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文化网—四川文化网门户网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伟哉!王子!

原作者: 李桅 来自: 四川文化网 收藏 邀请


  我想,大家对于王伟,首先会想到的,应该是21年前在南海上空被美国鬼子撞机的那个王伟的吧。这个王伟,差不多与我老庚,算我们六十年末的同龄人。我也为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能出这么一个国家英雄而骄傲!王伟的老家是湖州的,我们知道,咱们的老乡苏东坡与文与可俩兄弟都曾做过湖州的父母官的。文与可在湖州创造了墨竹的画法,而且因为“乌台诗案”,湖州应该给坡翁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
  我还有个叫王伟的老乡,在西藏的生意那是真的做的是风生水起。前些年坐着火车去拉萨时,王伟兄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本来是安排了去看《文成公主》的演出的,可是非常可惜,因为耽误了时间,没有看成。


  上次在崇州,在师父的无根山房静修。期间,老杨大大兄长及迅哥儿来看望师父,邀约一起去看了迅哥儿的一位做酒的友人,没想那位友人也叫王伟。那天,师父起来做早课,正好写一幅“鸟语花香”的横幅。而王伟的酒厂,正好叫“花香酒业”。


  这两天,因为“羊”了,正好宅家,烧略退后,便整理了一些旧稿。这时,战友清静老弟说,过几天有个活动,也是一个叫王伟的新疆四川老乡组织的,问我有不有时间参加?我想,与咱们新疆,与我们四川老乡相干,如果届时无事,一定会去参加的。于是,清静便发了些资料过来,让我对这个新疆四川老乡王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这个王伟,从他的《我的“知青猪倌”经历》、《我的最早职务是“猪倌”》、《难忘我那当“猪倌”的峥嵘岁月》等散文,以及国平《在生命的维度中行走——读王伟的<人生学>有感》、龚文《读<我的知青猪倌经历>的感想》、从林《王伟编著的<人生学>的价值体系》、韩萍《人生学创始人王伟辛勤耕耘四十年,只为把“人生学”播种在祖国十四亿同胞的心中》等评论感想研究介绍等文章中,我们大致知道,王伟的老家是阆中的,生于1959年6月2日。他父亲早年可能应该是新疆石油管理局的支边的职工,所以他是在独山子中学读的书。后来,他作为知青,到克拉玛依四泵站农场当了名“猪倌”,并且在“猪倌”的工作岗位上,做了“宁愿人落称,也要猪长膘”以及建起了“火墙猪圈”的很有影响的工作成绩,受到了中共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市委的表扬。后来,他在农场的喂猪的一个姓马的师傅的影响下,成长为克拉玛依市广播电台的记者、编辑。当他父亲落实政策后,他回到了四川广元市的总工会工作,还当过市政府的秘书。


  大约是在全国“经商热”的1985年,王伟停薪留职,下海创业。他创立了“王氏口语病矫治法”,创办了“成都口语病医院”,成为该医院的院长,获得了四川省的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中央组织部、国家人事部、中国科协颁发的第四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评上副主任医师,1992年被四川省委省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被选为第八届全国青联委员。
  他编写出版了《中国员工心理健康手册》、《中国军人心理健康手册》、《中国干警心理健康手册》、《中国教师心理健康手册》、《中国公务员心理健康手册》、《中国人心理健康手册》、《中国人婚姻家庭幸福手册》、《中国人家庭亲子教育手册》、《中国人养生保健手册》、《中国大学生心理健康手册》、《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手册》、《国学精华》、《心理医生培训教程》、《保健医生培训教程》、《圆梦指导师培训教程》、《中国员工心理管理计划》、《人生与幸福》、《身心保健大全》、《填写式家谱》等20多本与人生学相关的著作,成了全国工商联民办教育出资者商会的培训部主任,成了全国工商联人生教育工程项目办公室的主任。


