将这篇文章写了。苍山牧云兄弟云,他也是。他说,他要写,就写篇短的。让笔者一定要写篇长的,好好写一下子铭师兄。结果,不一会,苍山牧云兄弟就发来了他所撰之《王子铭简传》。在之前,他刚受魏明伦子魏来先生之托,为刚逝之魏明伦先生撰写了碑文。

  早上,在圈中还保留着的子铭师兄的微信上下载了他的头像,与苍山牧云兄弟的《简传》一起,在自己的微信中发了个朋友圈。又将《简传》发给了子铭师兄的几个要好的同学、师兄弟妹、朋友及他的外甥,欲索子铭师兄的照片及作品图片。他的外甥家伟很快就发来了上次旅京之子铭师兄的同班同学文凯师兄来蓉时子铭师兄召集同学师兄弟集时的几张照片。几年未联系了,有几个师兄的名字都搞忘了。

  新慧师妹尤其上心,找到了子铭师兄的3幅作品,还发来了她为师兄做的《简历》。这个简历上有张师兄的照片。师妹是做猎头的,正准备给师兄推荐呢!结果师兄却走了……

  师妹还搜到了子铭师兄在郎酒、董酒、黄鹤楼、湖南锦江泉、大连金石滩等酒业当销售老总的一些资料。还搜到一篇师兄在2007年第10期的《糖烟酒周刊》发表的一篇文章,名为《名酒需要提升终端的价值定位》。可惜的是,有个有次成都糖酒会上电视台对师兄做的专访的视频,看不倒了。

子铭师兄给新慧师妹写的字(引首为笔者篆)

  子铭师兄本名晓晨,1966年7月12日生于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安口镇长安村,1986年9月入成都地质学院核原料与核技术工程系核电子技术专业学习。毕业时,因为子铭师兄在书画上的杰出才干及四年来在学校的突出成绩,本已内定留校团委工作。但,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事竟然黄了。

  师兄是长安村的,笔者祖上是西安府的。在笔者曾工作过的茂县,有个长安堡。如是,与师兄亦乡党耶?!

  师兄毕业后,最早分配到什么单位,或者究竟是否是被分配过单位没有,笔者也实是不知。从苍山牧云兄弟的《简传》看,师兄是有单位的。好像当年师兄也是在某个地质队吧?大体上,师兄毕业后,从他后来的人生轨迹来看,大约应当是先行走于滇黔之间的。因为,后来,听当年在学校及成都高校乃至全川都很名的亦居京师之李文师兄说,他与子铭师兄曾于1991年巧遇于昆明街头。那次巧遇,是李文师兄来蓉聚时每次必摆的龙门阵之一。大约有点类似近四十多年后,李文师兄在东风渠上被“三嫂子茶馆”的三嫂子闻声而被认出的情形。

  笔者与子铭师兄再联系上,得益于前些年李文师兄等发起的那次母校的踏青文学社、《校园论坛》杂志社历届师兄弟姐妹们四十年后的大聚会活动。因为笔者曾在《校园论坛》当过美编,所以也被邀约参加了那次大聚会,并为聚会准备了伴手礼。那是一款白色的帆布包包,包外是笔者书写的毛主席的词句“踏遍青山人未”,包内装有2册笔者的诗文集。

刊头为子铭师兄书

  虽然当年的《校园论坛》的刊头是子铭师兄题写的,但在当时的聚会上并没有见到子铭师兄。但从李文师兄处,知道他与子铭师兄在昆明巧遇后,是一直在联系着的。

  那次大聚会,师兄弟姐妹们从世界各地回到母校。用琳宜师姐的话说,我们是“以文学、友谊和青春的名义,重返八十年代,重返母校,重返东风渠畔”。那次大聚会,名为“踏青.校园论坛”青春聚会。是不是感觉有点“青春诗会”的意思。

  聚会中,认识了很多早年大名鼎鼎的师兄弟姐妹们。比如说师军、小兵、冯民、彦忠、仲元、尚儒、郑毅、田毅、李文、蒋伍、文俊等师兄。好多当年在一起诗文书画的师兄同学们,也再一次的聚会和重新联系上了。比如说高宇、允仲、淑乾、中山等师兄同学。

  李文师兄,因为有点业务上的原因,常回成都,常回母校。他一回来,就会张罗大家聚会。在这些活动中,母校校友办的谯秋春老师也几乎是每次都会来周密地始终照应。有次,李文、田毅师兄在母校搞了个推介活动,他们俩都要在讲课。正好,去感受了一下当年在成都高校演讲比赛中连续3年获得冠军的李文师兄再次演讲的风采!

