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网—领先的文化类综合门户网站

不只是工匠:知名建筑设计师、画家步健先生专访

2019-3-8 21:05| 发布者: 静享| 查看: 256| 评论: 0|原作者: 四川文化网|来自: 四川文化网

摘要: 采访/Becca 文字/Amy 图片提供/步健“专家们为什么会全票通过步健的设计改造方案呢?”当成都设计师步健的设计方案,在千禧年成功中标人民大会堂四川厅的改造装修工程时,一起参与投标竞争的设计师们都很疑惑。和这 ...

采访/Becca   文字/Amy   图片提供/步健


专家们为什么会全票通过步健的设计改造方案呢?当成都设计师步健的设计方案,在千禧年成功中标人民大会堂四川厅的改造装修工程时,一起参与投标竞争的设计师们都很疑惑。和这些毕业于知名建筑院校的设计师们相比,大学只就读于新闻专业,毕业后主要进行绘画相关工作的步健并没有建筑设计的相关学术和职业背景,在设计方案投标时似乎不占什么优势。


人民大会堂四川厅


而对于步健来说,这个答案很简单:他并不是一位拘泥于工匠身份的艺术家。他的设计里不仅有严谨的技术考量,更浸染了他多年来对艺术文化的思考与理解。从绘画开始到装修设计,再到建筑规划与景观设计,步健不断地更新自己作为一名艺术家的标签,成为了好友口中的设计师里的画家,画家里的设计师


步健在巴黎街头写生


步健与艺术的缘分,始于他小学时画的一幅《向日葵》。二年级的时候,班主任让他在图画本上用彩色铅笔画了一幅向日葵,参加学校六一儿童节的画展。这幅笔触稚嫩但充满孩童想象力的向日葵给步健带来了人生中第一个绘画相关的奖项,也激起了他对绘画的兴趣。


童年时的步健


中学时,他为学校画黑板报、墙报,对绘画的热情逐渐加深。但如果没有中学时的美术老师相助,步健职业生涯的轨迹可能会发生很大的改变。这位专精国画的美术老师是国内最早从杭州国立艺专毕业的学生之一,与建国初期中央美院有名的艺术家们师出同门。在一众学生里,她尤其喜欢步健。尽管步健表示对国画兴趣不大,可这位老师依然对他十分热心,并将他引荐给了几位做舞台美术和画油画的老师。


在实际观摩了舞台设计工作,从中默默吸收储备技能后,步健迈进了成都工艺美术研究所的大门。在这个于当时变成生产外贸出口工艺品的工厂里,他开始接触绘画以外的艺术世界。


步健早年的写生作品


步健中学时正值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学校里没有正规的美术教育。 他只能和其他热爱美术的同学们互相传阅过去的美术书,二三十个人紧挨在一起互相学习。为了练习绘画技巧,他们时常结伴到乡村写生,画画人物写生,也画画田园景象。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泸沽湖采风


绘画刚开始是基础练习,但掌握了一定的技巧以后,实际上就变成画文化了。正是不断的绘画学习与经验积累,让步健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从小学的古典诗词、诗歌,都对步健的绘画风格产生了影响,让他的作品中也充满了中国文化的痕迹。

步健油画作品


后来,步健转到了四川省建设厅下属的建筑报里做美工。在业余为建筑设计师们画效果图和描图的过程中,他对建筑设计所涉及的各项技术和知识逐渐着迷。在任职于美国贝聿铭事务所的堂姐夫的影响下,步健开始逐步转向建筑设计在离开报社后进入了专业的设计单位,开启了他作为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步健的室内设计作品


以前是在平面上绘画,现在是立体地绘画。” 站在城市规划与设计的角度上,步健对城市的美与建筑的美有了新的认识。一段时间后,他离开了装饰设计事务所,转到建筑设计院。没有太深建筑设计背景的步健,用勤奋弥补了专业上的空缺。他自学了所有的相关设计软件,所有的图纸都由自己亲自绘制。即使在事业成熟期有七八位助手共同工作,步健还是会在设计上亲力亲为,因为他坚信设计一定要自己切身去做,才能更好地将自己的想法实现