  据国平兄介绍,尤其是王伟编写出版的《人生学》堪为巨著。该书100多万字,是人类目前首部人生学重量级专著,它的面世,标志着人类人生学这一学科的诞生,提供给了人们重要的精神食粮。人生学是一门研究人生现象及其影响下的个体功能和行为活动的学科。人生学包括人生理论和人生实践两大领域,其研究涉及人生发展、人生事业、人生艺术、人生哲学、人生幸福等许多领域,也与日常生活的许多领域——家庭、教育、健康、情感、社会发生关联,是当今社会融古今中外论理道德和哲学思想的一门显学。人生学在我国是一门崭新的学科。在众多的学科中,人生学是一门极其重要的学科。人生学不仅是从理论上研究人生观的学问,还是在实践中指导人生规划、实现人生幸福的一门科学。它的学术功能是研究人生现象,揭示人生规律,探索人生理论,指导人生实践。全国工商联教育商会培训部主任王伟,自1983年开始研究和创立人生学以来,以实践探索深化理论研究,以理论研究推动工作实践,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成果。在这部书中有十个篇章二十个章节,即人生哲学与人生幸福、劳动致富与职业生涯、事业发展与职务晋升、婚姻爱情与家庭教育、心理维护与营养健康、社会适应与积极心理、妇幼保健与老年养生、美容按摩与运动保健、成瘾矫正与身心疾病、传统文化与人格提升。该书的面世填补了人类人生学的理论空白,为人生学的立学做出了重大贡献。


  国平兄说,王伟先生在《人生学》一书中还创造性地提出了人生的价值是奉献、人生最宝贵的是人品、人生的信仰是力量、人生的资本是健康、人生中应该充满爱、人生最珍贵的是伴侣之情、人生必须清除“心灵垃圾”、人生必须顺其自然、人生切勿悲观、人生有梦才快乐等观点,以及在科学理论的指导下,如何实现生理健康与心理健康,高智商与高情商,从而获得人生的成功。


