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离响:梦境(短篇)

原作者: 离响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分享 邀请

1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塞了一个葡萄到她的嘴里。这是一个梦境,林林不知道这是梦,她在梦境里,她是这个梦的主人,身在梦中不知梦。没有人在梦中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金城捏住她下巴的一瞬,她是被吓了一跳的。她一转头,看到的是金城的脸,这真是意想不到的惊喜。林林看着金城,真想上前亲金城一下。可是,她身边还有别人,整齐地排成一个横排,仿佛都是她的亲人,大家在吃葡萄。她低下头,心花怒发地把嘴里的葡萄咬碎了,汁液爆出来,满口酸甜。
不知怎么的,突然间外面都是云。院子外远近都是高山,重重叠叠,遮住视线,人被包围在山中。云就从高山上飘过来,速度不慢,比一般的云要快,雾气一样的云,颜色却是灰黑的,林林有些怕那些云,灰乎乎地冲着她飘过来,可她也想看看那云到底是个什么样。金城站起身,踩在一个梯子上,她也在梯子上,一团云过来,她伸出手,伸入云中,竟惹了一手的碎毛,她吓得赶紧缩回手,摊开手一看,灰色的短毛粘在手上,心里觉得晦气。
“这是发云。”金城说,他的语气平淡,就像说一种很常见的东西。
还有这种云啊,林林想,头发做的云?我可从没听过天空中还有这样的云,什么鬼东西!她心里很懊恼,生起气来。虽然那一团一团的东西看起来是灰蒙蒙的,可是她在触摸那云团前是带着期望的,希望那团灰蒙蒙的东西是雾气一般的,湿软的,柔柔的。触摸到后竟是如此的恶心,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她像被骗了一样从梯子上走下来。
下了梯子,她回头看金城,他是那样的帅气,身材高大,体形匀称,真是个俊朗的男人。至少在她眼里是好的,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她总想靠近他,心里是哀伤和甜蜜交加的感觉。金城是要离去的,他的出现毫无道理,在梦开始的时候,金城就在。可是,林林清楚金城是要离去的,她是知道原因的。不过,金城一定要离去的原因是模糊的,离去的结局是一定的。金城根本不属于她,林林心里明镜一般。她短暂的幸福和高兴只是一个片段,片段很快就会结束,然而,有一个片段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2

林林一睁开眼睛,就感到一阵伤心——梦醒了,醒得干净利落,没有回去的可能,她不甘心地又闭上了眼睛。东方的朝阳明晃晃地照着呢,她坐起身,看着玻璃窗,阳光拖过玻璃照进来,她冲着那光闭了一下眼睛,蹙了蹙眉头,白皙清秀的脸庞显得有些稚气。怎么就醒了呢?她不甘心地想。她会想着梦里的一切。梦中的一些片段那么清晰,如同真实的一样。她有些感动,也有些欣慰,终究还是金城。
林林一边叠被子一边想着梦里的事,突然几句诗就跳到了嘴边,不觉就低声念出来: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念完诗,有些伤感,诗中的女子是少妇,她梦里想见的人已经是枕边人,可是自己想见的人已经是她人夫。
林林心里清楚金城不选择她是因为有了更合适的人。林林父母都是打工的。金城遇见了县长的女儿,就娶了县长的女儿。虽然县长的女儿长相一般,体重也足够配的上县长千金。林林怪过金城,怨恨过金城,还在菩萨面前祈求他婚姻破裂,一生不要幸福。可是,金城是她一直没走出她那拳头大的心。金城爱县长的女儿吗?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林林心里都酸酸。
林林又在床上胡乱想了一会,才下床来。一看时间,“呀”的一声叫起来,什么都顾不得了,风一般地洗漱了,拿了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文件就出了门。
林林风风火火地来到办公室。办公室里竟然没有桔姐的身影。林林看了桔姐的办公桌,茶杯里没有泡热茶,绿箩叶子上没有水珠——桔姐没来。突然有一天看不见桔姐在,林林心里很空。桔姐四十岁了,一切都像四十岁的做派,什么都懂一些,温温吞吞的,每日按时按点到办公室,波澜不惊。最让人羡慕的是桔姐的老公,人长得不错,又是公司高管,收入不菲,日常对桔姐也是体贴入微,各种节日桔姐都能收到老公的礼物。桔姐的儿子也不错,读贵族学校。不管怎么看,在林林眼里,桔姐的生活就是完美的。
林林不知桔姐发生什么事了,不敢轻易打电话去问。自己索然地打开电脑,继续准备开会用的材料。桔姐不在,领导一定回知道原因的。林林想开会的时候可以探探领导的口风。
果然是出了大事,桔姐老公出轨被桔姐碰上了。               
“跟梦似的。”林林说,她想着跟金城在一起的那个“发云”的梦。
“可不是,人生还真是一场梦,真他妈无聊。”桔姐说,这是林林第一次听她说脏字。
桔姐和林林在咖啡馆里见面,她憔悴,眼袋很大,黑眼圈如化残了的烟熏妆。林林觉得桔姐很丑。毕竟是上了年纪的,林林想,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梦。连同桔姐的事都像是梦里的一样。

