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故乡苕干酒

2018-9-28 11:33| 发布者: 卡莎| 查看: 173| 评论: 0|原作者: 李双|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报载:“乡村供销社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是集体所有制合作经济组织,一直是我国物资生产资料分配制度的主体,网点直达村和组。这套系统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已渐渐网断线破。”这让我想起了在乡下买酒的事。   ...

                           

  报载:“乡村供销社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是集体所有制合作经济组织,一直是我国物资生产资料分配制度的主体,网点直达村和组。这套系统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已渐渐网断线破。”这让我想起了在乡下买酒的事。

  1978年春节前,龙云公社的供销社卖苕干酒了!这条消息在各村引起轰动。酒再糟,也是“透瓶香”。姨爹要出工,督我赶紧去。我赶到时,已经晏了。供销社门外如躁动的蚂蚁阵。天气虽冷,人却冒汗。每人手里,一律提着洗净的农药玻璃瓶。大伙通过窗户,眼巴巴地观察着。就是这一次,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排队时最大的欣慰不是前面的人越来越少,而是后面的人越来越多。

  苕干酒早运到了,但是不忙卖。怎么的?要兑水。兑水前,先公开打了不少净酒存在一边,留给关系户。后院里就有井,直接扯几桶水,摇摇晃晃提进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倒进酒缸。气焰非常嚣张。众人眼睛都饥饥地咬住酒缸,深怕酒缸是张画,一下子贴上壁去。不敢詈骂,“肉”了好一阵,才着急地呐喊:“可以了,可以了,少羼点,少羼点!”苕干酒也是白酒,白酒都叫水酒,难怪要兑水。水酒水酒,就这么来的?

兑水毕,开始卖酒。营业员照例是个胖子,曾是教师,因为响应公社党委书记“好好干”的号召,而被提拔到现任岗位上的。原本不胖,换岗后胖的。他先吼道:“老实话嘞!站好队站好队!一人一斤,不买就走开些,嫑杵在这里胀眼睛,心头硬是锥得很!”看见收到了效果,尤其还有人给他敬烟,态度变好了,边卖边嘻嘻哈哈地说:“贱胚子些,苕干酒喝了打脑壳,不羼水要不得!”还唱起了“歌”:“以为只有百把个人,结果来了三四百。酒里倒桶水嘛,满都(全部)心欢喜呀——!”完全是为消费者着想才缺的德。伤心!

那时不兴3.15”,也没有消协。所以,他们才能,永不下岗。嫌水多?可以不买,“有意见可以保留”。可是在乡下,除了苕干酒,就没有别的酒。苕干酒是用红苕干烤制的,烤得再地道,也有股烂红苕的霉味,入口像锯子,在里面乱锯一番(茅台酒入口像泥鳅,自己滑下去),不是啥好货。就是这种烂货,大家还是抢啊抢,发抢购疯。老实人都排队。我老实,也排队。不老实的人,凭力气挤。队越排越长,不怕,新来的人都在后边;队越排越粗,心就慌了,新人旧人都在前边呢!更不老实的人,退出去十几步远,助跑,猛冲,一下腾空,落到排队的人和乱挤的人身上。在一片骂声中,东揉西游,就拓展到了前面,然后高声维护秩序。瞅空子从别人的肩膀上猛地伸进一只手。很快,人的墙,乱墙,厚得不得了。不拼命,肯定砌不上去。可我没学会拼命啊!

当时乡坝头形容拥挤,常常这样叙述:“肋巴骨挤弯,耳朵挤脱,裤带挤断,鞋儿挤到别个的脚上穿得巴巴适适的!”这次卖酒,就有这种阵势。

供销社临街,熟人从后面院子里进去,直接到柜台上买,比外面老实排队的人和不老实插队的人神气,不时散发出李玉和般爽朗的大笑。看来多数人是爱好开后门的,没有后门开时才主持正义。

  抢不了多久,营业员喊后面的不要排队了,没有酒了。人们反而更要向前进向前进,挤成一大团,都举起捏着钱的胳膊,有点像呼口号的样子。窗门啪地一关,酒真的抢完了。抢到的人像熊一样抖动身子笑着。我没有抢到。很多人都没有抢到。我们都长一声短一声地叹出白色的冷气。

  回头说那关上的窗门。不是窗和门,是窗户的门。许多窗户不安装玻璃,直接做成两扇小门。关了窗门,屋里黑呀黑!关这种没有玻璃的实木窗门要小心,不要赌气似的关,要轻轻关,否则会轰地扑回来,搧到脸上;万一搧到额颅上,最狠,最痛。

有人摔破了酒瓶。来不及动舌头舔,赶紧伸指拇蘸,蘸起吃。马上就有好几个人堆过去,把酒点燃,火苗有点蓝,仔细看才能看见。七八只手伸到了酒上,蘸着薄薄一层蓝火,去揉自己身上的瘀伤。来晏的人蘸不到酒了,赶紧抓起半把余火,扪到腰上,揉。似乎,每个人,时刻都准备好了瘀伤,专等别人打破酒瓶。听说,火苗的颜色越浅,加之一晃一抖,就熄灭了,那就是水兑得太多了。似乎胖营业员还不算最缺德的。有人感慨:“酒嫑水,实在要水,也要少点。牌子不重要,啥子牌子都可以。不要牌子都可以。只要不水,好吃,叫狗屎牌,鸭儿牌都可以!

  磨磨蹭蹭往回走,实在不愿看到姨爹那失望甚至悲哀的眼神。半道上远远发现姨爹迎来了。四周不见其他人,只有一头猪在练长跑,强壮体魄。

家富饭量小,人穷酒量大,恼火!我非常愧疚,简直惊慌失措。我想起禹王之女仪狄造出酒后(杜康造酒只是传说),几千年来,老百姓就没有喝够过。伤心啊!伤我们的中国心啊!又想起那些能挤会抢尤其是能腾空而起的好汉,真佩服。我突然明白,蛮狠粗鲁,是可以解决问题的,起码可以坦然面对小跑而来的亲人。我正在走向年轻,已经很高大,可以在这方面下点功夫!从小家长老师教育不能做这样不能做那样,渐渐发现别人(包括家长老师)这样也做那样也做。甚至,凡是引以为荣的,都是耻辱;凡是信以为真的,都是谎言;凡是不敢相信的,都是事实。后悔得捶胸口都来不及。干!当时,我是这样想的。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故乡竹林子下一篇:孟庆玲:秋

最新评论

四川文化网简介

以文化求索,传播大众为使命宗旨,审美四川,感受文化,展现四川特有的文明、文化、文艺精髓。致力于四川文化艺术传承发展。是省内互联网文化艺术门户网站。

Copyright;  ©2013-2018  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技术支持:静享传媒       ( 备案号:蜀ICP备18016560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