  王伟兄的这个口语病矫治,其功真的是莫大焉!我们知道,许多人正是因为口语病,而被人笑话了一辈子,有许多人甚至因为口语病而被耽误了大好的锦绣前程!据说,林总这个湖北人,就一辈子没有把“日本”的“日”字的发音发好,他总是说成“二本”。我小时候的一个邻居,也算是一家人中的隔房的一个姐姐,她说“二”,总是说成“啊”,让全班同学都笑话她。她也因之早早地退了学,嫁了人!我高中时的一个美女同学,也有口语病,好在克服了,当别人笑话她时,她总会义正严辞地反击那些笑话她的同学。后来,她考上了医学院,成了深圳一家很好的医院的有名的妇科医生。
  我在想,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我的四家兄,当年不是口语病,或者能够遇上王伟兄,矫治好了他的口语病,我的优秀的70年代初就高中毕业了的文才写字很好的四家兄,在部队上,就一定能够提上干的。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好在我的小女儿在口语上有点点问题,去年,我们及时地带她去医院授受了语言训练,现在我的小女儿,在说话发音上,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王伟的人生无疑是成功的! 而许多人的人生,无疑是失败的!
  人的一生,匆匆几十年!那么,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成功的呢?什么样的人生,又是失败的呢?
  这段时间,俄乌战争打的正呈胶着状态。而乌克兰,于我们,苏联解体后,除了从他们那里我们得到了“瓦良格”号,成了我们的“辽宁舰”。听说,在发动机方面,我们也得到了乌克兰的很多帮助。
  当然,我们这代人,对乌克兰的保尔,才是最熟悉的!他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说的那段著名的话,每次想起,都会让人热泪盈眶。
  保尔说,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2000年,那时的我,似乎还是比较年轻的。当时,我还在楼兰当兵。与另外一名美女同事共同组织了一台“五四精神”歌颂会。记得有个节目,就是让一名连队的战士朗诵了保尔的这段名言。我想,保尔的这段话,是最能诠释人生的意义的了。人生的成功与否,大概也是可以用之为准绳来评判的了。
  1992年夏天,那时的王伟已从新疆回川十来年了,而且已被四川省委省政府评为了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了。而,那时的我,刚好从大学毕业,投笔从戎,西出阳关,到了天山脚下,到了死亡之海楼兰故地。
  说起来,咱们与清静,与王伟,还是真是有些缘分的。我与清静、王伟都在新疆呆过,现在,又都回到了四川老家。都说叶落归根,咱们可以说是正当芳华叶茂之年就回到了老家呢!
  王伟呆过的那个独山子,大家可能对其比较熟悉的,应该是有名的独山子炼油厂。现在,因为交通信息的发达,旅游的人多了起来。大家对独山子比较熟悉的,应该是那条被认为是中国自驾的最美的那条独库公路了吧。独库公路,就是从独山子出发,翻越天山,然后到库尔勒。而我的部队的营区,就是在库尔勒所在中国最大的州巴音廓楞蒙古族自治州的和硕县。这个地方,就是著名的渥巴锡汗带领他的土尔扈特部落东归的地方。独库公路,就要穿越那个著名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
  我是搞地质的,常年要出野外。王伟在他的文章中曾提到的那种“毒小咬”,我们在野外,曾深受其害。尤其是在芦苇比较多为了对抗这种“毒小咬”,我们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最后,还是一个老同志想了个办法比较管用。我们用纱布,沿着帽沿缝一圈,有点像养蜂人戴的那种面罩。带着这种面罩在野外填图,就好多了。只是不是太透风,在夏天的新疆那种5、60度的野外工作起来,还是很恼火的。
  至于喂猪这种活路,我们在教导大队训练和在连队当兵锻炼期间,那也是常态的工作。有个自贡的小老乡,当时与俺一个连队。在队里就是喂猪喂的好,还立了三等功,提了干,最后还被选为我们总部的党代表。前些年,好像都成了个团的主官了。联系上我后,与我是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呢。
  前些天,也是在清静战友的延引下,刚做了篇关于遂宁海龙村沼气的论文。这个地方恰好是总书记当知青时带队来参观学习过沼气的地方。我学画中国高原雪山的兵师还在那里挂了个工作室的牌子呢。不意,王伟也是知青呢。
  于知青,以前的印象,只是依稀记得我们生产队上曾来过一个县上的知青。大家都嘲笑她把满地的麦苗认成了韭菜。后来,看了铁军先生的著作后,才对当年伟大的毛主席他老人家发动的伟大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有了一点间接的认知。看看咱们党的总书记吧,看看咱们的共和国总理吧,他们都是当过知青的!所以,当过知青的王伟能够在人生中成功,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了。
  王伟在农场不但喂猪,还深受那个从城市中下放到农场的诗文皆好的马师傅的影响。所以,后来王伟才能够当上克拉玛依市广播电台的记者编辑,才能够在回老家后进入市总工作,才能够在市政府当秘书。更重要的是,后来他才能够编写那么多著作,才能够创立一门叫“人生学”的学科。
  人生不但是一门大学问,可能还真的是一门学科呢。不是有个有名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对联么!
  我的导师,国防大学的姜国柱教授,是一位著名的国学大师。先生不但于孙、吴等兵学研究甚深,对于儒家、宋明实学等,研究也很深。先生早年跟随容肇祖先生学习。而容肇祖先生是适之先生的弟子。国柱先生早年曾专门写过一本厚厚的《儒家人生论》。其实,我们中国传统的哲学家,尤其是儒家,主要探讨的就是人生,由人生而社会,而家国天下。这就是大学中说的那个著名的八条目。
  有个师弟的孩子,叫李想。她做了个《上庠正蒙》的自媒体,让我去做过一次节目。在那个节目上,我曾对这个八条目,专门做过一翻解释。看王伟也曾编写过上下两册的《国学精华》,我想,这个大学,必然会是精华而编入他的精华的。