3

金城要到林林的城市出差。特意告诉了林林,说要见个面。林林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后来,金城又说要带她老婆,林林就气了,这气是生在肚子里的,隐忍不发,只是牙根痒痒。
林林在追求者中迅速选了一个,家世好,长相还过得去的。
金城带着县长女儿见的面,林林带着自己选的男人。金城见到林林带了人吃了一惊,林林觉得很解气。
县长已经退休了,县长的女儿是家庭主妇的模样。林林觉得很失望,也暗自高兴。
林林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眯眯的,嘴角微微上扬,神情调侃。她看县长女儿的眼神是这样,看金城也是这样的,就像不停地在说:“看,金城,这就是你的选择。” 
她劝酒,让县长女儿难堪。她心里也难过,一杯一杯地喝。心里有一个声音:林林你何必呢?这完全怪不到她头上,她不过也是个女人罢了。
县长女儿喝醉了,不知为什么泪流满面。林林觉得自己也很不堪,无趣得很,拉扯着多喝几杯也醉了。
金城很实际,对人生有盘算。林林就恨他这点,为什么她比不过那些物质的东西,她在金城心里就没有县长的权利重要。
“我的一生,几十年呀,我们可以奋斗的呀!——你想想看,金城,那么多年呀!”林林二十岁时对金城说过这样的话。她觉得一生可以改变很多,她的一生还有那么长,从二十岁起一直到死她都可以跟金城并肩作战的。
不论她怎样争取,金城最后还是娶了县长女儿,那时林林也觉得跟做了一个梦一样,自己怎么就坠落到那个梦里的,这完全是金城造成的。
林林曾经编织过梦,是金城和她的梦,不过,那终归成了一场梦。
林林常常做梦。梦境里出现次数最多的是金城,也会有其他男人,有时候会是陌生人,也有家人,朦朦胧胧的,天亮就散场。听人说梦多是睡眠不好,不过,林林是喜欢做梦的。
跟金城见面后,她一下失落很多,觉得不值,现实中的金城缺少一些美感,浓浓的油烟气。梦里的金城依然是金城。

