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川剧《最后一场封箱戏》一出清新雅致的新剧佳作

四川文化网 2023-11-12 11:58 18362人围观 四川演艺

  “月上九门开,不倒万年台。生旦净末善恶丑,悲欢离合喜怒哀。封箱戏、不封箱,一代一代戏绵长”。台上悠扬流畅、清新活泼的川腔唱响,台下观众纷纷起立,击节而呼,鼓掌赞叹。观众被剧中人物情节所感动,为台上 ...
  “月上九门开,不倒万年台。生旦净末善恶丑,悲欢离合喜怒哀。封箱戏、不封箱,一代一代戏绵长”。台上悠扬流畅、清新活泼的川腔唱响,台下观众纷纷起立,击节而呼,鼓掌赞叹。观众被剧中人物情节所感动,为台上严谨细腻的演唱而称赞,剧场内扑面而起的庞大气场感动台前幕后演职人员,以情动人、以美悦人的戏剧故事渲泄情感、陶冶情操,完善人格,升华精神的功用润物于无形。


  由合江县川剧团创作演出的原创现代川剧《最后一场封箱戏》,作为第三届四川艺术节展演暨第五届四川文华奖参评剧目,2023年11月3日晚在成都市四川省歌舞剧院剧场精彩亮相,深刻优美的戏剧文词,清新淡雅诗剧风格、虚实相生戏剧故事,声情并茂的川腔蜀韵和细腻严谨的功法表演。获得现场观众与戏剧专家认可与好评。
  现代川剧《最后一场封箱戏》讲述的是一个基层剧团的川剧传承故事。每逢岁末,剧团都要在村里的万年台上延续封箱戏演出传统,以赓续川剧文脉、传承表演艺术。十年后,开发乡村旅游的林老板和以陈雯丽为代表的基层川剧人,在文化价值与经济利益的碰撞下,围绕万年戏台的拆与保,在传统文艺的传与承之间,展开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演绎与选择,借以探寻乡村振兴时代背景下,现代农村社会发展进程中如何守住传统文化根脉之思考。
  内外结合、神形兼备、虚实相生、雅俗共赏等戏曲美学范畴,是中国戏曲艺术独特而鲜明的审美特征。《最后一场封箱戏》以内容与形式有机统一的清新淡雅风格、神似与形似相结合的唱念做表、现实与浪漫融于一体的虚实相生戏剧故事,和功法严谨、雅俗共赏的舞台呈现,深情演绎一团三代川剧艺人的爱与坚守,缓缓铺陈出一幅幅乡村振兴文艺画卷。


  内外结合,一首抒情散文诗篇
  内容是戏曲的基石,形式的戏曲的翅膀。川剧《最后一场封箱戏》编剧张波、导演林为林为该剧创作了一个内容与形式相统一的“诗剧”风格。清新流畅的叙事,娓娓道来的抒情,淡雅灵动的表演,在戏曲舞台上营造出一幅有情有义的诗意图画,以此演绎一个以情动人的守望故事,塑造一群传承传统、守正开新的基层川剧人舞台艺术形象。“月上九门开,不倒万年台。道尽古今多少事,唱尽天下兴和衰。一声啼,千人泪,一声笑,万人嗨。生旦净末善恶丑,悲欢离合喜怒哀。戏台小天地,天地大戏台……”;“星月临空勾栏抚遍,危楼旦夕形影孤单。断线的风筝不复返,梦里回首鬓已残……”;“往事如梦不堪回首,历历在目涌上心头。寒来暑往春复秋,菊坛耕耘育新秀。这梨园之路何其陡,一步一步白了头”。剧中的唱词与娓娓动情的故事为全剧打下一个内容充盈而又意境悠长的诗意基石。清新脱俗、不染纤尘,情景交融、细腻典雅的导演风格如空谷幽兰,自始至终散发着迷人的馨香。
  在最后一场陈雯丽和高丫丫两代川剧人台上台下同唱一出戏,共抒一腔情的场景时达到情感高潮。张晓红与朱婷婷两代川剧旦角演员分别扮演的陈雯丽、高丫丫师徒二人,一人在台上、一人在台下,一个深情忘我,一个心潮起伏,一个不动声色、细处传神,一个表演灵动,活泼喜人,二人唱念合缝,相得益彰。“戏中戏”里的师父与戏台下的徒弟同时入戏,角色与演员,人我合一,演员与观众同腔共情,此处观众席由然而起的掌声既是为演员字正腔圆演唱而鼓的,同时也是为编剧和导演所创作出来的鲜活人物形象而感的。编导为该剧所创作设计的“诗剧”风格,如一首沁人心脾的写意抒情散文诗篇,充分体现了戏曲内外结合美学范畴的审美意蕴。