子铭师兄为新慧师妹书

  活动结束后,自然少不了的是师兄弟姐妹们的一翻大酒。那晚,正好子铭师兄也来了。然后笔者就给大家讲了自己当年与子铭师兄的种种甚深因缘,让子铭师兄亦是感慨甚深。后来,与子铭师兄接触得就比较多了起来。

  我与子铭师兄的缘起,自然是因为书画。这个,笔者在一篇名为《书山有路》的文章中曾专门说到过。其辞曰:“大学后,同窗、师兄弟中,有好书者众。一师兄曾与一好草书师、治印师等办书法兴趣班,余与之。师兄又办一书展,效果甚好。”当多年后,那次在母校外面的小饭馆里与师兄重逢时,在网上搜出这篇文章给师兄看时,自然让师兄是甚深惊异。

  当年到成都上学后,在班主任罗梅老师的倡议下,班上成立了许多勤工俭学小组,有修自行车的,有搞小买卖的,有搞摄影的。当时,笔者与光成同学一起,成立了个书画小组,承揽广告设计制作、匾额书写、办墙板报、论文誊钞等“业务”。光成主要是书法,笔者主要是画画。

  很快,学校要举办院运会。体育部要找人绘制一个在运动员入场式上举在最前面的牌子。罗老师便向体育部推荐了我们书画小组来承担这个任务。为了保证任务的圆满完成,系上让八五级的少卿师兄加盟,以壮大我们的力量。

子铭师兄读书中

  在绘制这个牌子的过程中,恰有中学同学世忠自利州返家,绕道蜀都来访。他见是状,亦甚惊异。其大约意,笔者刚入校不久,焉能至如是之状耶?

  与少卿师兄设计并手工绘制的牌子的亮点有仨。其一,牌子上的恐龙图案,而今是母校校徽的基本图案。其二,据云,这个牌子一直举到母校改名为“理工大学”后,才被后来的喷绘取代。其三,是笔者临写的母校的毛体名字“成都地质学院”。

  是举成功后,似乎便奠定了笔者在学校里“书画家”的地位。由是,我们书画小组的“业务”似乎更兴隆了。由是,学校、各系的文学小报刊物等,都纷纷来找笔者担任他们的美编,比如咱们三系的《紫云英》,探工系的《采薇》等。

  当时,少卿师兄说,负责学校美协的晓晨师兄正在外面实习,等他回来后,你去找他,加入组织。

胡瑾师妹请大家喝的母校的酒的瓶子

  后来,听说晓晨师兄他们实习回来了,就打听到他的宿舍去找他。结果找了好几次,他都不在。有一次他在,但正在睡觉。他们宿舍的其他师兄把他叫醒后,估计他还迷糊着呢。估计他心里也不太舒服。现在都记不得当时与他说了些什么,反正加入组织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再后来,就是前文所述的《书山有路》中提到的子铭师兄他们办班、办展的事了。在未能与子铭师兄成功的接上头后,就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然而,忽然有一天,见到学校的一个书法班的招生广告。这个班是博物馆的书法篆刻甚好的何杰与地质系的章为龙两位老师办的,看到广告上说上课的老师有晓晨也就是后来的子铭师兄。于是,就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因此,从这个事上说,子铭师兄也算笔者的书法老师了。但不知为何,现怎么也想不起师兄当时给我们上书法课的具体细节来了。而何、章二师,印象却极深刻。比如,何师本来讲勤礼碑,见笔者在临曹全碑,就现场进行了示范。章师在课堂上讲,写草书,如果不习右军的《草诀百咏歌》,就没办法写草书。还说,晓晨师兄通过这次办班,对一些书法上的事,基本上就搞清楚了。

  子铭师兄走后,师兄弟姐妹们都以不同的方式纪念过他。笔者应是在那时曾将《书山有路》中提到子铭师兄的那个情节在圈中又发了一遍。章师说,笔者发的东西太能弯弯绕了。他费了半天劲,才从字里行间发现,俺说的子铭就是从前的晓晨。只是太遗憾了,等知道时,晓晨,也就是子铭,已经走了!

