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网门户网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四川雅符民俗艺术博物馆党支部召开民主生活

      2024年元月16日,中共四川雅符民俗艺术博物馆支部委员会召开工作总结和民主考评会。会上作了支部工作总结和批评与自我批评,听取了党员和群众的意见。大家一致认为,党支部带领党员和全体职工群众深入学习习 [详细]

    符法艺术(之四):道藏符文

      远古时代,继垒石记事、结绳记事之后,开启了刻符记事新纪元。刻符记事的原始符号,是人人交流、人神交流的工具,也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创新。文字出现以后,原始符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所幸被医术和道术传承 [详细]

    符法艺术(之三):中华桃符

      桃符是原始先民崇桃意识的直观反映,相传起源于黄帝时代,最初是以桃木为原材料制作的桃人、桃牌等实物符号,后来演变为在桃木板或其他代用品上画符或题词。古人认为桃符可以驱鬼辟邪,祈福禳灾,因而成为流传范 [详细]

    符法艺术(之二):巴蜀文字符号

      古代文献著录、战国铭文以及民间收藏的三星堆器物刻符,尽管没有完全解读,但大都具有巴蜀文字特征(一字双音)。魏峡明生手书巴蜀文字符号,独树一帜,和巴蜀符号一样,也是“中国符法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详细]

    文旅厅社会组织联合党委“学思想”主题教育

    2023年12月22日,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社会组织联合党委“学思想”主题教育学习交流暨联合党委换届工作部署会在鳳棲酒店隆重召开。联合党委委员傅敬容、杜江宁参加会议并讲话。四海画院、启明画院、唐古 [详细]

开启左侧

金秋时节,杜阳林最新小说《立秋》何以收获《收获》的首发

[复制链接]
四川文化网 发表于 2023-12-4 09: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日前,《收获》杂志2023年第6期推出四川作家杜阳林的长篇小说《立秋》。这是四川作家在《收获》正刊发表长篇小说的一次突破。大型文学双月刊《收获》,刊载过余华、莫言、黄永玉、苏童、贾平凹、王安忆等作家的作品,被誉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圣地”,能够登上《收获》,是对一个作家创作实力的认可。
  11月26日,小说《立秋》分享会在阿来书房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丛治辰,文学评论家、《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黄德海,《收获》杂志副主编谢锦,作家、《收获》App运营总监、华东师范大学“创意写作概论”授课导师走走,以及小说《立秋》作者杜阳林和众多作者、文学爱好者、读者齐聚一堂,共同分享《立秋》带给各自的新感悟新思考、探讨“杜阳林现象”的文学根源。

1701007280569782.jpg

  主人公凌云青带着澎湃的生命气息,离开新闻行业下海经商,在改革的潮头编织梦想,燃烧激情的岁月。作者深刻呈现了时代变革的一代人求生存奔发展,勇闯市场涅槃重生的曲折历程。
  市场经济波翻浪涌,凌云青克服重重障碍艰难前行,壮大自己的餐饮企业,参与国企改制,承担社会责任,引领转制员工共同发展。乡亲们随着打工潮涌入城市,成为城市建设的参与者,但缺少技能无法夸入现代都市那道无形的门。为了顺应餐饮市场需求,提高民工进城生存技能,凌云青决定创办餐饮培训学校。权利与利益交织,关系与人情相缠,理想与现实冲突,各方势力结成一张多维的网,不断上演纷繁复杂的争斗。拓展企业生存空间,坚守发展底线,撕扯挣扎的斑驳血泪,既是人性的展示场,也是命运的分水岭。

1701007185144515.jpg

  四季轮回,天道立秋。这部长篇小说的故事,在宏大的时代画卷中徐徐展开,各种人物在逼仄的境遇里,演奏生存的旋律,释放仁者的光芒。小说的语言富有内在的节奏感,构建的情节跌宕起伏撼人心魄,细腻的坚韧和柔软的温暖,悄然灌注读者心灵深处,塑造了一个人类本性的世界。
  这就是小说《立秋》讲述的故事。