城市标志建筑概念方案


在建筑设计院,步健将他多年的绘画经历文化教育糅合在一起,将文化构思融入设计理念中。对于步健来说,前期设计里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定位:一方面是技术上的,一方面是思想和文化上的。在互联网还不够发达的时候,步健会一项项分析甲方的任务书,再泡在书店和图书馆里几天几夜,查阅相关的资料。在做城市的设计时,他也会和同事去当地翻阅厚厚的县志,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罗江高速景观设计


正是这种对文化的执着,让步健的设计方案脱颖而出,成功中标了人民大会堂四川厅的改造工程。当时一进去,就感觉看到了以前的旧公馆…… 从红色的地毯到里面的竹制木制装饰品都很破旧。这个项目任务繁重,非常不容易做好。而这项改造工程里的重中之重,就是各方领导和外国友人都很喜欢的《芙蓉鲤鱼》了。《芙蓉鲤鱼》是由知名艺术家于1980年绣制的巨幅双面蜀绣,鲤鱼栩栩如生,就像在莲花池里遨游一般。但由于四川厅年久失修,闲置多年的《芙蓉鲤鱼》当时积满了灰尘,上面还有蚊虫叮咬的小孔。


人民大会堂四川厅改造装修工程


为了修复这幅绣品,步健费尽了心思。他遍寻四川的蜀绣工厂,请了几位蜀绣大师到北京,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共同修复《芙蓉鲤鱼》,在取下绣品并清洗修补后,再把它重新绷在木架子上。为了更好地保存这幅绣品,步健选择用钢架和石材做双面屏风的支架,将绣品放置于防弹玻璃中间,以让绣品能够多年保持较好的状态。此外,步健还设计了四川厅里所有的艺术品,大家在中央台的纪录片《人民大会堂》里就能看到它们。


《芙蓉鲤鱼》


步健在北京付出了一年的时间,终于完成改造装修任务,捧回了中国建筑装饰工程奖金奖四川省的勘察设计一等奖,在建筑设计之路上越走越顺。


不过,步健并不愿意将自己简单定义为一名建筑设计师。在大学里讲课时,他向学生们提出了一个命题:好的设计师应该成为艺术家。步健以拥有多重身份的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等为例,阐述了他的观点。达芬奇是画家也是建筑家,米开朗基罗还是雕塑家。他们都是艺术家,不能单纯地用工匠这个概念去描述他们。


步健油画作品


在进行建筑设计的同时,步健每年还会与画家好友们多次外出写生,收集素材。背着相机和写生本,步健用镜头和笔尖记录他眼中的世界。步健尤其喜欢观察光影与色彩,长居四川的他这几年对羌寨、彝族风情和夏日的荷花尤其感兴趣。为了创作出他心目中的荷花,步健将画布和画框放在荷花池旁边,常常守着荷花写生。几年来,步健从荷花初露尖角开始就去观察荷花、拍照、写生,直到荷花凋零。


禅荷心语系列作品之一


在这样的坚持下,步健创作出了羌风徽韵彝人之歌禅荷心语等系列广受好评的作品。在欣赏了《阳光下的羌寨》这幅油画作品后,上海诗人清水写下了《我听见了阳光》,字里行间都是对这幅作品的赞美:鸟群的鸣啾贴着云层,它们快要抵达家园。我听见,阳光落地,溪水一样在大地深处流淌……”


《阳光下的羌寨》


多年生活于成都的步健,吸收着川蜀大地带给他的灵感。希望通过我的作品,世界能够认识我。” 步健在访谈的最后说道。他眼中的山水风光与禅文化,又将会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惊喜之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步健禅文化主油画作品



艾米和贝卡以步健老师的访谈做为成都篇的结尾,希望大家能够更加喜爱这座充满人文艺术气息的城市。四月,我们将会给大家介绍一些有趣的度假地,让大家在五一假期能有好去处!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最新评论

投稿须知|关于我们|手机投稿|   

GMT+8, 2019-5-20 19:35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网

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 2012-2019 静享传媒 ( 备案号:蜀ICP备18016560号 )

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