  早些年,因为一个老领导的关系,曾到锦城学院给该院的学生们做一次关于职业规划的讲座。前两年,尚举老弟推荐,做了一个区的退役军人创业的指导老师。这些年,担任了家乡的在外人才联谊会的党委和一个支部的指导员的工作。有时会去给他们上课。在某种意义上说,我这或许也算是王伟他们说的那种“人生指导师”了吧!呵呵!
  人生其实真的是需要指导师的。我们在这短短匆匆的几十年当中,特别是在人生的一些关键的转折时期,在人生当中要紧的一些步骤中,真的是特别需要人生导师的!我们常说毛主席是伟大的导师,常说鲁迅先生是青年的导师,就是这样的。
  就是像毛主席这样的伟人,也是需要导师的。就像我们在《觉醒年代》中看到的,和毛主席自己的回忆中所说的那样,他走上革命道路,就是受伟大的仲甫先生的影响和守常先生的帮助,才走上革命道路和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的。
  小平同志曾说,如果我们中国革命没有毛主席,那我们至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几十年!
  据说,有个青年找到鲁迅先生,对鲁迅先生说,他喜欢写诗,但是又没有工作,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鲁迅先生就对他说,青年人“一要生存,二才能发展”。很多有志有才华的青年,就是这样,在鲁迅先生的影响和指导下,最后走向革命和文艺的道路的。
  著名的书画家家宽先生,是伟大的郭老的再传弟子,曾在北京奋斗多年。现在,他回到成都,创立“家宽师道文化中心”。他说,他这一生,就是在蓝菊荪等先生的引导下,才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的。所以,他很想建立起我们中国的师道文化,让之传承下去。
  以前,我觉得自己比较聪明。加上在乡下读书时,也没什么像样的老师。所以感到自己基本上都是自学过来的。这些年,慢慢的才悟道,没有师父指导和引领,在学术和艺术上,真的是很难精进的。我们中国的学术、艺术,数千年来,都是有师承的薪火相传地传承下来的!
  这几年,因为一种特别的机缘,我拜到了我国著名的金石书画家潘公锡仁先生和中国高原雪山画派创始人李兵先生为师,让我在金石书画上,仿佛经历了一个顿悟的感觉。特别是在治印、书法、高原雪山画法上,好像一下子就进入了一个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境界,真的是“植荫堂上,仪象万方”,“雪山上面,风光无限”!
  近年来,我被西安外事学院人文艺术学院聘为客座教授,也带了几个弟子学习刻印、书法、画画。我想,我不一定能够在人生中学术上艺术上真正地给他们一些什么指导。但是,我想,我一定会把我的这一生中的一些所谓的人生经验教训都告诉他们,包括我自己在学术上,在艺术上的一些探索,我想,我都会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感悟,然后得出自己的结论,并运用于自己的人生、工作、生活、学术、艺术实践中,并尽可能地取得一些成功。
  师父仁寿文公锡仁先生为我的堂号取名“立心堂”,即期我能够立言立德立心立已立人。后来,看到师父的祖父植威将军为自己为家乡文宫办的中学题写的对联后,才知道,立己立人,正是植威将军的话啊!其联曰:愿天下同文同轨,教诸生立己立人。古人以立德立言立功为“三不朽”。师父于我寄意深矣!
  放翁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朱子云,“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时日中流自在行”。以之与王伟兄及众师兄弟姐妹及弟子们共勉!
  感恩师父和师娘,感恩众师及师兄弟姐妹们!
  最后,想解释一下为何叫王伟王子。前面说到的那个老杨大大兄长,曾讲过一个关于竹禅大师的典故。他说,竹禅大师俗姓王,大师又金石书画上也是自成一格,于是他为自己刻了一枚“王子出家”的闲章,常常钤于其得意之作上。我夫人老家那个场镇,叫观音桥,出场口,就是竹禅大师的老家梁山。前些年,在住在状元公杨升庵家隔壁的战友再洪兄家中曾见过一块竹禅大师的兰草的刻板,还亲自拓印了几张,以作存念!“王子”竹禅大师与龙藏寺的雪堂大师最为友善,我想竹禅大师的这幅兰草,定与龙藏寺有些渊源的!
  古人以子为尊。我想,我称王伟兄为王子,不以为忤吧!
  伟哉!王子!

壬寅腊月初二2022年12月24日星期六
平安夜东川立心堂主人
梓州李桅于锦里

  作者简介
  李桅,东川梓州人氏。1992年7月成都地质学院毕业后,入伍至中国核试验基地,历任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干事、科长、政治部副主任。2003年考入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攻读军事硕士,参加汉语言本科专业自考并通过所有科目考试。转业后,曾于西康、茂县等地参加抗震救灾、灾后重建、精准扶贫等工作近六年。2010年6月于浙江大学获MPA学位。我国著名金石书画家潘锡仁先生入室弟子,中国高原雪山画派李兵先生弟子。现为新疆作家协会、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文艺志愿者协会、成都市书法家协会、成都市美术家协会、成都市丙戌金石书画研究会会员,西安外事学院人文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文化网编辑,四川西部中国书画院画师,四川大地书画院理事,四川华西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理论研究室主任。常有作品发表、入展、获奖、被收藏,著有《盆边行走》等个人专著5部。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该文章已有4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粉丝1 阅读3650 回复4
上一篇:
控引天地,五色成文 | 《成都传》读后发布时间:2022-12-26
下一篇:
成都的“开放”,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发布时间:2022-12-31