1701007444156850.jpg

  熟悉杜阳林的读者都知道,凌云青也是上一部长篇小说《惊蛰》的主人公。而小说《惊蛰》出版两年,销量已突破15万册,并持续获得专家和读者的肯定,成为文学书籍销售市场的一匹黑马。《惊蛰》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末,四川北部阆南县观龙村,凌云青的父亲突然病逝,不仅带走了他的童年,也带走了凌家的欢笑与希望。年幼的凌云青不得不过早地直面生活残酷的一面:寒冷和饥饿的折磨,乡邻旁亲的刁难与欺辱,被烧伤、身患腿疾的性命之忧……但在这个沉稳的少年心中,始终有读书求学的渴望和对远方的向往。经历十年苦难的成长,时代的列车载着凌云青和他沉重的过去,无可阻挡地奔向未来。
  可见,《惊蛰》呈现的是农村青年凌云青的人格启蒙与人生觉醒,而《立秋》呈现的则是进城青年凌云青的创业打拼和梦想力量。
  在当天的分享会现场,谢锦谈到了《立秋》的两个特别突出的优点:扎实和丰沛。“也正因为小说有这两点,我们决定用这部小说,而且放在我们的第六期来压轴,它压得住。”她坦言,创作当年辞去“铁饭碗”下海经商的作品有很多,但把这个过程完整写出来的小说却很少,是中国民营企业艰辛发展的一个缩影。“因为完整而真实,因为真实就显得非常扎实。所以我们当时围绕《立秋》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理由,这部小说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扎实,每一个部分其实都还是经得起考验的。《立秋》的扎实性是对现实的精准对照,细节上的丰满又让小说充满了生活的元气,这非常可贵,是一部真正站在大地上的小说。”谢锦进一步表示,“小说的可读性不是指表象的浅显易懂,而是内在的一种也许晦涩,也许难懂,却不失关联的夯实的东西……有时候小说较弱的部分,其实蕴含着一种萌芽与生命力。”谢锦还谈到了一篇好稿子的标准:能一看到底;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改不掉的弱点可能就是它的优点,那就保留它。

1701007250652479.jpg

  “《立秋》以‘真实’冲击了我,感动了我,让我从这个少年到企业家的成长,看到了这个时代逐渐开放的过程。”阿来提到,有真实感的作品,一直以来有着非常强的生命力,比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等。“甚至我们说那不是半自传的,就是自传的,那样一种来自生活底层的书写,在底层那样的黑暗当中近乎绝望的挣扎着,然后成长,然后壮大。”他认为,文字打动人的是小说原始的力量,而不是修饰词语堆积的无力。“有位批评家在谈史诗的时候,他说什么是史诗,就是当一部史诗能写出人的坚韧,写出人的坚韧不拔的时候,我觉得他就具有史诗的性质,而不是我们今天看到表面上个人去投入那些轰轰烈烈的宏大叙事,因为作家如果对这些东西没有自己的体认、深刻的体验,过分宏大的叙事有时候就会显出它的空洞和不可信赖。所以我也在检讨自己,当我们一直强调文学性的时候,有没有在追求过度的文学性?这种追求是不是以损失和伤害真实的力量、具体的生活内容、人生经历、社会变革中戏剧性的现实换来的?所以,看《立秋》的过程也是我自己学习的过程,也是在思考文学本质问题的过程。”

1701007497888313.jpg

  丛治辰则从“先锋文学”角度入手,认为《立秋》是当下真正的先锋文学作品。他表示,所谓“先锋”,其实就是不断创新、不断推翻旧有的东西、不断展示新的文学审美,而杜阳林正是用自己的作品对“先锋”作了这样的创新定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立秋》有着重大的意义。“所有的概念,包括‘先锋’,其实都不靠谱。如果作家对现实没有总结和建构,是不会有典型人物和典型事件的。”
  就谢锦提出的扎实和丰沛,黄德海认为,小说《立秋》写出了命运感,非常好,这也是《收获》用此稿的原因。黄德海还用高晓声的《陈奂生上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和《立秋》做对比,他说:“陈奂生进城时,城市不过是赚钱的场所;《平凡的世界》进城打拼,看看是否能留下;《立秋》则是已经进城,思考的是我能给城市带来什么,可以为乡村做些什么?”黄德海直言,今天的很多人把文学拔得太高,跟实用性、跟世界脱节了,其实自古以来很多文人的写作,最早都是从实用性进入的。也因此,作为有着浓重个人经历的《立秋》,这才是真正文学的一部分。
  杜阳林谈到了创作初心,他坦言,自己想创作的,不是时代奔流的创业史,而是一代人的心灵史。“我也想借助自己的写作,化为一柄手术刀,剖开往事的肌理,推动情节向前发展的内在脉搏。我更想让自己的思考融入宏阔的时代,让个人的感触链接芸芸众生,故事才有纵深的走向,作品才会塑造一个观照人类发展本性的世界。”(读者报全媒体记者 何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