  神形兼备,外化人物内心与情怀
  戏曲的一半是音乐,音乐的一半是声腔,声腔是戏曲的灵魂。《最后一场封箱戏》作曲刘枫以“高腔曲牌之王”【红衲袄】旋律为主、以【一枝花】【香罗带】等曲牌的旋律辅之,为全剧设计了一个表现力强、感情波澜深、朴实而又优美的声腔体系。张晓红、熊宪刚、王耀超主演的陈雯丽、高大川、林有才和朱婷婷、周礼兵扮演的高丫丫、林守义等角色在演出呈现中无论是内心挣扎时的个人清唱还是冲突情节下的激情对唱,或者是“戏中戏”《绣襦记》里的经典唱段再现,都各自展示出了深厚与不俗的唱功,同时也体现了人物个性。以腔塑人、以曲动情。陈雯丽、高大川、林有才、高丫丫、林守义等剧中人物的个性与特征在几位川剧名角的深情演绎下既有各自不同的精彩、又在相互之间的对手戏表演中配合默契,你来我往,水涨船高。张晓红扮演的陈雯丽表演细腻,情感真挚,热耳酸心的声腔入情走心,贴近人物的表演从容传情;川剧老戏骨熊宪刚扮演的高大川唱做念表都有戏有范,自然熨贴;扮演林有才的王耀超形象清新,好一似本色出演的川剧小生;扮演高丫丫的朱婷婷活泼灵气、扮象甜美;周礼兵扮演的林守义戏份不多但表演沉稳,唱念感人。剧中人物的内心波澜与坚守传统和传承文脉的情怀在川剧高腔的声声咏唱中得以传神写意地体现。


  虚实相生,写意舞美气韵生动
  “剧戏之道,出之贵实,而用之贵虚”。《最后一场封箱戏》舞美设计王志斌、灯光设计黄立进在清新淡雅的导演总体风格下为全剧设计的舞美与灯光,写意简洁、古朴空灵,开场时的“万年台”牌匾和演出进程中的万年台全貌及万年台一角,既有一以贯之的统一,又有每场各自不同的侧重,围绕“万年台”所设计的舞台场景再通过舞台灯光的变幻来体现时空的转换。虚实相生的舞美与“景随人移、人随景走”的自由时空运用再加上戏曲“一桌二椅”简洁舞美传统在剧中的化用,都为全剧气韵生动的流畅演绎提供了舞美、灯光与道具运用的支持。


  “推磨儿、压磨儿,推豆花儿、请大嬢儿,大嬢不吃菜豆花儿……推豆腐、请大母,大母不吃菜豆腐”。川南童谣、贵州秧歌等地域特色浓郁的民俗音乐与舞蹈在该剧的演出中有机融入,在《最后一场封箱戏》清新淡雅的风格中又融入一抹活泼的民俗特色,为该剧功法严谨的唱念呈现增添了雅俗共赏的戏趣。“封箱戏、不封箱,一代一代戏绵长;戏台不在人还在,花到春天自然开”。川剧《最后一场封箱戏》从“收徒、拆台、护台、惜台、失徒演到兴台”,从封箱演到开台,透过乡村万年台拆与建的故事演绎,艺术而形象地传递了传承优秀文化,传扬优良传统的时代风貌与精神追求。一出清新雅致的新剧佳作,一场完美呈现的舞台演出。
  注:作者樊明君系四川省川剧院创编室主任,二级编剧;图|向波 摄 来源:新华网
原作者: 樊明君 来自: 四川文化网
精彩评论0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