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大慈寺钩沉二三事

原作者: 邓代昆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邓代昆


称 谓

  成都东风路南侧,有园林焉。俗呼“太子寺”,古之“大圣慈寺”也。“大慈”、“太子”,古读音一同一近,故致相论,实与诸太子们无关。近与友人刘时和先生谈及此,而先生以为,又实与“太子”有关,此太子者,为唐时新罗国太子亦即大慈寺开山祖无相禅师也。先生近有著论及此。

  “大慈”之称谓,据言为唐玄宗李隆基所赐。天宝十八年(755年),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叛乱,“渔阳鼙鼓”动地惊天,金瓯顿破,山河易色。在兵燹灼痛中的玄宗皇帝,惊魂踉跄,万感交结,奔命来蜀中,驻跸成都。时有“沙门英干施粥救贫馁”,于是帝心恻隐,敕建一寺,赐名“大慈”,并御笔手书“大圣慈寺”四字为额。或又有以为额为肃宗李亨所书者,此可置而不论矣。寺之起建于肃宗至德年间,倒是记载凿凿的。因寺为敕建,故辟地之广阔、工程之浩大、格局之奇巧、雕饰之侈靡,均可谓空前绝后,难与伦匹。


体 量

  大慈寺之建也,辟地千余亩,寺凡九十六院,分八千五百区,“宏阔壮丽,千棋万栋”。经前贤苦心考索,今能呼出名谓者,犹得七十二院之多。唐贞元间,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镇蜀,又行修葺增制。于寺南凿一溪,以溪中细沙可以解玉故,名曰:解玉溪。后僧人文惠大师应符复建清风阁于其上,更成胜境。至此而下,延至北宋,时或有所增建。寺之极盛期,其界西抵今锦江街、江南馆街、金玉街、棉花街一带,北到天涯石北街、四圣祠、庆云庵街,东到城垣一线,南至东大街。或言红旗剧场与商业场附近所发现的卧佛头像,为大慈寺故物,若是,则寺之西面又当达此。古所谓“震旦第一丛林”,即“中国第一寺院”意。震旦,古印度语之“中国”音译;丛林,本指僧众聚集之地,后为寺院泛称。

  寺既如此宏阔,其僧众之夥,自不待言。诗人陆游居蜀时,尝观大慈寺僧斋,其《剑南诗稿》记言:仅华严阁下,就“日饭僧数千人”。时至南宋,寺已盛极而衰,僧众犹若此,其鼎盛之期,自可以想见。今粪草湖街,唐时为偌大一个清水湖,与解玉溪通连,后因寺中粪便无法排遣,日从解玉溪流注入湖中,久之,湖遂成一大粪坑矣。现大慈寺背侧尚有“和尚街”存留焉。


繁 华

  “所以农桑具,市易时相望。”古者,大慈寺前又为集市栉比,商贾云屯之地。“市廛百货,珍异杂陈”。曹学全《蜀中名胜记》引《胜览》云:“成都古蚕丛之国,其民重蚕事,故一岁之中,二月望日,鬻花木、蚕器,号蚕市;五月继鬻香药,号药市;冬日鬻器用者,号七宝市。俱在大慈寺前。”《胜览》所录外,尚有扇市,夜市。夜市之举,尤为壮观。宋成都太守田况《七月六日晚登大慈寺阁观夜市》诗云:“万里银潢贯紫虚,桥边螭辔待星姝。年年巧若从人乞,未省灵恩遍得无。”人海灯山,银潢万里,想其胜定不减今日灯会。千余年间,大慈寺被尽劫难,几经兴废,但夜市之风炽而不灭,逮乎民国犹存,且一直沿用旧习,设市于古址———今东大街一带。


壁 画

  而大慈寺能声播宇内、留痕典籍者,实不独以寺之宏丽壮阔,乃更仰仗其壁画之博富精绝。故历来典籍所及,靡有言“大慈”而不及其画者。北宋时,成都府路转运使李之纯言:“举天下之言唐画者,莫如成都之多,就成都较之,莫如大慈寺之盛”他在成都做官九年间,时往大慈寺观壁画,待其离开成都时,“而未见者犹大半”。大慈寺壁画之富可知。李氏尝以宗教画为例云:“画诸佛如来一千二百一十五,天王明王大神将二百六十二,佛会经验变相一百五十八,诸夹绅雕塑者不与焉。像位繁密,金彩华缛,何庄严显示之如是。”此数据已是令人叹止,尚若加上写生人物壁画,山水壁画,以及雕塑之类,较之敦煌莫高窟又何逊色。


传 说

  寺中原有唐遗铜普贤像一尊,高二丈五尺。像背镌有“永镇蜀眼李冰铸”字样,故俗传像下有海眼,不可移像,若移成都将陆沉而没。像已于1958年修建东风路时拆去。

(此文原载《成都晚报》,后转载《大慈》专刋)

  邓代昆,四川省新文人画院首席顾问。历仼成都市博物馆研究部主仼、学术委员会主仼,现为成都博物院书画艺术院院长,成都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成都市“非遗”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与此相关社会兼职: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协学常务理事,原四川省楹联学会常务理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