4

“那你现在想怎样?让他离婚,娶了你?”桔姐问,她眼角上挑,一副,看透世事、任何事情都不相信的神情。
“啊?也不是……也不是这样……嗯,我就是—我就是不甘心,是,我就是不甘心,不甘心,那个……。”林林越说越说不下去了。那梦境和过往的一切夹杂着,她也不是一定要嫁给金城。
“说实话,金城现在真要离婚了,转回头来找我,我觉得我一时还接受不了呢。”
    “都说没得到的才是最好的了。”
“我常常觉得什么都不真实,像梦一样。”
“所以才说人生如梦呀。”
“人生如梦,那人做的梦可不就成了梦中的梦了。”
“你这个说法很新奇,有些道理呀。”
桔姐离婚后,时间多起来,经常约了林林闲逛闲聊。桔姐的变化很大,她减肥,美容,喝茶……过起了让人羡慕的单身生活。她的办公桌上鲜花不断,不是男人送的,多数是她自己买的。她还学起了插花,一本正经地买了插花的书籍翻看。
“我知道很多人都看我笑话呢,不管我怎么好,都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桔姐突然说起这件事。林林是听过有人背后议论桔姐的,自己心里不是也这样看桔姐吗?自从桔姐离婚后,她的脑门上就有几个字:离婚的女人。林林觉得汗颜。
“可我是轰轰烈烈爱过的。我们也快乐过的呀。”桔姐说,“再说,人都要死呢,何况是爱情呢!不爱就不爱了呗,谁还能因为离婚就去死了呢。我是想开了,就这辈子,剩下的几十年,我得好好活,再活一次。”桔姐是笑着说的, 
林林看着桔姐这样,心里想离婚也可以是一次涅槃重生,不免又有些恍然,再看桔姐也产生了一种陌生感。林林从咖啡馆的窗门中看着街道,行人恍恍。她感觉如同梦里一样,自己虽然身在咖啡馆里坐着,却也像是跟着街上的行人茫然地走着呢,心里怀着看不见的慌张。
再看对面低头看手机的桔姐,也觉得不真实,显得很无聊,连同着坐在咖啡馆这件事也变得莫名其妙起来。一切都是幻梦一样,轻飘飘的。

5
晚上回家时,林林到门卫去拿包裹。门卫大爷在听佛经,她搭讪了几句,大爷就跟她讲起因果轮回来。佛经谁不知道,可林林从没往心里去过。大爷说得手舞足蹈。
他讲六道轮回,林林拿着包裹看上面的字。
“做一回人不容易,你当做人容易呢!”
确实不容易,林林想。不过,她知道大爷口中的不容易跟她心中的不容易不是一回事。大爷说的是成为人不容易,林林心里想的是活着不容易,这是一个生命的两个不同阶段,相同之处就是不容易。
“人,不做好事,下次轮回就变成畜生,变成蚂蚁,变成苍蝇,变成虫子,都是有可能的,受尽轮回的苦。”
大爷说得起兴,林林也没别的事,也起兴地听着。脑海里全是轮回的画面,是她自己想象的,画面很清晰,就像真实的一样。那么自己是经历了怎样的轮回才变成了人呢?
“当上了人,就要做好事,这样下辈子才不会变成畜生。”大爷说,他的眼睛黑黑的,很亮,皮肤也是黑黑的。他听佛经很久了,这是林林第一次耐心听他说这些事。
金城上辈子是什么呢?林林想。
回到家,打开灯,放包的时候,在穿衣镜里看见了自己,林林就站在穿衣镜前不动了:不胖不瘦,刚刚好,挑染的卷发,依然年轻的脸庞。
看着镜子中的形象,都三十三岁了呢,林林想。
洗漱完,躺在床上,林林就想起了梦的事。那么,生命的轮回是不是一种梦呢,一群人都愿意进入并传递这个梦。
朦朦胧胧中,又是金城,他是背对着她的。
“你怎么老是在我梦里出现呢?”林林问金城。
金城没有说话,他转过身,瞬间就变成了一只老虎。林林吓得大叫,转头就跑,只听到老虎子在身后追上来了,突然间,眼前竟是一个悬崖,林林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女人大哭的声音,还有东西被砸到地上的声音,林林被楼下夫妻的吵架声吵醒了。
她听着楼下的哭闹声,直到那些嘈杂而清晰的声音渐渐变小,消失。林林睡不着了,她回想着刚刚的梦境,突然间有一个奇怪的想法:金城上辈子是只老虎。迷迷糊糊中,她又继续睡去了,大脑进入睡眠状态前的终点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想过第二天醒来的事。

离响,本名王莉华。蒙古族。海南省作协会员,海南创意文学院秘书长。创作散文、诗歌、小说多篇,在《绿风诗刊》《阳光》、《椰城》、《现代青年》、《百花园》、台湾《人间福报》、《中国民航报》、《北海日报》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若干,创作出版海南故事系列丛书《海南谣的故事》等。

电话:18889793269,通讯地址:570206海口市龙华区友谊路2号双岛公寓11B1室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8 阅读531 回复0
上一篇:
董家坝,梦开始的地方发布时间:2019-03-09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