  子铭师兄在学校的俱乐部里,办过一次书画展。有次,子铭师兄说,当时办展,主要就是为能够留校造声势呢。记得在展上,子铭师兄的一幅对联,印象特别深刻。因为平时大家在一起写字画画,裱好了的字画见的少。只是在博物馆里见过一幅常挂在那里的何师的印,上书“何杰治印”。后来才知道,那个是叫做印屏的。所以,那次展上,一下子见到师兄的裱好了的对联,立马感到高大上起来。章师的草书“二月花”也好!大家也说省书协的那幅小行书的贺字也写的好,但当时的笔者完全没有觉得它比子铭师兄及章师的字好。好像子铭师兄在那次展上,还有油画的,但也无甚记忆了。

子铭师兄给文俊师兄钞的春江花月夜

  在那次展上,好像是听允仲、文伟等师兄说,中国地质美协准备将成都分会的牌子挂在学校。但这事,后来好像也是不了了之了。是不是与少卿、子铭等书画上很牛掰的师兄离开了学校有关,也不得而知了。

  大概在那次以“文学、友谊、青春”的聚会之后,笔者的书画也基本上拣了起来。等聚会一过,恰于纲骅大兄宴上识得苍山牧云、尚举俩兄弟。然后,南坪震后,又去了蚕陵。松茂道中,又识得欧阳、茂平、庆余、海清、张建等书画篆刻家。特别是后来在乡贤友军大兄家结识了和静的健莫兄弟后,又识老杨大大哥、中林等老先生。在老杨大大哥等的热心相互延引下,更识泽全、代昆、亮熹、建军、真来、旭中、金铭、乃建等诸多书画前辈及陈荣、家骏、华文、安如、陈洪、王东、康俊、勤涛、崇寿等诸兄弟伙些。老杨大大哥之力,更著于让笔者得以拜在了我国著名金石书画艺术家锡仁先生门下。至于得入兵师之中国高原雪山画派,从源头上讲,亦老杨大大哥及其妹秉懿大姊及大姊之“死党”新疆秀芹大姊之功也!

  因此,与子铭师兄重新接上头后,尚举、健莫等相邀的书画活动,一般都会叫上他。有次,子铭师兄说,对书画界,健莫兄是真的熟悉啊!后来,家俊大兄等竟然筹建了个酒文化促进会。是会挂牌时,大家都说,若子铭在,该多好啊!

  时,笔者尚嗜烟酒。与健莫等,应该是喝了很多师兄的酒、抽了很多师兄的烟。当师兄代理了款云南的据说是褚茶后,自然也还喝了师兄很多的茶。

子铭师兄与俩朋友

  一次,一酒界的大竹的老表对师兄说,像笔者这样的人,是不得买你的酒的。现在,想起这话,心里真的是很内疚啊!

  有次,家骏大兄看了师兄的字说,你这字基本上接近于书法家了。现在想来,不知当时师兄听到这话是何感受。但笔者以为,子铭师兄内心应该是有点不服气的。就像笔者当时想当然地说师兄的字有瘦金体的味道,而且好像是说过很多次。结果,估计是师兄听烦了,有次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说了句,俺从未练过瘦金体。

  子铭师兄对自己的字,应该是比较自负的。记得他的二弟和外甥都说过,小时候在他们老家,子铭师兄就因为字写得好,常会被乡亲们请去写春联啥的。师兄在他的最后的朋友圈的更新中,就晒了他当年在学校时因在一次全国书法大赛获奖后加入的一个书法组织的证书。可惜,师兄的朋友圈设置了个“仅展示最近半年”。现在,想找回师兄的照片和作品,已很难了!刚才,文俊师兄发来了张子铭师兄给他写的《春江花月夜》。

  子铭师兄如是优秀,但是他的两次婚姻都极其不幸。听子铭师兄说过,他的大丫头在央视工作。也听他二弟说,她不认子铭师兄。

子铭题写刊头的母校校刊封底

  因为对第一次婚姻极度的失望,所以当子铭师兄有了第二次婚姻后,即对之报了极大的期望。所以,师兄对之是投入了他的全部。包括感情!包括金钱!所以,他将他几乎全部的积蓄都投入到了他南边的那个小家庭的建设中去了。特别是有了小儿子后,师兄对家庭投入得更深了。但谁知,他的第二次婚姻还是失败了。虽然,师兄在大家面前,表现极其平静。但他的内心,应该是极其痛苦的。这第二次婚姻的失败,应该是击垮师兄的极其重要的原因!

  当然,也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原因,比如,事业!比如,金钱!比如,抑郁……

  昨天早上,李文师兄来电,说与田毅师兄等在一起谈到子铭时,说他妈的,以前尽去关心“他妈的”什么的一些所谓的“大事”去了,结果自己身边的兄弟都被逼上了“绝境”都不知道!

  记得当时李文师兄在后来写的一篇纪念子铭师兄的文章中,好像是这样说的:“他妈的!兄弟!咱们不缺钱!!!……”

子铭与李文师兄长得还有点像哦

  小兵师兄的纪念文字写的也很长,好像大概意思是说,“只有瓜娃子才不抑郁”!好像好多师兄弟姐妹们都大致表达过这样的意思……

  有一阵子,看到子铭师兄似乎不太开心。就带他到阿坝北边几个县转了一圈。只可惜,去赞拉时,在汶川恰好遇到泥石流,让我们准备走一趟巴郎山的愿望没能实现。同时,师兄在美兴的事情也没能办成。但一路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让我们还是比较新奇,与师兄感到还是比较高兴。回来后,在冉駹与左绵的一次书画交流的笔会上,师兄还是很有兴致地为当地的老百姓写了好多字,还写了师兄不常写的草书……

  不知道,美兴的那件事情的不成功,是不是也对师兄有些影响……

  路上,好像师兄谈起过另一师兄向一师妹借钱的事。笔者便顺口给他讲了一中学同学借钱的事。不知当时他对笔者讲这事,是不是在探笔者的口风。现在想来,对他也有可能是个打击……

子铭师兄接待来自北京的同学(左3为笔者)

  与师兄重逢后,为表达对师兄的感恩之情,用收藏了多年的一块蜜腊玉,打磨成一块不规则的印,将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刻上送给了他。师兄给新慧师妹写的乐天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上的引首“于意云何”,也是笔者给师兄刻的。好像还给师兄刻过几枚小的闲章,内容基本上都是《心经》、《金经》等上的内容。

  师兄还向他洛阳的友人、篆刻家半山石人为笔者求过枚姓名印。师兄说他的孩子也喜欢盖章,说想让他的孩子今后来追笔者的孩子。师兄在他走的那晚录的视频中说,他的那些章,都留给他的孩子……

  有次师兄请笔者在大海湾吃饭。他说,他的公司就在教育学院里面,常在这里吃饭。还有次在摸底河的蜀江春吃饭,师兄好像因为泡菜上的晚了,与服务员发了脾气。这应该是笔者见到的师兄惟一的一次发脾气。现在想来,应该是与师兄当时的处境、状态有很大关系。但一贯心大的笔者,当时恁是不知。

  比如,师兄把车卖了,说是要换新车,但一直没换。常送师弟、师妹们一些东西,比如作品,比如酒,比如他在老家让他小弟弟经营的米,等等。其实,师兄都是在走之前着手处理他的东西。特别的是,他走的那天,他给几个他认为关系比较好的打了电话。给笔者也打了个。可当时笔者“忙”着,没接他的电话。只是在微信中问他是否有事。师兄说,没事,师弟你忙你的……

为子铭师兄治

  有年春节,想着师兄一个人在成都,估计没处过年,便请师兄到家里吃了顿饭……

  与李文师兄一样,笔者手上好像也没有一幅子铭师兄的字呢……

  曾作为郎酒、董酒的销售老总,懂的人都应该知道师兄在酒业中的地位的。这几年在成都到处在卖的“钓鱼台”,其实也是师兄等策划的。几个师兄弟些,喝过好几瓶的。还那个卖的很火的“歪嘴郎”,也是师兄的杰作。好像听蒋伍师兄说,原来“董酒”那俩字,就是子铭师兄写的。所以,笔者总是觉得,子铭师兄骨子里还是个书画家、艺术家、文人……

  苍山牧云兄弟拉师兄入了他的文艺院的“伙”。有次,在苍山牧云兄弟处,子铭师兄很高兴地对笔者说,师弟,我现在准备要入他们民盟了!师兄走后,苍山牧云兄弟说,他去向师兄告别时,在子铭师兄灵前大哭了一场。当时,本来说与健莫兄弟等一起去的。但后来,笔者等等不及了,便与健莫与子铭师兄的二弟一起先去了。没想到,后来,笔者竟然还到那个地方,去给那里的馆员们上过一次保密教育课……

胡瑾师妹请大家喝的母校的酒的包装

  那晚“忙”后,一直“忙”。突然有天,喻剑师兄来电,问有不有子铭师兄的消息。喻剑师兄以他律师人的敏感,估计到子铭师兄可能出事了。然后,马上报了警。然后,与警察一起到了子铭师兄住的地方。打开门后,当看到师兄留下的遗言及几个录好了的视频后,我们知道,子铭师兄已经走了!特别是调出监控,看到师兄两次下去扔垃圾,让我们知道了师兄走的是多么的从容和有计划有准备啊!而且,子铭自己到外面去走,也不会影响“包租者”……

  然后,我们马上就通知了子铭师兄在广州的二弟马上来成都。他二弟到后,警察那边正好就有了消息。他二弟马上就过去看,然后很快,他二弟就回了信,说就是他哥!说是在一个公园的一个小河边的一个小山坡上的一个小草坪上,他哥就靠在那棵树下……

  现在,子铭师兄的微信朋友圈头像的背景,恰是一个藏僧,在一棵树下,在一片缤纷的落叶上打坐的情形。喻剑师兄说,子铭师兄走的那晚,他在梦中看的子铭师兄的景象,正是这样子的一个景象……

  以前,子铭师兄常说,他现在于佛家、佛经很是亲近。而且,子铭师兄说,他几乎买了全部的木心先生的书。他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读一、两小时的书,或者写字。

子铭师兄在成都的茶馆中

  喻剑师兄还想着子铭师兄可能会到哪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去发一阵子呆,或者到某个寺庙去“亲近”一阵子。或者,是在与大家玩“失踪”的游戏。后来,见到子铭师兄给新慧师妹写的“见路不走”。心里想着,子铭师兄这是铁了心要走啊!

  子铭师兄走的那天,新慧师妹本说是要带着孩子去给师兄做饭的。可是……

  新慧师妹说,好久没聚了,哪天聚聚。正好发贵师弟、胡瑾师妹等来约。那就晚上聚聚吧……

  从子铭师兄二弟的口中,笔者知道了两次婚姻的不幸以及他们小弟弟遇车祸而亡的惨剧对子铭师兄的极大打击!然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二弟回广州后不久,也因病走了!最后,是子铭师兄的外甥来处理的子铭师兄的后事……

子铭师兄留给新慧师妹的书法

  子铭师兄走后,北京的几个他的同学比如文凯师兄等,又都回来看了他!送了他最后一程……

  昨天早上,夫人与为小女儿辅导体能训练的小朋友聊天,才知道这个小朋友竟然是母校体育学院的学生呢!便翻出了当年与少卿师兄一起设计绘制的院运会的牌子,给小朋友看!小朋友自然以为殊胜之事也……

  子铭师兄的微信头像的个性签名是“经年过往……”

子铭师兄微信朋友圈封面

  子铭师兄常说起他在英伦岛上的那个美女同学,说她很有才,又会写,又会画。这个美女同学自然也是笔者的师姐了。可是,有次师姐想让我在成都帮她办一件小事,笔者却没能做到……

  苍山牧去兄弟说,给李文带个话,子铭兄人已逝也!愿大家不要过分悲伤,应当珍惜生者为念!健莫有次也说,子铭兄走了,咱也心痛啊!喻剑师兄说,与子铭师兄交往这些年,都在心里了!……

  那天,与子铭、喻剑师兄在他们家附近喝茶,恰好与喻师兄一届的在汉的爱国师兄来蓉了。于是,就在了一起。爱国师兄是学探工的,在楼兰时,对我们这些师弟,很是关心。后来,爱国师兄在调回武昌的过程中,出了点问题。人生也是充满了坎坷……

  前些年,笔者曾给家伟说,千万不要把你几个舅舅已走的事告诉你的外婆哈!家伟说,他一直以他大舅为榜样!现在大舅及几个舅舅走了,他现在也长大了,就让他来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吧!就让他来照顾他的外婆吧!

笔者所摄影之母校照片

  家伟说,他把他大舅葬在了龙泉的真武山。查了一下,这个地方恰在百公堰旁边。据说,百工堰的来历是因为当地有个地主的女儿看上他家的长工,但地主不干,就对长工说你若一百天能挖出一个堰塘,就将女儿嫁给他。没想到长工对地主女儿真挚的爱情竟然感到了天神。神仙们都来帮助他,让他在一百天就真的挖出了一个堰塘,得到了圆满美好的爱情。愿师兄在彼岸去圆他的爱情之梦吧!

  真武山,应该是与真武大帝有关吧。按照道家的说法,真武是北方帝君。师兄是东北人,魂归真武,当其所了吧……

  泾阳李桅甲辰六月初三于蜀都天府广场上

子铭师兄参加文化网、新文人画院与中柬中心签约仪式

  附:王子铭简传(苍山牧云 撰)

  王子铭简传

  王子铭,丙午年生,吉林柳河人。二娶皆离异,壮夭于天,遗一子一女。子铭以农家子求学入仕途,因不耻官场污秽,挂印而去。后,主营名酒,以为产业。业余专攻书法,隶篆皆通,行草俱佳,作品散见于江湖藏家。其为人,率性于外,纯粹如玉。其任事,守拙于内,言必始终。然,修道六根未净,聘妻所遇非淑;从政怜惜羽毛,经商狼性不足。终至庚子年春,仰药自戕,铩羽而归。唯相交三两话友,尚能抒情。纵其弃世数年,言及生平故事,常唏嘘泪下。子铭之逝,略窥一代蓉漂生路之悲。亦,余留寓天府凡今三十年间,遭逢锥心挫骨之痛一。

  备注:甲辰年夏夜,与李桅兄思及子铭。睡意潦草,坐卧难平,遂有斯文。

  作者简介

  李桅,祖籍泾阳,生于梓州,字樯,笔名二木蔷薇,号立心堂主人、梓水先生等。成都地质学院工学学士,汉语本科自考,西安政治学院军事硕士,浙江大岁MPA学位。著名金石书画家潘锡仁先生入室弟子,中国高原雪山画派李兵先生弟子。新疆、四川作协会员,四川省美协老分会员,成都市书协、美协、丙戌会员,西安外事学院人文艺术特聘教授,四川西部中国、北京研山、鱼凫等书画院画师,瞿上文化研究会、阿坝羌学会员,大地书画院理事、执行秘书长,新文人画院副理事长,文化网编辑,华西悲鸿大千艺术研究院理论室主任。大学毕业后,从军楼兰十五载。转业后,曾于西康、茂县等地参加抗震救灾、灾后重建、精准扶贫等工作近六年。常有作品发表、入展、获奖、被藏,出版诗文集《永远的罗布泊》、《我与天山相对笑》、《走在博斯腾淖尔》、《贡嘎雪飘》、《盆边行走》、《回龙山下》等数册。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原作者: 李桅 来自: 四川文化网
精彩评论12
  • 蔷薇花开 2024-7-10 17:57
    人生刚过半,
    知交已零落。
    七月窜流火,
    夜夜别梦寒。

    (李文师兄诗)
  • 蔷薇花开 2024-7-10 17:57
    [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第一时间没能打开……拜读后,感慨万千,老泪纵横……谢谢师弟[抱拳][抱拳][抱拳]

    (李文师兄语)
  • 蔷薇花开 2024-7-10 15:50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蜀酒倍思辰

    (京都少卿师兄语)
  • 蔷薇花开 2024-7-10 15:24
    因桅与子铭兄曾某一面,酒酣相谈甚欢,未曾想一面便成永远[合十][合十][合十]

    (居峨眉之向东同学语)
  • 蔷薇花开 2024-7-10 15:10
    文章写的很长,只字肯读,信息量甚大。晓晨兄(子明兄)以你为荣啊。我建议呀,这个文章发之前还是好好看一下啊,有好多处别字或者误选的字。

    (苍山牧云兄语)
  • 蔷薇花开 2024-7-10 15:07
    晓晨师弟,大学时友,因书结缘,其书法功力深厚且擅画,常有交流,然校园一别,再未谋面,便未识子铭君,此生憾事!拜读祭文,子铭君跃然纸上,然斯人已去,更添几分怀念[合十][合十][合十]

    (章为龙老师语)

查看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关闭

主编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